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黎黎老公汪宝生近况?姜黎黎与汪宝生爱情故事感人肺腑!

2017-08-16
字体:
浏览:85次
文章简介:1980年,姜黎黎有幸在电影<红牡丹>中担任女主角,也正是这部影片,让姜黎黎一炮走红.姜黎黎的丈夫汪宝生也是长影演员,姜黎黎与汪宝生的爱情故

1980年,姜黎黎有幸在电影《红牡丹》中担任女主角,也正是这部影片,让姜黎黎一炮走红。姜黎黎的丈夫汪宝生也是长影演员,姜黎黎与汪宝生的爱情故事感人肺腑,他们的银幕形象也是令人心怡,姜黎黎在《红牡丹》中的精彩表演,使她一时间成为中国老百姓家喻户晓的人物。

姜黎黎与汪宝生的爱情传奇是影坛的一段佳话,是影人爱情世界的楷模。2000年,姜黎黎回到国内发展,当年“红牡丹”重返影视圈,而且片约不断。已人至中年的姜黎黎经过岁月的洗礼更具魅力,娇艳牡丹花开正浓,她们铸就了那段火红的青春岁月,更难忘那段失去的青春岁月。    

姜黎黎曾身患白血病,在签字的瞬间汪宝生大脑空白但是还得表现的镇静一点儿,因为头枕冰块,背部枕冰块,脚底枕冰块得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汪宝生花了一年的时间陪伴在妻子的身边,姜黎黎会打完针之后高烧退去,会好一阵子。

忽而又会高烧复发,就这样汪宝生日日夜夜陪在她身边,手术做了很长时间,将近六个小时,原来体重120多斤,她从手术台下来以后,一称体重80斤了,完全都认不出来了,姜黎黎从发烧到最后手术,折腾了将近两个月,高烧两个月不退。

做完手术以后,姜黎黎的腹部要留一个洞,要冲洗,消炎管,排尿管,几个管插在洞里面,那时候没有电的,只能用人抽,一分钟抽一次,要是不抽的话就会流到腹腔里,就由汪宝生来抽,24小时,整整十天,这场病给她折腾的很厉害,他们有一年没有拍戏。

姜黎黎,1954年12月18日出生于辽宁沈阳,影视演员。1975年考入长春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1976年拍摄首部影片《雁鸣湖畔》;1980年参演《红牡丹》;1982年接拍影片《赤橙黄绿青蓝紫》;1983年凭借《赤橙黄绿青蓝紫》获得第六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

1984出演电影《街上流行红裙子》;1991年参演由导演宋江波执导的影视《女歌星的故事》;1997年出演由翟俊杰执导的电影《挺立潮头》;2008年出演励志情感电视剧《女人无悔》。2013年参与拍摄由丁仰国和沈怡联袂执导的《新京华烟云》。

汪宝生,影视演员,在1976年到1991年之间,出演了多部电影、电视剧集,其所饰演的角色个性鲜明,深入人心。

情感生活

在《分手了难说再见》剧组,我见到了汪宝生,并把他约到宾馆的一个运动场上采访的。 坐下之后,那天由于我迎风,不时地咳嗽几声,汪宝生很关心地说:是慢性咽炎吧,我也有,经常觉得嗓子不舒服,不着急。

几句体贴的话,让我感到很温馨,感觉他平易近人,没有架子。汪宝生作为“红牡丹”的扮演者——姜黎黎的丈夫,虽然比黎黎出道早,却一直在夫人的盛名之下,不少的新闻记者见到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演艺圈离婚不新鲜,不分手的可是新闻了,许多观众朋友也非常关心他们的夫妻生活,于是我们的话题由此展开了。

汪宝生:我跟我爱人时,她刚到长影厂,我们在一个团很早就相识了,她到长影厂是1975年,那时候我已经来电影长三年多了,她到剧团来第一个碰到的就是我,当时我正好从楼上下来,她就问我:老师,我问一下团部在哪?

