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离婚不能爱瑾瑜 谁说离婚不能爱完本[婚恋]—— by:瑾瑜

2017-10-18
字体:
浏览:18次
文章简介:关于他的二三事完本[都市: 书名:关于他的二三事作者:楼海文案许朝歌一直觉得,这世上有三种男人不能要,比自己大太多的.闺蜜的前男友.跟自己有

关于他的二三事完本[都市: 书名:关于他的二三事作者:楼海文案许朝歌一直觉得,这世上有三种男人不能要,比自己大太多的、闺蜜的前男友、跟自己有仇的偏偏这三样,崔景行占全了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朝歌,崔景行 ┃ 配角:常平,许渊,孟宝鹿,可可夕尼,祁鸣,陆小葵 ┃ 其它:楼海==============.

.. 《谁说离婚不能爱》作者:瑾瑜 正剧,略带高干风,略带种田风,微微有点慢热,但会越来越精彩!

丈夫出轨,小三儿找上门 她坚持要离婚,从家人到朋友,却没有一个人支持她 只因她的丈夫,是大家眼里的模范丈夫,年轻英俊,事业有成,典型的绩优股! 母亲说:“凭你这个条件,能找到他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男人嘛,偶尔失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还在家上,你不要不知足!” 父亲说:“我们家祖上三代都还没有出过离婚的人,你趁早死了离婚的心,省得丢我们家的脸!” 姐姐说:“你就作吧,失去了他这么好的丈夫,明儿有你哭的!

” 弟弟说:“哪个男人不花心,何况你原本就配不上姐夫,真离了婚,看还有谁要你!” 朋友说:“千万要慎重啊!” …… 面对大家的质疑,她仍坚持离婚,并且以找到一个有长相,有事业,有专情的“三有好男人”的实际行动告诉大家:谁说离婚不能爱!

标签:总裁 豪门 专情 ========== 小三儿找上门 “夏小姐,我有了你丈夫的孩子,希望能跟你谈谈,明天下午三点,拿波里咖啡馆,我等你。

知名不具。” 收到这条短信时,夏小舟正卡文卡得十分,一头本就自然卷的短发,更是早已被她抓得堪比鸟窝。 这条短信,让她如被打了大量鸡血一般,立刻从半死不活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她马上登陆QQ,点开一个名为“我的作者朋友们”的群,飞速打了一句话:“靠!小三终于找上门了,天知道老娘等这一天已等了多久!” ——自从三个月前她在街上无意看见丈夫顾明川和一个年轻女人拥吻后,她就一直在等着顾明川向她摊牌。

可是等来等去,顾明川却一直没有任何表示,且还待她温柔体贴如初,弄得她都一度怀疑是自己眼花了看错了。还好小三儿沉不住气,自己先找上了门来,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若无其事多久了。 下一秒,N条来自不同ID的回复,几乎晃花了她的眼睛。

:恭喜恭喜,有小妾可以奴役,可以摆正室威风了! :男的女的? :靠,还等什么,男的扔到朝鲜挖煤,女的扔到非洲! :何必扔到非洲,扔给老娘就行,保证让丫称霸“鸡”界!

…… 夏小舟闭上眼睛,内牛满面。 她早该知道,要靠这群只会耍嘴功和“键功”(敲键盘的功夫)的损友们给自己出个有建设性的主意,简直就是“一千零一夜”嘛! 忘了说了,夏小舟是一家言情网站的专职写手,说得好听点叫“驻站作家”,说得难听点,就是个靠卖文字为生的无业游民。

她刚睁开眼睛,就接到了的私聊消息:“亲爱的,你实话告诉我,你还爱他吗?如果还爱,如果你认为他还值得你爱,就去把他抢回来,反正你们有四年的感情,不比那个小三儿才认识他半年。

