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抗先教授答乙肝患者 【广东卫生计生】骆抗先:60年坚守乙肝防治一线 八载写博解答患者疑惑

2017-10-06
字体:
浏览:14次
文章简介:一位八旬老人,对待病人,就象对待亲人一般,无微不至,一丝不苟.在诊室,他认真地为每一位病人细心看病;在家里,他把一切可以利用的业余时间贡献给

一位八旬老人,对待病人,就象对待亲人一般,无微不至,一丝不苟。在诊室,他认真地为每一位病人细心看病;在家里,他把一切可以利用的业余时间贡献给病人。他就是我国著名肝病专家、现年83岁的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一级教授骆抗先。

骆抗先从医60年,坚持奋斗在乙肝防治第一线,救治数十万患者;75岁高龄却“玩”起博客,专门进行乙肝的科普介绍,点击率高达720多万人次。为摘掉中国“乙肝大国”的帽子,他付出毕生的心血,在乙型肝炎防治领域取得显著成绩。

执着追求,潜心研究,创造性地提出慢性乙肝治疗新理念

我国是“乙肝大国”,约有10%的慢性无症状乙肝病毒携带者。自从1954年毕业分配到传染科,骆抗先始终坚持在乙型肝炎防治领域刻苦钻研。

他在国内率先系统开展“慢性无症状乙型肝炎病毒携带”的研究,否定了传统的“乙型肝炎病毒健康携带”观点,提出“无症状慢性活动性肝炎”的新论点,为乙肝防治工作提供重要的理论依据。为攻克乙型肝炎防治的难关,他带领助手跋山涉水,足迹遍及藏、蒙、瑶等少数民族地区,进行慢性无症状乙型肝炎病毒感染抽样检测,取得我国少数民族“高威胁人群”乙肝研究的第一手资料。

他将分子生物技术引入肝炎研究领域,系统地开展“乙型肝炎病毒变异”研究,发现中国乙型肝炎病毒表面抗原阴性感染者的病毒变异,并在国内率先进行病毒性肝炎细胞凋亡的发病学意义研究,把我国乙型肝炎的研究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为给乙肝患者提供循证防治策略,骆抗先结合自己临床工作实际,历时3年,独立完成125万字的专著《乙型肝炎基础与临床》。初稿完成后,又历经4年反复征求国内著名肝病专家的意见,不断地增删修改。1997年正式出版后,骆教授坚持每5年对书中涉及的数据和方法亲自修订一次,每次修订时要重写约60%的内容,为此,他还自学并修改书中的统计表和插图。

这样庞大艰巨的工程单靠一个老人来独立完成,其艰辛程度难以想象。但也正是因为他的执着追求,使得该书被传染专业从医人员奉为“红宝书”,成为他们办公桌上不可或缺的“乙肝字典”。

医术精湛,倾情服务,营造和谐动人的医患关系

骆教授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对病人关爱有加,对治疗费用精抠细算,从医几十年来,他从未与患者发生一次矛盾或一件不愉快的事,深受广大患者的尊敬和爱戴。

骆教授坚持每次出诊提前半小时到诊室,看完全部挂号病人后才下班。慕名找骆教授看病的患者来自全国各地,为了不让患者们白跑一趟,他总是延长自己的下班时间,本该中午十二点结束的门诊常常到下午一、两点才结束,全然不理会助手的提醒和家人的催促。

前来就诊的患者被白发苍苍的骆教授的敬业精神所感动,看到骆教授不能按时下班,一些患者会悄悄地为骆教授送去一瓶矿泉水、一个苹果、一份盒饭,而他的候诊区也总是求医者最多、就诊秩序最好的,大家都像会见一位老朋友一样等待与骆教授的会面,这成为门诊区一道独特的风景。

骆教授对病人的关心无微不至。诊疗过程中,他不仅关注病人的病情和心理,还经常关切地询问病人食宿、交通等各方面的花费,并多次在病人最需要的时候倾囊相助。他说,乙肝是慢性病,有时候认真地倾听和真诚的鼓励,对他们战胜疾病非常重要,这也是他独特的“爱心处方”。

一名在东莞打工的小伙子患有乙肝,工友和亲戚的歧视和疏远,使他有了轻生的念头,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网上看到骆教授的介绍后来到医院找他看病。骆教授认真倾听小伙子20多分钟的倾诉,对他的病情进行耐心细致的解释,打消了他的疑虑,在骆教授的鼓励和开导下,小伙子重拾对生活的信心,积极进行治疗,取得良好效果。

在减少病患不必要的治疗费用方面,骆抗先则出乎寻常地“抠”。他制定的诊疗方案会在保证效果的前提下,充分考虑患者家庭的经济状况,没有一张大处方、大检查单。对家境贫穷的患者,骆教授会告诉他们复诊时不要挂专家号,挂个普通的医生号就行。

他说,乙肝患者需要长期治疗,合理、经济的治疗方案,会给家庭和国家节省大量的经济支出和资源。他就是这样站在病人的立场上,挑选对病人简单有效的方法,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成就了“病人心中最可敬可爱的老人”。