我就告诉她,事隔一个月之后,我们就分到了一个组,正好同时上一部戏,《雁明湖畔》在这部戏里就相识了,很早时候,还是写“走字派”的戏,在这个影片里认识,慢慢就接触的比较多,很自然的两个人就相好了。

我问:听说你们相爱容易相处难,在爱情道路上沟沟坎坎还不少呢?

汪宝生:恋爱的故事说起来话很长,因为当时她刚去,属于学员,所以不允许谈恋爱,那时候很左,我们好以后,团里就不允许,我们都是演员,就开批判会,而且搞的很厉害,我们是背对背的,批判我的时候她不许在场,批判她的时候不许我在场,要我们检讨为什么这么早谈恋爱,说我们资产阶级,也不允许我们上戏,把我弄到农村搞基本路线教育。

我问:在沉重的政治压力下你为何还要一条路跑到黑呢?姜黎黎的什么魅力吸引着你呢?

汪宝生:因为我跟她在一个戏剧的时候,觉得她白白胖胖的,她的性格很内向,不太爱说话,所以她在组里总是默默无闻的,你很少听见她的声音,我就觉得她非常温和,温柔,我对她印象特别好,当时我们组里的一些年轻人对她印象也非常好,她那种性格强烈的吸引着我。

我也属于不完全外向,但比较喜欢和大家交朋友喜欢谈话,当时我对她很主动,她从沈阳到长春,说话的时候有一些东北口音,虽然不像别人的演员那么浓,后期录音的时候,我经常帮助她纠正,慢慢就建立了一种更深厚的感情。

我们觉得,我们之间没有搀杂任何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么多老师,告诉我们,鼓励我们,我们是青梅竹马的感觉,所以我们真的不怕,而且是真心相爱,付诸于对方,所以我们不怕。

我们经常通信互相鼓励,就这样坚持下来了。

汪宝生和姜黎黎对爱情的忠贞和执着终于感动了上天,80年代末他们幸福的结合了,之后两个人都在影视艺术的海洋里遨游,夫妻也多次合作,事业和感情都在成熟和发展,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又一次生死的考验摆在汪宝生夫妻面前。

汪宝生:拍戏过程中黎黎病了,一天院长把我叫去了说,他们准备做一次全院大会诊,第一怀疑她可能是白血病,也很可能是败血症。

当时我表面很镇定,其实我大脑都空白了,他们看我没反映,就问我你知道什么是白血病么,我说我知道,就是血液病,实际上就是血癌么。你要有思想准备,签个字吧,当时我特别紧张,这种病外界人不了解,听说它是非常可怕的。

那时候黎黎发烧非常厉害,她头枕冰块,背部枕冰块,脚底枕冰块,然后消炎针一直打,但就是不好。我在医院病房里护理她,在病房里放一张小床,医生告诉我:不能睡觉啊,有时候,她就昏迷了,吃退烧药就好了,好了以后特别高兴,因为那时候年轻不懂,实际上她没好,只是暂时退烧了。

我唱歌特别好,她总让我教她一首就是蒋大为唱的叫《漂亮的姑娘》她一好,我就唱这个首歌,没有多一会她就又烧了。就这样反复,后来就不允许我带烟进病房了,把我身上的烟和打火机都搜干净了,给我一个大的洗脸盆,里面全是酒精棉,叫我十分钟全身擦一次。

最后检查第八天,说她是癌症,恶性肿瘤也有可能是良性的,但是你必须按恶性肿瘤来签字,这个单子我签了三次,当时医生都很紧张,我签完他们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最后确定就是良性的。

但是手术做了很长时间,将近六个小时,原来体重120多斤,她从手术台下来以后,一称体重80斤了,完全都认不出来了,她从发烧到最后手术,折腾了将近两个月,高烧两个月不退。

做完手术以后,她的腹部要留一个洞,要冲洗,消炎管,排尿管,几个管插在洞里面,那时候没有电的,只能用人抽,一分钟抽一次,要是不抽的话就会流到腹腔里,就由我来抽,24小时,整整十天,这场病给她折腾的很厉害,我们有一年没有拍戏。

