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万青老娘舅 柏万青“老娘舅”一呼“柏”应

2017-05-09
字体:
浏览:48次
文章简介:  她是最受欢迎.最忙碌的明星社区工作者,很多人说她热心,也有很多人说她泼辣;她有做不完的公益事业,帮不完的新朋老友;在电视节目<新老娘舅>

  她是最受欢迎、最忙碌的明星社区工作者,很多人说她热心,也有很多人说她泼辣;她有做不完的公益事业,帮不完的新朋老友;在电视节目《新老娘舅》中,她是一个喜形于色、敢怒敢言的调解员;在社区,她是一名普通的退休干部,花甲之年更成了老百姓最喜爱的草根明星。世博期间,作为世博会志愿者宣传大使的柏万青化身上海首个世博宣传人物卡通形象“柏阿姨讲世博”“柏阿姨讲文明”等系列漫画,走进社区、楼宇、学校、工地,用寓教于乐、通俗易懂的方式向广大市民宣传世博知识和文明礼仪。不久,柏阿姨将推出一档新脱口秀节目《一呼“柏”应》。日前,柏万青在她的志愿者工作室接受了本报专访。

  组织世博会志愿者

  “不好意思,我这里的来信实在太多,我习惯了边做事边说话。”一见面,柏万青整理着手中的信件,热情地打起招呼。柏万青的桌子上有点乱,台历上、本子中的工作安排写得满满的。看信、接电话、安排各类志愿者服务是她每天“逃不掉”的事。

  “有人对我说过,柏万青这个名字,已经不属于我个人,这是一个符号,是上海的一个品牌,是志愿者的一张响当当的名片。”2006年,柏万青志愿者工作室正式挂牌,4年多来,志愿者工作室中走出不少公园志愿者、带老年人旅游的志愿者、帮困扶贫的志愿者和世博人家的志愿者。

  “世博会对上海来说千载难逢,居民想的问的说的最多的就是‘我该为世博做些什么’,他们都希望在有生之年经历世博盛会,参与各项志愿服务。”于是,柏万青志愿者工作室开始志愿者招募工作,“短短一周就有800多名热心市民报名。他们在静安公园设世博会志愿者服务咨询点,每天两人值班,还有6支志愿者巡逻队。”

  组织了世博志愿者,柏阿姨去过世博会吗?“去过,我看到了很多温馨的细节。”令柏万青感动的是上海市民的出色表现,“安检和游园时都需要排队,大家毫无怨言。”不过,柏阿姨也发现一些不文明现象,比如有游客抄近路、破坏绿化带、个别游客插队等,但令她欣慰的是,发生这种不文明现象时,会有不少游客站出来劝阻、指责。“他们会说‘请注意上海市民的形象’或‘不要坍我们上海人的台’。”柏阿姨看到了上海市民游园时的自豪、自尊、自律。“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我们的市民,会令上海世博更亲切、更可爱。”

  7月6日起,每周二柏万青将推出她的脱口秀节目《一呼“柏”应》,“我会用三言两语点评社会现象。”当人们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柏阿姨也会在节目里拍案而起,节目最后还有“真情告白”环节,让大家有认错、原谅的机会。现场观众情不自禁、忍耐不住时,也能上台一起“脱口秀”,参与互动点评。

  曾当江西资溪副县长

  1969年,延安中学高中毕业后,柏万青上山下乡去江西黎川县插队落户。她说,知青生活是她第二段生命的开始。“知青生活非常艰苦,不去砍柴就没柴烧,不养猪就没油吃,种不好菜就没菜吃。没有菜,连油都没有,就拿把米饭揉成团子,放点酱油就直接吃了。”

  吃苦耐劳的性格使柏万青1年后就入党成为了妇女主任,从此成为了一名人民的好干部。1989年12月,柏万青当选为资溪县副县长。到资溪县就任的第二天,柏万青下乡正在和大队妇女主任聊当地情况时,听到隔壁有人痛苦地呻吟。一问才知道,这人得了癌症。再问,柏万青得知,这里患癌症的人特别多,上到60岁,下到4岁!再打听,原来这里附近有个农药厂,排出的污水污染环境。

  柏万青立即让妇女主任带路去现场查看。“我发现附近老百姓晾晒的衣服都是一个个腐蚀的洞眼。稻田里的秧苗绿油油的,可手浸在稻田的水里,不多时就红肿发痒起红点。”柏万青当即让她拿出近3年全队死亡统计:3年里该村癌症死亡人数居然占同期死亡人数的36.2%,远远高出癌症高发地区的标准!柏万青立即找分管工业的副县长汇报,引起了政府的重视,强制命令农药厂限期治理整改,同时给了柏万青2万元。柏万青帮一个受污染生产队的农户们打了45口深水井,帮另一个队从山上引来一股泉水,给家家户户装上土自来水。几年后,柏万青再次到当地察看情况,那里的癌症死亡率占同期死亡人数的比例已经降到了11%。