治学严谨,言传身教,培养大批优秀乙肝防治专家

骆抗先本着对患者负责、对科学负责的态度,认认真真做学问,踏踏实实搞科研。1996年底,某军事学校700多名学生转氨酶不明原因地增高,疫情面达61%。身为全军传染病专业组组长的骆抗先奉命到达疫区后,便一头扎进调研中,亲力亲为同当地防疫人员一起做好疫情控制工作。

通过查看病人的血清和粪便样本,调查和检测现场的有机物,一个个假设被推翻。当新年的钟声敲响时,骆抗先还在一边收集病人的大便和血清标本,一边在病区照看着他的病人。

回到广州后,骆抗先组织攻关小组,用一年多的时间,经历无数次动物实验和分子病毒学实验,终于鉴定出一种新的病毒基因组成段,这是继甲型和戊型肝炎后发现的世界上第三种经胃肠传播的肝炎病毒,为进一步确定其病毒肝炎归属、研究临床表现和探索预防方法开辟了新的途径。

学生印象中的骆教授,做事认真,原则性很强。他的学生孙剑教授说,为防止一些厂家利用他的影响做广告、搞推销,骆教授从不参加药厂或医药公司组织的“鉴定会”或“新闻发布会”,还经常及时披露一些药厂对乙肝治疗药物的不实宣传。

他胸怀坦荡,甘当铺路石,把自己的知识和技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生。为了鼓励年轻优秀人才脱颖而出,他让名利、让机会、让经费,想方设法为学生的学习研究创造条件。他看到现任南方医院感染内科主任的学生侯金林勤奋好学,毫不犹豫地提供经费支持他出国深造。在恩师的影响下,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侯金林先后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等荣誉。

他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对待学生就像慈父一般。虽然在专业领域上骆教授已成大家,然而他每天都坚持看文献、找资料,了解专业的最新进展。他对学生从来不会说“你应该怎样做”,而是循循善诱,教导学生如何用自己的头脑去探索和发现,启迪学生在思考中领悟做学问的真谛。

60余载春风化雨,半个多世纪桃李满园。从事医学教育以来,他先后培养70多名博士生、硕士生,为国家输送一大批优秀人才。1998年他被解放军总后勤部授予“科技一代名师”,2000年被解放军总政治部授予“全军院校读书育人优秀教员”,2001年荣获全国优秀教师称号。

淡薄名利,忘我投入,古稀之年投身网络科普事业

骆抗先不仅是业界备受景仰的乙肝专家,更是粉丝们心中严谨的“乙肝博主”。2006年,75岁的他在自己的追梦道路上另辟蹊径,决定在网络上开展公益的科普宣传活动。家人和学生为他的健康着想,劝他好好休养,不要太累。

骆抗先却觉得这是让更多人了解乙肝基本常识、实现自己梦想难得的平台。连手机短信都不会发、拼音也没学过的骆抗先,从零开始学习网络知识,在新浪网开通“骆抗先的乙肝频道”博客,开始了利用网络传播乙肝科普知识并帮助患者的新工作。

为了不误导患者,骆抗先每次写好一篇博文,总是要先放一放,确定无误才正式发布。他的理念是,做科普必须知道患者最关注什么,只有继续看门诊才能保证博客内容符合实际需求;做科普必须与时俱进,只有不断学习国内外最新研究成果,才能保证博客内容准确无误。

开通博客8年来,骆教授坚持每周更新网页文章和回复患者提问,共撰写博文280多篇,回复留言12000多条,累计约百万字。为了让不上网的患者也能获得乙肝疾病常识,骆教授曾先后3次将博文集结出书,成为互联网史上难得一见的高龄博客著书人。

这个没有任何个人介绍的普通博客在网上非常受欢迎,目前累计访问量已达720多万人次,网友留言19300多人次,至少10万名患者在这里获得帮助,成为乙肝患者群体最喜爱的网络家园。

利用业余时间写博客、回答网友提问却没有一分钱的收益,同时还需要博主富有深厚的专业知识、严谨负责的科学态度,这份在别人看来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骆教授却乐在其中,他说:“我一辈子做的事就是给乙肝病人好好地看病,可是我在门诊一个上午只能看十二、三位患者,如果通过网络能使数十万人知道乙肝病需要长期治疗、定期检查转氨酶对观察病情最重要,其社会效益远非诊治几位患者可以比拟。

如果能多百十万患者知道抗病毒治疗无可替代,当人生走向终点时我才会感到不虚此生。”

骆抗先载誉一生,面对各种荣誉却非常谦虚,他说:“我只是做了一个医生应尽的本职工作。”但对于乙肝防治工作,他却异常地热情和执着,他说:“只要是有益于提高我国乙肝防治水平的工作,我会毫无怨言地做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宁习源 易 明  文   邬晓伟   摄)

9月5日,省委宣传部、省卫生计生委联合召开骆抗先同志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先进事迹座谈会。会议期间骆教授依然坚守在诊室给患者看病,在会议安排的采访环节中各媒体记者不敢多打扰,对骆教授而言,宝贵的时间只属于患者。(郑 悦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