汪宝生夫妇的艺术生命并没有因为姜黎黎的病而终止,电影需要他们,观众需要他们,于是他们又冲上来了。

汪宝生:做完手术一个月,这时候厂里拍《街上流行红裙子》又是我们厂的重点片,厂领导说:怎么办?希望你们两个还是要上,我跟厂里说,姜黎黎那种身体,你让她上根本就无法完成。

他说这样吧,我们先抢别人戏,让她先去疗养一个月,再来拍,就这样一个月后拍的,那时候,她刀口刚愈合,医生是不允许她接这个戏的,拍戏是没有办法的,跑啊什么的避免不了,就这样在上海我们一边去龙华医院,当时很有名,找医生去看病,医生以为我们来住院。

我们说是来拍戏,医生你这种状况是不可能拍戏的,必须要住院,但我们不可能住院,只能边拍戏,边治疗,每天煎中药,我那时候每天早上起来,骑着车去药店取中药,上午一次下午一次,还要拍戏,就这样大概治疗了四个多月。

汪宝生和江黎黎终于共同携手战胜了疾病,我们很想知道,经历了风雨的人生之后,汪宝生还欣赏黎黎吗?

汪宝生:我最欣赏她的地方就是,她不像其它艺术界的女孩子,她从来不张扬,她也不会有多大的架子,对外对内都是这样,她对多么普通的观众都非常的耐心,非常好,我就喜欢她这种纯朴、诚实,善良。

汪宝生为我们讲述了一段生动感人浪漫而真诚的明星恋爱史,尽管在采访中有一些风声的杂音,不无遗憾,但我还是不忍心割舍,都编进去了,相信观众朋友也会谅解。

眼下汪宝生夫妇正在不同的剧组里忙着各自的创作,我们真心祝愿他们的爱情常在,同时祝愿他们能为观众朋友演出更好的角色。

汪宝生和姜黎黎的爱情很动人,我也很想知道汪宝生的演艺生涯。

汪宝生,原本是北京人,他为什么来到长春,又进入了长春电影制片厂呢?

汪宝生:我们的中学是和京剧学校都有关系,那时候我们学校也拍了两部大戏,一个是《沙家浜》一个是《智取威虎山》我是在《智取威虎山》中演扬子荣《沙家浜》是演B组的郭建光,比较喜欢文艺,在学校谈唱比较活跃。

文化大革命以后,72年,电影厂刚刚恢复招生,那时候招生还不太敢公开,到了北京以后,到教育局,他们推荐我去,当时我家里不太同意我来到东北,因为哥哥姐姐上山下乡也都很早离开父母,他们觉得我太小,不想让我走,我奶奶更不同意我走,把户口薄压下了,没让办,托了几天,后来他们来人做工作,最后才办了,我就到了厂里,72年的5月份吧。

我问::你演得最多的就是兵吧,你对兵也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吗?

汪宝生:回忆我这么多年的创作,我演兵比较多,从解放战争,抗日战争抗美援朝,到自卫反击战,空军、陆军、海军都演了,最后就跟咱们赵导演《咱们的退伍兵》,这部戏集中了我这么多年演兵的经验,在退伍兵男主角身上我下了很大工夫,和导演一起,把这个人物创作的还是很完美的,这个角色我比较满意,当然还有很多问题,表演就是遗憾艺术,当你创作完出来以后,你还是觉得这里没想到那里没想到,这是演员没有办法的。

我问:你演的这个退伍兵戏主要股市是怎样的?

汪宝生:男主角是从部队复员以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家乡很穷,他想改变这个家乡,他领着大家做各式各样的事,想使贫穷落后的家乡改变面貌,他吃了很多苦,试验一次一次失败,又面临着自己喜欢的女孩为了经济上的实力和他分手了,面临着爱情的打击,也面临试验失败的打击,他出走了,自己去学习。

当女朋友和他分手的时候,有几场戏需要演员特别有激情,这几场戏我把握的很好,他们看了以后觉得分寸啊,感情啊都很到位。

我问:这次在《分手了难说再见》的剧组你饰演设色角色?