在爱情面前,自尊神马的,都是浮云!” 还爱吗?夏小舟挑眉,或许一开始还有少许的爱,但已随着她对顾明川越来越深的了解,消失殆尽了!只是双手,却不自觉的紧握了起来。

“他还不配我为他放弃自尊,所以亲爱的,这个婚,我是离定了!”夏小舟十指翻飞,快速的打出这几句话。是她认识得最早的一个作者朋友,两人之间十分谈得来,甚至已经视频聊天过几次,所以关于她老公顾明川有外遇这件事情,她从头到尾都不曾瞒她。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没有正式工作,如果离了婚,你该怎么生活下去?你的父母亲人们怎么办?周围的人又会怎么看你?”苦口婆心,一点没有她小说里女主角的强势不屈,但却让夏小舟的心里没来由的一暖。

她托腮思索了片刻,才字斟句酌的回了话:“他们都有孩子了,难道还要我去哭着求他回心转意?我才不愿意那样糟蹋自己呢!这两年我虽然没有工作,靠着写小说也小有积蓄,租个房子过简单的生活,也还可以撑上两三年。

再说了,我现在不是还写着小说呢?只要我一天不停,就总有收入,无论如何都是饿不死的,所以亲爱的,你就不要再为我担心了,还是多留意一下你周围的帅哥俊男们,到时候好介绍给我吧。

” 半天才回了话:“既然你都已经作了决定,我尊重你的决定。但是,他是过错方,离婚时在财产分割上面,你是占绝对主动权的,你可别傻拉吧唧的给老娘上演什么‘净身出户’的狗血戏码,这个时候,尊严情分清高什么的,都是浮云,只有财产才是最可靠的!

!!!!”最后还怕引不起她的重视,一连打了五个叹号。 夏小舟知道她是真关心自己,忙答道:“我知道的,我不会那么傻的,你放心。”还附了一个连连点头的表情。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便说自己该去接孩子下幼儿园先下了,夏小舟见她的头像黑了,自己也跟着下线,然后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走进了厨房。

她先是系好围裙,戴好橡胶手套,然后从冰箱里拿出排骨和山药洗好切好,放进砂锅,再加入少量的中药,开始煲汤。

不一会儿了,淡淡的香味便随着厨房冉冉升起的白烟,弥漫了厨房大大小小的角落,夏小舟却似闻所未闻一般,仍旧一动不动的在发着呆。 “老婆,我回来了。” 下午五点四十分,顾明川准时回家。

“好香啊老婆,今天你又做什么好吃的了?”顾明川脱了外套换好鞋子走到厨房,双手很自然的圈住夏小舟的腰,并在她的脸颊上浅啜了一下。 他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不但身材高大挺拔,脸部轮廓深邃,五官搭配得恰到好处;且还事业有成,年纪轻轻已是他们所在的新海市市委书记的机要秘书,所以不管是夏小舟的亲人还是朋友,都说她一定是上辈子做了不知道多少好事积了多少德,这辈子才让她找到了这样好的老公。

“退后一点,别烫着了。

”夏小舟适时捧起砂锅,一个转身,不着痕迹躲开顾明川的亲热,一边往餐厅走,一边说道:“快洗了手过来吃饭吧。” 等顾明川洗好手来到餐厅,桌前已盛好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夏小舟则捧着自己的碗,小口小口在喝着了。

他坐下来喝了一口汤,果然不出所料的鲜美无比,只是有股淡淡的中药味儿。他不由微蹙了一下眉头。 夏小舟的声音适时响起:“这是我从一个老中医那里得来的药膳方子,说是开胃健脾的,你最近都吃得不多,所以我特意煲了汤来给你调养。

” “老婆,你真好!”顾明川的眉头就舒展开来,几口喝光了碗中的汤,又自己动手盛了一碗。 晚上临睡前,夏小舟如往常一样拿了一本书在灯下看,顾明川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她正看得出神。

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道:“老婆,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夏小舟回过神来,定定的看着顾明川,笑道:“方才看见一篇文章,说是老公有了外遇,所有人都知道了,只瞒着老婆,不想老婆却在某天无意发现了,深恨老公及其朋友合谋骗她,拿她当猴儿耍,竟煮了一桌子菜,将老公和他的朋友都全部毒死了!

