邓拓周恩来 周恩来和文化大革命的发动

2017-08-25
字体:
浏览:11次
文章简介:关于周恩来对于文革的发动知不知情,官方的的说法是说周恩来不知情,周总理对"文化大革命"缺乏思想准备,对毛主席发动这场"革命&quo ...

关于周恩来对于文革的发动知不知情,官方的的说法是说周恩来不知情,周总理对"文化大革命"缺乏思想准备,对毛主席发动这场"革命"的深层想法不太清楚,周恩来是被动的卷入这场狂风暴浪之中的。〔1〕事情果真如此嘛?事实上周恩来从罗瑞卿事件就开始涉入,并非对文化大革命的发动不知情,反而是积极的向毛泽东表态,全力支持文化大革命。

1965年11月30日,在林彪给毛泽东写的那封信中说:"有重要情况需要向你报告,好几个重要的负责同志早就提议我向你报告。我因为怕有碍主席健康而未报告,现联系才知道杨尚昆的情况,觉得必须向你报告。为了使主席有时间先看材料起见,现先派叶群送呈材料,并向主席作初步的口头汇报。

如主席找我面谈,我可随时到来。"而正是周恩来告诉林彪关于毛泽东决定整杨尚昆。〔2〕在11月1号,杨尚昆到西华厅同周恩来谈话。杨尚昆对周恩来说:"许多事情你都了解,有些问题只有你知道,也有些事情你不了解……照目前事态发展下去,可能将来要处分我,甚至开除我的党籍。

"周恩来说:"不至如此,你放心。"〔3〕根据王力的回忆,毛泽东在65年夏天就当着周恩来的面痛骂杨尚昆,并责问杨尚昆为什么还不走。〔4〕在杨尚昆同周恩来谈完之后,在12月10号离京到广州。

在上海会议召开过程中,周恩来亲自布置机组人员携带武器把罗瑞卿"押送"到上海,防止罗瑞卿叛逃。〔5〕周恩来告诉吴法宪要严格保密罗瑞卿到上海的事情。吴法宪告诉周恩来罗瑞卿曾经打电话到北京找吴法宪,周恩来告诉吴法宪不要接罗瑞卿的电话。

这个时候彭真正好打电话来找吴法宪,周恩来阻止吴法宪去接电话,并告诉吴,不要接,就说找不到你,彭真可能是来了解会议情况的。吴法宪表示对此很不理解。〔6〕可见从杨尚昆到罗瑞卿,再到后来的彭真,周恩来都是知情的,并且在上海会议期间对彭真采取了封锁措施。

1965年12月15日上海会议结束当晚,在锦江饭店举行了文艺晚会,在演出的中间还安排了舞会。舞会当中,周恩来忽然提议叶剑英给大家唱评弹,实际上当时许多干部都非常紧张,周恩来却难得有如此兴致让广东人叶剑英唱评弹!周恩来用这种特殊的形式表示对毛泽东整罗的衷心拥护和支持,也为原来受过罗瑞卿的气而感到舒心开怀。〔7〕

1966年3月28日至30日,毛泽东同康生连续三次谈话。毛泽东严厉批评彭真主持起草的"二月提纲"混淆阶级界限,不分是非。中宣部是阎王殿,要打倒阎王,解放小鬼;中宣部和北京市委包庇坏人,压制左派,不准革命。

并表示:我历来主张,凡中央机关做坏事,我就号召地方造反,向中央进攻:各地要多出些孙悟空,大闹天宫。"五人小组汇报提纲"是错误的,毛泽东要求支持左派,建立队伍,进行文化大革命,批评彭真同志、中宣部和北京市委,包庇坏人,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要中宣部解散,北京市委解散。

康生后来在5月5号和6号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表示毛泽东的这三次讲话贯穿一个中心问题:中央到底出不出修正主义?现在已经出了,彭罗陆杨,田家英、邓拓、廖末沙都是,向中央进攻,要进行文化大革命。

3月31号,康生奉毛泽东之命回到北京并且当日将三次谈话纪要给周恩来彭真看并汇报四个小时。一九六六年四月二日,周恩来不仅正式写报告给毛泽东,用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以及为贯彻落实毛的指示而准备采取的措施。报告中说:遵照主席指示,提出高举无产阶级文化革命大旗,彻底批判文史哲方面的反动学术思想,彻底揭露这些学术权威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立场,严格看待这是夺取文化战线上领导权的问题,以利兴无灭资,组织自己队伍,打倒反动学术权威的斗争。

并拟按此方针,起草一个中央通知,送主席审阅。同时,指出前送主席审阅的五人小组报告(即"二月提纲"--作者注)是错误的,拟由书记处召开五人小组扩大会议,邀集上海、北京有关同志加以讨论,或者进行重大修改,或者推翻重写。同时,周恩来特意用打电报的方式告诉毛泽东以示郑重,表示对毛泽东给以坚决的支持。〔8〕

而就在不久之前,1966年3月中旬在杭州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期间,毛泽东想在这次会议上以搞"独立王国"的罪名,一举解决彭真的问题,打掉刘少奇在政治上的左膀右臂,但在常委内部试探了周恩来、邓小平的态度后,却得不到两人积极的响应。〔9〕但是仅过半个月。周恩来却私下背地里抛开其他常委做如此表示,后果动机可谓非常恶劣。

在中央常委中,周恩来示第一个作如此表示,以示忠心。毛泽东在中央常委中打开了第一个缺口。陈云曾经对文化大革命之所以为什么发生如此表示过:党内民主集中制没有了,集体领导没有了,这是"文化大革命"发生的一个根本原因。

〔10〕而周恩来则是向毛泽东臣服的第一干将,离开中央集体率先表示同意错误意见,因此对于文革的发动,周恩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远远不是仅仅用被动的卷入,说了几句违心的话那么简单。周恩来做的不仅单纯表示向毛泽东效忠,而且变本加厉,拿出实际行动来拥护对毛泽东的支持。

4月10日中共中央以中发[66]211号文件批转《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批语说这个纪要很好,很重要…不仅适合军队,还适合地方。4月16日,周恩来认为此批语一般化,对纪要的评价不够。

陈亚丁根据周恩来的口述重新起草了个批语。江青找刘志坚、张春桥、陈亚丁做了推敲修改,22日刘志坚送周恩来审定。5月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通知废止211号通知,10日用新批语代替,但是时间仍落款为4月10日。新批语相对与旧的,着重增加了"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的意义和重要性,毛主席一向十分重视文化战线上的阶级斗争,毛泽东文艺思想示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的方向"等重要内容。〔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