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士榘毛泽东 陈士榘发妻曝江青婚史被迫离婚 毛泽东赞大义灭亲

2017-12-10
字体:
浏览:85次
文章简介:    文革中结发妻子反对江青入狱被迫离婚    陈士榘上将前后有过两个妻子.    陈上将的结发之妻范淑琴,总参离休干部,1925年5月2

    文革中结发妻子反对江青入狱被迫离婚

    陈士榘上将前后有过两个妻子。

    陈上将的结发之妻范淑琴,总参离休干部,1925年5月25日出生,山东省日照市奎山乡付疃村人。范淑琴祖上是农村贫农家庭,2012年4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范淑琴的父亲范景蘧早年加入党组织,曾任第一任日照县委书记,是日照地区抗日领导人。1936年,范淑琴同志11岁就跟随父亲在当地参加革命宣传活动。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她积极参加抗日救亡宣传和演出活动。1946年,任华东野战军司令部干事、通讯教导员,参与了淮海战役的全过程。1949年渡江战役时,她跟随八兵团渡过长江,解放南京。1958年参与大西北我国“两弹”基地工程建设,任酒泉市委交际处处长。“文革”中惨遭迫害,被关押在秦城监狱长达3年,后又被下放到干校“劳动改造”数年。范淑琴1955年9月被授予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1988年7月荣获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红星功勋荣誉章。

    陈士榘1995年逝世时,享年86岁。1927年9月9日参加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10月15日在湖南酃县叶家祠堂在毛泽东主持下,与其他5名同志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11月28日,担任党领导最早的茶陵县工农兵政府代表,被毛泽东戏称为“县太爷”,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曾任红30军代军长,抗战期间,率343旅参加平型关大捷,第一个俘虏了活着日本兵,担任山东滨海军区司令,在东海前沿开辟了抗日根据地,解放战争担任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参谋长,统领陈唐兵团,解放洛阳、开封古城,参与淮海战役指挥,统领八兵团参加渡江战役,率先指挥部队攻入总统府,担任南京市第一任警备司令。

新中国成立后,陈士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党的八大、九大、十大代表,党的九届、十届中央委员,军委委员、军委顾问,任军委工程兵司令25年,与肖劲光二位是军兵种司令员一职任职最长的司令员。

陈士榘是国防工程的奠基领导人,1958年率领10多万工程兵部队进入甘肃酒泉、新疆罗布泊建设导弹试验场、核武器试验场,被毛泽东主席戏称为“造了窝”的司令,毛泽东主席1968年称陈士榘同他是一个山头的人。

    罗荣桓元帅是陈士榘的老领导,1941年他牵线搭桥,在山东鲁南抗日根据地成全了陈士榘与范淑琴的婚姻大事。范淑琴与陈士榘有6个子女,2个女儿、4个儿子。“文革”之前,范淑琴到黑龙江呼兰县参加“四清”工作团,有3人揭发她污蔑、攻击江青,“文革”开始后,军委工程兵造反派定范淑琴是“三反”分子。江青1967年3月20日军委会议上讲:陈士榘同志,就能大义灭亲……这二位患难与共的革命夫妻,走过了枪与炮的战争年代,度过火红的新中国建设年代,却未迈过惊涛骇浪的“文革”动乱年代,最终走上离婚的道路,酿成了令人惋惜的家庭悲剧。范淑琴虽然逝世了,但人们对她为革命做出的贡献,面对坎坷的顽强革命精神,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开国上将傅钟之子傅晓钟特赠书法作品一幅,上书:“八路女英豪,佐夫功德高。教子心血扬,儿女皆栋梁。”恰如其分的评价了范淑琴的革命人生。

    陈士榘将军的儿子陈仁康写道:父亲和母亲是我们的双亲,他们的结合才使得我们降生到这个世界。应该说,父亲和母亲从恩爱到分手,从患难之交到反目成仇,从和睦之家到妻离子散,经历了一个我们都不愿看到的地地道道的家庭悲剧。他们走到这一步,原因太复杂,有性格的,有政治的,有外界的因素……

    父亲和母亲在1941年结婚,那时候父亲已经30多岁,因为父亲转战南北,实在没有时间考虑婚姻问题。后来是在他的上级罗荣桓关怀下认识了母亲。他们结婚的时候母亲才16岁,是一个小女孩儿。在残酷的战争年代,他们除去相濡以沫也别无选择。