汪宝生:故事里我演一个叫吴云鹏的角色,这个角色是一个四十三、四岁,在事业上,生意上都是比较成功,但家庭并不是很理想,品德也非常好的一个男人。

将来这个人物演出来以后是有争议的,我觉得作者光远写的这个故事,看了以后特别吸引我,故事不仅一环扣一环,他写的人物命运是最纠葛人心的,故事性也非常强,他写的是青春戏,几个青年人之间的人物的感情,生活,观念,色彩非常浓。

我这个人物是这个戏里唯一的四十多岁的男人,而女主角就是他所追求的女人。

我的角色虽然四十多岁但观念还比较超前,所以他敢恨敢爱,他喜欢女主角,就大胆去追求她,当他跟她接触了一段时间,到最后的时候他觉得他应该急流勇退了,当这个女主角正要接纳他的时候,他却悄无声息地走了,我看了这个戏以后,我觉得这个人物写的非常好,可能有点完美,我想在作者啊、导演阿还有演员之间第二次创作的时候,会把他处理的更好一些。

我问:每个演员在追求事业有成的同时都会有自己的苦衷和对家的一份歉疚,你哪?

汪宝生:我觉得作为一个好演员需要付出很多东西,首先来讲每个演员都面临着家没人照顾,像我和我爱人两个人都是做演员的,我们刚好的时候,就天南地北的分开,我们很多青春时光都是付出在工作当中,从有了家庭再到有了孩子,都没法去照顾。

我们孩子几个月以后就完全由我爱人的父母一直替我们照顾,有的时候觉得心理挺歉疚的,有时候家里不管有什么事情,都回不去,像我的奶奶去世,在外面拍戏没有办法,而且你还要高兴的拍戏。

我父母在世都七十多岁了,在医院里我父亲病的很重,给我打电话,但我没有办法回去,因为男主角你走了很多人都无法拍戏都要等,这样你只有放弃不能两头都兼顾。

有的时候想起来觉得,歉疚家里的太多了。我们双方的父母都总这样说,家里的事情我们全给你做,只要你们把工作做好就行,他们唯一的就是这点,你们千万不要影响工作,让别人说你们不好,他们语言也特别简单,我们非常感动。

说起女儿,汪宝生满脸的幸福感,那是他最大的骄傲和精神支柱。

汪宝生:女儿小,我们对她的照顾就更少了,我女儿四、五岁就送长托幼儿园,中央音乐学院幼儿园,就开始完全都是自己,一周接一次,我们有时候不在家,都是父母去接,有时候一出来就是半年,那个时候拍电影时间就更长了,所以从她的抚养也好,教育上也好,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来管她。

但女儿非常理解我们的工作,因为她爷爷奶奶啊,姥爷姥姥啊都跟她讲,你的父母从事这个工作,就要天南地北去走,所以他们很少有时间和你在一起,像别人的孩子那样,但是你很幸福,因为你爸爸妈妈非常爱你。

所以我女儿非常好,每次我们回去一进家,她像小燕子似的蹦过来抱着你,亲吻你,她很能理解。

说起业余爱好,汪宝生都不忘提到夫人姜黎黎。

汪宝生:我的兴趣比较广泛,我特别喜欢运动,游泳啊,保龄球啊,我喜欢健身。我和我爱人从89年90年开始就一直买健身卡,坚持运动,游泳啊,器械健身啊,跑步啊。

如果我们到了外景没有这样的条件,我下车进到住所收拾一下就开始环视四周,寻找一个锻炼的地方。

做为国家一级演员的汪宝生,在30多年的演艺生涯中塑造了无数个角色,由他主演的电影《咱们的退伍兵》获得了当年的“金鸡”“百花”双奖,他本人还获得优秀演员奖,他说和夫人姜黎黎比起来,自己的知名度还不够高,仍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