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王文志 王文志:90后作家“单挑”交通厅长底气何在

2017-07-30
字体:
浏览:15次
文章简介:近日,一则"赌约"在网络上走红.天津市高中学生.90后时评作家肖亚洲开出百万元"赌注",就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终止收费后,会 ...

近日,一则“赌约”在网络上走红。天津市高中学生、90后时评作家肖亚洲开出百万元“赌注”,就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终止收费后,会否如实公开超收费用去向、退还超收费用和严肃查处相关责任人等,通过微博公开向河南省交通厅厅长“约赌”。

“赌局”一出,引起网民普遍关注。 这条新闻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两点:一是对象反差大。尽管发起人肖亚洲的社会身份是时评作家,但毕竟是个十七八岁的在校高中生,被约对象乃是堂堂的河南省交通厅厅长,一民一官,远不在一个重量级。

二是赌注大。“河南能否如实公开超收费用去向,赌100万;能否退还超收费用,或依民意将这笔钱用于民生,赌300万;相关责任人会否得到严肃查处,赌500万”,说是一场“豪赌”,也不过分。

赢和输作为行为结果的对立面,如影随形伴随着每一次赌。对于赌,哪怕是图个嘴上快活的打赌,谁都只想赢不想输,毕竟赢的感受总是快意的,输的滋味则苦涩而尴尬。如果不是大有胜算,底气十足,想必肖亚洲是不敢下此战书的。

敢于亮出自己底牌需要胆量,胆量则来自心中的底气,心存底气,胆量就大。一个90后作家摆擂台“单挑”交通厅长,底气何来? 这场赌局在我看来,对于肖亚洲而言,已经提前预知结果,有惊无险,胜券在握。

大摇大摆超期收费却不肯公开钱的去向,何止郑州黄河公路大桥!京石高速公路北京段2004年12月偿还贷款等款项后还剩余近6亿元,而北京市路政局称还清贷款本息的时间是2026年。1994年4月开始收费的成渝高速重庆段,到1999年9月已收回了18亿元的建设投资,但至今仍在收费。

投资33。8亿元的济南至青岛高速公路,经测算收回投资并有合理回报的收费年限为12。65年,但批准的收费年限为30年。

日收费逾千万、投入百亿已收回200多亿的广深高速公路也曾公然宣称:不管投资的钱收没收回来,既是经营性收费,就可继续收费。尽管饱受诟病,可是见过哪家站出来如实公布了超收费用的去向?何况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已宣布停止收费,作为主管部门的省交通厅,正等待民众感激涕零呢。

1996年以后就无贷要还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收费站,早就失去了收费的正当性;2008年便被审计出的超期违规收费问题,竟然又继续收了四年多才被叫停。

早在2011年6月,国家五部委就启动了收费公路专项清理行动开始启动,明确“全面清理公路超期收费”,“坚决撤销收费期满的收费项目”,但是,郑州黄河公路大桥超期收费站多年来却像钉子一样死死钉在那里,压根儿没把媒体曝光和五部委的“停收令”当回事。

道理很简单,几乎所有的道路乱收费,都与地方政府利益有着扯不清的关联,背后都有一条长长的利益链,正是由于这个利益链的存在,道路乱收费久禁不绝,每次专项治理都无功而返。

经营性公路背后有多少“山大王”,由他们组成的利益集团就会有多牛气。 在这样的语境下,要求河南省交通厅公布超收费用去向,退还超收通行费,查处相关责任人,不啻于痴人说梦。如此说来,抛出百万赌注,与其说是一个90后学生作家的底气,莫如说是饱受高通行成本之害百姓抑郁在心底的闷气。

肖亚洲表示,即使他在“对赌”中获胜,也绝不是内心希望的结果,在他看来,那”意味着政府部门与民争利的胜利和民意的溃败,而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对赌’游戏失败”。

诚哉斯言,这注定是一场可以预知获胜,但人人都不期望获胜的赌局。 从媒体报道看,河南省交通厅领导尚未“应战”,最终会否接招,不得而知。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对这件具有标本意义事件的关注和思考。

明明是一场赌局,包括下注者在内,人人都不期望获胜,无疑是一个颇有意思的现象。对此,我们只能做如下诠释:这场赌局有悬念、有看点,但它是荒诞的,荒诞的不是挑战者,甚至可能不是被挑战者,而是一种人人都感到荒诞的现实存在。

从这个意义上说,学生作家肖亚洲与其说是在发起一场豪赌,不如说是针对某种现实,在“用脚投票”,抑或一种民意的另类表达。即使声嘶力竭的吁求也引不起空气的震动,于是便通过这种戏谑的方式来表达最为真实的诉求。严格说来,戏谑终归只能归入于“娱乐”或行为艺术的范畴,是创意,更是无奈。这对于一个少年作家乃至所有普通民众,事实上是一种很深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