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然律师 如皋语文老师程然与书为伴 孜孜以求

2017-06-21
字体:
浏览:14次
文章简介:如皋新闻网讯 今年57周岁的程然是如皋高等师范学校的一名语文老师,对书的孜孜以求,是程然一直以来的写照,一杯香茗,一支笔,一本书,他能痴坐上

如皋新闻网讯 今年57周岁的程然是如皋高等师范学校的一名语文老师,对书的孜孜以求,是程然一直以来的写照,一杯香茗,一支笔,一本书,他能痴坐上一天。

程然坦言,自己对读书的兴趣来自小学语文老师。老师的指引让程然对书中的世界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促使着他想读更多更好的书。为了读书,程然花了不少心思,“小时候,我们兄弟三人住在一间小房子里,晚上等父亲熄灯走后,我就从被窝里拿出几节旧电池,用硬纸板裹起来,找来铜丝和小灯泡,自己做了一个小灯,躲在被窝里,抱着书,能看很晚。那时候同学家有不少的老书,我就向他们借,有时就拿自己的书和他们换。”

1975年,程然带着他的好奇与憧憬,踏上了知青下乡插队之路,那年他18周岁。“那时候的阅读更是少得可怜,在农村根本看不到书,我带着几本书和文学杂志,在闲暇之余就看看。”一同插队的知青中鲜有人对阅读有兴趣,带书的也只有两三人。若能找着一两本书,便是如获至宝了。在下乡插队的那段时间,程然未被辛苦的劳作泯灭对文学的热情,而是在劳动间隙拿起笔写了不少杂文,并向外投稿。

1977年恢复高考后,程然于1978年考上了扬州师范学院。3年的知青生涯虽然让程然逝去的时光难以追回,但20出头的他“要将失去的青春夺回来”。程然犹如一块干涸的海绵,在大学这片海洋里汲取养分。宿舍是他身体的港湾,图书馆成了他灵魂安放的温床。

在图书馆读书的那段时光可以说是程然有生以来最美的回忆。在程然的大学床铺上,有半边是留给书的,高高垒起的书伴他入眠。“叠起来的书太多了,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轰然倒下。毕业的时候我带回来的书超过100本,至今都留在家里。”

为了买书,程然更是省吃俭用,将生活费劈开来花。“一本《少年维特之烦恼》要6毛9分钱,而当时理一次发就要5毛钱。那时候有同学带了理发的工具,我大学4年就再也没出去理过发,省下的钱主要用于买书。”

1982年,程然从大学毕业,在如师做了一名教师。参加工作后,他言传身教,将读书的乐趣传递给学生。“工作后,除了读书,还有读书之余所从事的学术研究。”现在,程然正在研究符号学, 已经发表了十多篇相关论文,并且出版了《语文符号学导论》,还被四川大学“符号学——传媒学研究所”聘为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