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洋4000万 雷洋案赔偿金破记录 传家属收4000万弃诉讼

2017-09-10
字体:
浏览:374次
文章简介:北京警方处理"雷洋案"争议持续发酵,在涉案警员和相关责任人受党政纪处理和撤职处分后,代表雷洋家属的律师陈有西称,雷洋的家属表明放弃申诉.据香

北京警方处理"雷洋案"争议持续发酵,在涉案警员和相关责任人受党政纪处理和撤职处分后,代表雷洋家属的律师陈有西称,雷洋的家属表明放弃申诉。

据香港明报报道,雷洋家属将获得2000万元(人民币,下同,约416.7万新元)以及一套住宅单位作为赔偿,总值接近4000万元。

报道称,消息人士透露,雷洋家属同意接受人民币2000万元以及一套住宅单位作为赔偿,这套住宅单价不菲,面积与地段亦不俗,价值约2000万元,但要承诺不再申诉、解僱律师,不在网上公布赔偿详情,也不接受传媒访问。

该消息人士还转述律师陈有西称,案件开创了赔偿金的最高纪录,还称五名警察被逮捕已是突破,案件也导致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对公安执法的大整顿。

按照中国《国家赔偿法》, 国家机关人员违法行使职权,导致公民死亡,应赔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20倍,雷洋死于2016年,按2015年数据计算,法定赔偿额约为124万元。

另一方面,早前发起联署声援的中国人民大学校友亦在家属表示放弃后,停止对案件发声。大量学生及在建制内工作的校友被要求写保证书,保证不参与网上声援、反对检方不起诉决定的联署,不加入签名微信群,不参与雷洋事件任何活动,否则"愿意接受单位的处分"。

2016年5月7日晚上,北京昌平警方到昌平区某足疗店扫黄,尝试把29岁的雷洋带回审查。据警方的说法,雷洋抗拒执法并企图逃跑,遭采取强制约束措施,并在带回公安机关途中"突然身体不适",抢救无效死亡。

案件引起轩然大波,舆论质疑警方对于雷洋嫖娼的说法,拒绝相信他的死与警方执法手段无关。

雷洋,男,湖南澧县人,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

2016年5月7日晚,雷洋离家后身亡,昌平警方通报称,警方查处足疗店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某控制并带回审查,此间雷某突然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

2016年12月23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对邢某某、孔某、周某、孙某某、张某某等五名涉案警务人员玩忽职守案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

2016年12月23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对邢某某、孔某、周某、孙某某、张某某等五名涉案警务人员玩忽职守案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

经丰台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查明:2016年5月7日晚,根据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专项行动部署,东小口派出所时任副所长邢某某带领民警孔某、辅警周某、保安员孙某某、张某某等人在昌平区龙锦三街涉黄足疗保健店附近执行便衣蹲守、打击任务。

当晚21时许,雷某在位于龙锦三街23-13号的足疗保健店接受有偿性服务离开时,被邢某某等人发现。

因怀疑雷某有嫖娼行为,邢某某等人立即追赶,示明警察身份后进行盘查。因雷某试图逃跑,遂对其拦截并抱腰摔倒。在制服和控制雷某过程中,邢某某等人对雷某实施了用手臂围圈颈项部、膝盖压制颈面部、摁压四肢、掌掴面部等行为,后邢某某违规安排周某、孙某某、张某某独立驾车押送。

在车辆行驶至龙锦苑东五区南门内丁字路口西侧转弯处时,雷某试图跳车逃跑,并呼喊挣脱。邢某某等人再次对雷某进行制服和控制,并使用手铐约束,再次向雷某示明身份。

其间,邢某某等人对雷某实施了脚踩颈面部、强行拖拽上车等行为,致使雷某体位多次出现变化。后雷某出现身体瘫软和不再呼喊挣脱等状况,邢某某等人在发现雷某身体出现异常后,未及时进行现场急救、紧急呼救和送医抢救。

待后送到医院抢救时已无生命体征,于当晚22时55分被宣告死亡。经委托司法鉴定机构鉴定,雷某符合生前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本例吸入性窒息的形成不排除与死者生前在饱食状态下,因执法过程中的外力作用和剧烈活动以及体位变化等因素有关。

事发后,邢某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虚假陈述,引发公众质疑,并与其他四名涉案警务人员故意编造事实、隐瞒真相,妨碍侦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依法认定:邢某某等五人在执行公务活动过程中,不正确履行职责,存在不当执法行为,执法行为超出合理限度,致执法对象发生吸入性窒息;不履行职责,在发现雷某身体出现异常后,未及时进行现场急救、紧急呼救和送医抢救,致执法对象未得到及时救治,以致发生死亡结果。

且事后故意编造事实、隐瞒真相、妨碍侦查。该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符合玩忽职守罪构成条件。鉴于邢某某等五人系根据上级统一部署开展执法活动,对雷某执行公务具有事实依据与合法前提且雷某有妨碍执法行为,犯罪情节轻微,能够认罪悔罪,综合全案事实和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对邢某某等五名涉案警务人员不起诉。

同时,检察机关已向纪检机关通报有关涉案党员违纪情况,向公安机关发出检察意见书,并移送相关材料,建议纪检监察机关和公安机关对邢某某等五名涉案警务人员及相关责任人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北京市检察机关在办理该案过程中,始终坚持依法、客观、公正、透明的原则,依法开展案件侦查、审查起诉,及时向社会公布案件处理信息,多次听取了犯罪嫌疑人的辩护人、被害人近亲属及其诉讼代理人的意见,依法保障诉讼参与人的诉讼权利,并按规定启动人民监督程序进行监督评议,保证案件依法公正处理。

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但是可以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予以训诫或者责令具结悔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或者由主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或者行政处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