” 看着顾明川面色微变,她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才移开目光,状似无意的问道:“老公,要是有那么一天,你有了其他人,会不会也瞒着我,让我成为大家眼里的笑柄呢?” 顾明川已经回复了常态,“瞎想什么呢,我怎么会有其他人,由始至终,我爱的人都只有你一个!

”他每天准时上下班,准时回家,从不夜不归宿,就是应酬,也从未超过过十二点回家,周末更是大半时间呆在家里,这样的他会有外遇,说出去有谁信? 果然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吗?夏小舟暗自叹息一声,面上却是一松,嗔道:“我不过是随口那么一说,你这么严肃干嘛呢?时候已不早了,你吹干了头发就来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说着先关了自己床侧的灯,钻进了被窝里。 顾明川悬着的心终于彻底落了下去,哼着小曲儿,去卫生间吹头发了。 被窝里夏小舟看着他得意的背影,不由暗自冷笑起来,然后闭上眼睛睡觉。 迷迷糊糊中,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夏小舟猛地清醒过来,顾明川已含住她的耳垂,她本能的挣扎起来。

顾明川原本还有几分迷乱的眸子就清明起来,“怎么了老婆,你不是一向最喜欢我这样的吗?”说完他才猛然意识到,他们夫妻之间,竟已三个多月没有那个了,大多数时候是因为夏小舟在电脑面前一坐就是大半夜,少数时候则是因为他觉得累了。

夏小舟强忍着恶心,笑着解释道:“我明天约了医生妇检,不方便……”她可没有与其他女人共用男人的爱好!

“谁说妇检就不可以那样了?”顾明川的手又抚上了夏小舟的胸,却被她一把拿开,坚持道:“真的不方便!”说完闭上了眼睛。 顾明川等了片刻,见她始终没有睁开眼睛,只能悻悻的收回手,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次日起来,顾明川已经不在家了,夏小舟胡乱套好衣服,简单打理了一下头发和妆容,拿着钥匙和包包出了门。 十点四十分,她出现在了一家僻静的咖啡厅里,一个男人向她招了招手。 夏小舟看着对面坐着的男人,笑着伸出手,“你好,于先生,我是夏小舟。

” 对面干练精瘦却五官平凡,毫无特征可言的于先生虚虚一握,立刻放开,对着她点头道:“不知道夏小姐需要我们做什么?” 夏小舟浅笑,“你们侦探社最擅长的不就是跟踪人吗,于先生觉得我还会找你们做什么?” 会面 十一点整,夏小舟出现在了咖啡厅楼上的商场里,经过半小时的精心挑选,她买下了一支录音笔。

然后她先去吃了饭,又折回商场,从头到尾置办了一身新衣服,当然刷的是顾明川的卡。

之后她又去了美容美发沙龙,先作了一个SPA,再作了一个新发型,当然也是刷的顾明川的卡。 等她收拾好一切,时钟整好指到了三点整,她不紧不慢的拦了一辆的士,报上地址:“拿波里咖啡厅。” 三点二十分,夏小舟站在了装修考究的拿波里咖啡厅的楼下。

她并不急着进去,而是就着外面的玻璃窗前后左右照了一遍,才施施然的进去了。 下一秒,她却见鬼了一般,再也不复方才的冷静优雅,而是极为狼狈的从里面冲了出来。

只因她赫然看见,她大姐夏冉秋坐在里面,正笑靥如花的与几名同样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妇在说笑着,各自的面前还摆了咖啡和小盘的芝士蛋糕,显然正喝下午茶。 如果让夏冉秋看见她“接见”小三儿,她这个婚,就别想再离了!

夏小舟猫着腰左看右看,都没看见四面八方有什么地方可供她躲的,而里面的夏冉秋却好似已看见了她,正频频往外看。情急之下,她一个闪身,飞速躲进了咖啡厅的地下停车场。  1/17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