    父亲虽然是指挥员,但在战场上常常冒着炮火进进出出,母亲除去担忧就是担忧。那时候母亲做为随军家属,一直跟在父亲的身后。我的两个哥哥都是战士用筐子挑着他们颠簸。解放战争中,父亲的部队率先冲进南京蒋介石的总统府,我们家成了住进总统府的第一户共产党人。当然有些战士也曾经住在这里,后来找到住处很快就离开了。

    父亲从那一天起就成了执政党的一名高级干部,母亲也成了高干夫人。不管怎么强调“我们的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的”,我们所处的位置也和普通老百姓不一样。和平的年代已经不同于战争年代,各种诱惑面对着他们。父亲进城,没有追随当时的风潮,他没有同母亲离异。一来当时他们的感情不错,二来母亲很漂亮,不像有的干部的原配夫人,文化很低相貌很土。

    文工团出身的母亲很喜欢打扮,穿衣很时尚,中式的旗袍苏联的布拉基,她穿起来都很得体。在军队高级干部中,都知道陈士榘的太太很漂亮。据说50年代跳舞,不少高级将领都争着和母亲跳舞。

    解放初期,组织上曾经想把母亲做为调干生派送到中国人民大学进修。她和父亲商量,父亲不同意,说已经有4个孩子了,你去学习谁来照顾孩子。其实父亲从心里是不愿意母亲去读书的。母亲虽然在工程兵也有工作,但特殊的“司令员夫人”的身份,她感到根本没有自己的天地。后来母亲执意到酒泉基地工作,离开了父亲和我们,在那里呆了一年多。她宁可艰苦点也想过独立自主的日子,后来是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回来的。

    他们尽管吵架,闹过不愉快,有时甚至气得父亲摔东西,但是毕竟没有到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尤其有六个孩子,他们还是能够在磕磕碰碰中白头偕老的。

    可是,1966年突如其来的那场文革风暴,终于把他们之间的裂缝变为不可弥合的鸿沟。

    一切都是那样凑巧,恰恰是在文革爆发前几个月,母亲到黑龙江呼兰县搞四清。做了多年“司令员夫人”的她一点都不知道保护自己,她当着工作队的三个人大谈江青在上海演戏的历史。

还说江青嫉妒王光美,她们两个人不合。母亲叙述江青在上海演戏以及嫉妒王光美的话终于惹了祸。1966年江青从多年隐居变成大露峥嵘,她带领一群批判棍子在中国的政坛呼风唤雨,毛主席的威信庇护也让她有相当的人气――1966年呼唤人们造反的江青并不同于1976年万民所指、臭不可闻的江青。

那几个听了母亲述说的人马上向上汇报,母亲想不认帐都不行,因为她是面对三个人讲的,三个人都证明母亲“诬蔑”了江青。更为复杂的是,文化大革命全面展开,工程兵夺权斗争也愈演愈烈。

父亲的对立面抓住母亲的问题大做文章,将母亲打成现行反革命,在工程兵机关召开批斗逮捕大会,想借此达到“揪范倒陈”的目的。这个时候的父亲已经别无选择,只能从快与母亲划清界限,并表态服从对母亲的任何处理。

那个时候对我们家来说真是灾难,我三个哥哥都在部队,都为母亲的“问题”受到株连。我也因为给中央文革贴标语被关进公安部。听我的小妹妹陈小琴讲,她看到工程兵到处贴着:“打倒现行反革命范淑琴”“范淑琴恶毒攻击敬爱的江青同志罪该万死”,陈小琴顿时吓哭了。

从来在女儿面前都是刚强铁汉的父亲也很难过,他对五妹陈力和六妹陈小琴说:“你们的妈妈是现行反革命,你们要和她划清界限,要听毛主席的话,你们不能选择你的母亲,你们可以选择走革命的道路。”       

    给今天的年轻人说没有人会相信,作为一个井冈山时代参加革命的军种的司令员,会连自己的夫人被送进监狱都保护不了,仅仅是因为他的夫人说过江青当过演员,而江青本来就是上海滩绯闻不断的三流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