  1996年,柏万青选择了激流勇退,退出了江西政坛,先到抚州地区驻上海办事处当了名副主任,后来干脆“人才交流”,以普通干部身份直接调回了上海。

  丈夫也能当老娘舅

  回到上海后的柏万青在静安寺街道宣传科工作。是金子总会发光,柏万青的泼辣和精干很快得到领导的认可。退休后,爱忙碌的柏阿姨比上班时更忙了。

  上海人知道柏万青,源自上海电视台的栏目《三人麻辣烫》里的几次出镜。而柏阿姨成为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则是《新老娘舅》节目。

  2008年1月,新闻娱乐频道全新推出了《新老娘舅》,最初的节目中,除了“老娘舅”和求助者之外,还有“五好家庭代表”这一环节,她被选作“五好家庭代表”出场。节目播了头两期,柏万青提出,“五好家庭代表”这个角色没有存在的必要。节目组接受了她的建议,取消了“五好家庭代表”的角色,转而让她扮演“老娘舅”这个新角色。作为“老娘舅”中的调解员,柏万青敢想敢说,秉公办事,节目也深受观众喜爱。

  渐渐地,柏万青的工作室每天人来人往,来访、电话、信件、电子邮件不断,很多人还把柏万青当作“柏万能”,取经的、求助的,源源不断。老伴毕东杰看着心疼:“她有甲亢的,不能太激动,也最好别发火。”

  2008年8月,毕东杰退休了,他索性到柏万青的工作室当起了志愿者,不拿一分报酬,也不计较休息时间,每天坐在妻子的办公室里,接电话、招待来人、传文件。“我反正是志愿到底了。”毕东杰笑着说。

  说到老伴,柏万青跷起大拇指,称他为“新好男人”。“结婚后,我和毕东杰约法三章:一、不管夫妻发生什么情况不准说离婚二字;二、两人都不能做对不起双方的事;三、无论谁在外面混得再好,官做得再大,但回到家里还是妻子、丈夫。”说起婚后30多年的风风雨雨,柏万青道出了这张秘方,她最感谢的是老伴对她的支持:“其实他也能当调解员,在我们这里志愿调解了不少矛盾了。”

  关注老人幸福指数

  2002年,从街道工作岗位上退居二线的柏万青,被选为街道老年协会秘书长。“我发现现在老年人退休工资增加了,他们再也不满足吃得好,穿得好,他们还想玩得好。”外出旅游成了老年人的热点。但没人组织,怕误入“陷阱”;没人陪伴子女不放心;与年轻人出游节奏又不同,这些原因,使他们很希望有个信得过的组织,组织他们旅游。在街道的支持下,柏万青决定把开发老人旅游作为老年协会的首项工作。

  第一次带团港澳游,柏万青就碰到了麻烦。一位老人皮包被偷,重新办理香港通行证需2000多元,否则无法返回。“老人哭,我也哭,我后悔不该自己逞能。就在这时一位老人劝我,你哭什么哭,大家一人捐10元不就解决了吗?”还没等我回过神,这位老人就去发动,一下子募捐到3336元。返程途经珠海一个购物点时,又有100多名老人上当受骗,购买了价值12万多元的假货。后来,老年协会出面交涉全部追回。老人们很感动,送了一首歌给柏万青:“旅游要跟柏万青,潇洒快乐又开心,价廉物美玩得好,老人孩子都放心”。

  在一次普查中,柏万青发现,中、老年离异、丧偶的单身人群约占26%,他们虽然经济上困难不大,但精神生活很孤单,有的在婚介所受骗上当,有的再婚遇到阻力,他们大多渴望找到一个合适的伴侣。于是,柏万青成立了“阳光单身沙龙”,利用单身人群中的热心人组成志愿者服务队,通过“相约星期六,自己找朋友”活动,让他们自己找另一半。每次聚会,身为“主持人”的柏万青都会准时出现,上台演讲20分钟,大家最喜欢听“老娘舅”讲《新老娘舅》里的故事了。

  现在,“阳光单身沙龙”有会员8000多名,其中40%找到了另一半。

  每月夜光杯上撰文

  去年5月4日起,柏万青每月为本报夜光杯版面撰文一篇。“我一直很喜欢看夜光杯上的文章。”说起结缘夜光杯,纯粹是一个巧合。

  “我是市人大代表,曹正文编辑是市政协委员。在一次提案中,我们两个不约而同提到了老年人乘坐公交车及使用公共交通卡的问题。”柏万青说,在后来建交委召开的书面意见答复会上,曹正文正巧坐在她的旁边。两人说起夜光杯,柏万青很有兴趣,“我挺爱写文章的,曹正文鼓励我试试看。于是,就有了我去年在夜光杯上的《我欠老表一餐饭》。”

  柏万青的文章很受读者欢迎,她陆续写了自己的知青生活、邻居的事。有一次,曹正文建议柏万青可以写写《新老娘舅》中的事,调解中遇到的故事,没想到,这样的文章深受读者喜爱,反馈、来信不断。“很感谢曹正文,他经常和我交流,指点我写文章要多叙事、要生动,不能太长。”柏万青说。

  花甲之年的柏万青如松柏常青,她说自己要与老年朋友们相伴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