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贵仁为什么卸任 我们能为袁贵仁做什么

2017-11-23
字体:
浏览:8次
文章简介:[从时间维度来看,袁贵仁只能为人民服务1500个工作日] 袁贵仁1950年11月生人,今年59岁.部级干部每个任期5年,正部级干部退休年龄为

[从时间维度来看,袁贵仁只能为人民服务1500个工作日] 袁贵仁1950年11月生人,今年59岁。部级干部每个任期5年,正部级干部退休年龄为65岁。以最理想状况计算,袁部长五年后能够连任,他为人民服务的年限也只有6年。

更直观的,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270号规定,推算一年正规工作日:365天/年-104天/年(休息日)-10天/年(法定休假日)=251天/年。由此得出251×6=1506个工作日,再掐掉一年一天病假吧,我们祝愿袁老身体健康堪称铁人好了。

[然而参考既往经验,教育改革需要的时间成本却不容乐观] 就以前任周济为参考,我们来看看要做出点像样的成绩,时间成本如何。6年任期,周济被肯定的两大政绩主要是:城乡免费义务教育全面实现和高等教育实现大众化。

前者,从2006年9月1日修订颁行“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开始,到2008年秋季学期起“免除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历时3年。后者,1999年起高校开始大规模扩招,到2006年全国各类高等教育总规模超过2500万人,初步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历时7年。

[所以,不能也不应该把担子撂在袁贵仁一个人身上] 比对下这些数据,不由得倒吸口凉气啊。诚然,教育部作为直接负责中国教育改革的职能部门,理应责无旁贷;改革出现偏差,积弊深重也难辞其咎。但是,中国教育问题绝不能撂担子给教育部,更不可能撂给一个部长。换一个部长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所以别对袁贵仁怀有扭转乾坤的不切实期望,而是清醒地记得,政府的服务和引导职能没理由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