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内战战犯杜聿明一家的幸福生活

2018-01-23
字体:
浏览:25次
文章简介:文章摘自<红墙见证录>作者:尹家民 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本书简介:一条消息震惊世界:准备渡江作战的解放军在长江上和英国皇家舰队打起来了访

文章摘自《红墙见证录》作者:尹家民 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本书简介:一条消息震惊世界:准备渡江作战的解放军在长江上和英国皇家舰队打起来了访苏时,毛泽东和斯大林发生了不愉快的插曲解放西藏时,达赖喇嘛还是很客气的抗美援朝在高层领导中的争议事后,毛泽东曾多次谈起高岗事件……[连载内容]

经过一段时间的劳动锻炼,1961年旧历春节,徐冰部长宣布了任命书。任命溥仪、杜聿明、宋希濂、王耀武、周振强、郑庭笈、杨伯涛等7人,为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正式参加国家机构的工作。这个机构是周恩来创议设立的。当他在1959年一次邀集60岁以上老年人士座谈时,建议老人们为教育后代,“把亲身经历记录下来,传之后代”,因而建立了这个机构。每月工资100元,当时四口之家绰绰有余。有分配的公房,专员和高干同等享受保健。

1963年11月10日,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召见溥仪、杜聿明等全体文史专员和妻子,并邀请鲁迅夫人许广平、傅作义和夫人、张治中和夫人参加,还有长春起义将领曾泽生,黄埔同学侯镜如、黄雍等。

陈毅副总理首先致词:“听说大家在政协工作的热情很高,认真负责,表现很好;加之多数人都安了家,扎了根,有所依托,这都是很好的。看来各位都是60岁左右的人了,党和国家对各位很关心,决定让各位在新中国里,过一个幸福的晚年。总理很惦念各位,特邀请各位来这里见面谈谈。总理为此打电话通知我,要我来参加。我是政协副主席,对各位也负有责任,很愿意来参加这次集会,和各位见见面。我现在要问各位一句话,台湾放出一些流言蜚语,说各位还没有得到真正的自由。你们是不是真正自由了呢?不要有顾虑,可以坦率地告诉总理和我。凡是各位感到不自由之处,我们一定采取切实措施,保证各位有充分的自由。”

专员们一听是为这事,都争着发言:“我们的生活行动都很自由,一切统由自己安排,没有任何人干预,请两位总理放心。”大家对台湾造谣污蔑,痛加斥责。

周恩来接着说:“大家对陈副总理提出的‘自由’这两个字,有它一定的概念,需要对它有正确的理解。对于一个人是否自由与不自由问题,是由每个人的世界观来决定和支配的。每个人必须首先认识客观世界,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有它客观存在和发展的规律,只有把自己的思想和行动,适应这些规律并加以利用时,人,才能成为自由的人。要做到这点,就需要从改造世界观着手,这就要求每个人去认识自然,适应自然,进而改造自然。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由必然王国跃进到自由王国。我们每个人都有这个任务,否则,就会不适应客观形势,感到一举手,一投足,处处都有矛盾,那怎么能有自由呢?对于这个问题,陈毅同志提了出来,提得很及时。我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考虑,最好学习马列主义理论,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周恩来最后说:“以后还有很多人要被特赦出来,希望你们好好学习,成为他们的标兵。党和政府正在考虑,在适当的时候,安排你们中间一些人,参加政治活动。”

陈毅继续说:“现在为了各位更好地了解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规模和新社会面貌,到明年春暖花开,总理安排各位带家眷到祖国各地,参观一些建设项目,游览名胜古迹。我前不久,陪伴各国驻华使节,到安徽黄山游览。黄山真是一个奇峰异壑、苍松翠柏、风景优美的好地方。外宾们都赞不绝口,认为在欧洲没有这样好的地方。你们去时不可错过这个机会,一定要去看看。”会见完毕,周恩来再次邀全体摄影留念,并一同进餐。

在周恩来第三次会见特赦战犯时,他专门握住一位叫曹秀清的女士的手,亲切地对她说:“欢迎你回国定居。”

曹秀清是谁?是杜聿明的夫人。她是如何与杜聿明团圆的呢?

1949年1月,国民党军队在淮海战役全军覆没,传到后方的消息是杜聿明“生死不明”。这可急坏了杜聿明的妻子曹秀清。杜不但有一个老母亲,还有6个子女。当国民党大员们如惊弓之鸟,纷纷迁逃台湾时,曹秀清也动了念头:光亭(杜聿明字)多年为蒋介石卖命,才遭此厄运,我在大陆无依无靠,跟着到台湾总可以得到一些照顾,就把全家搬到了台湾。那知到台湾后,家庭生活和子女教育根本无人问津,全靠曹秀清一人奔波。找杜的老同学、老同事帮忙说情,才勉强将子女安置进学校读书。后来,台湾政府派人来调查子女的情况,还造谣说:“杜聿明被共产党杀害了,要给立烈士神位。”这才给子女补助了学费。

为了打听杜聿明的确切消息,曹秀清就想方设法离开台湾,先到美国找大女儿杜致礼。这时女婿杨振宁获得诺贝尔物理奖,在国际上很有声望,她估计台湾当局不会阻止她去美国。她还专门请了保人萧毅肃。1958年9月间,曹秀清突然接到通知,蒋介石和宋美龄要接见她。曹秀清想:离开大陆到台湾已经10年了,蒋介石从不过问,为什么我要到美国去的时候,他却要见我呢?不会有什么好事。当局派来一辆汽车,将曹秀清接到蒋介石官邸。刚进会客厅,蒋介石夫妇随即跨入。握手寒暄之后,蒋介石先问起曹秀清和子女的情况,接着又详细问起杨振宁的情况。蒋说:“杨振宁和李政道获得诺贝尔物理奖,为国争光。李政道的母亲在台湾,杨振宁的父母都在上海。你这次到美国去,凭着岳母的关系,要争取杨博士为党国效劳。”

曹秀清是聪明人,心里想着到美国主要是去找到杜聿明,但嘴上却说:“杨振宁没有到过台湾,台湾的情况他一点也不了解。我见到他后,一定向他好好介绍台湾的情况。台湾是个宝岛,物产丰富,环境优美,要他回来看看,为建设宝岛贡献力量。”

蒋介石一听,满心欢喜:“很好。”蒋介石离开会客厅后,宋美龄请曹秀清吸烟,并亲自为她点火,非常热情。

曹秀清到美国后一年多,才知道杜聿明被特赦释放的消息,不由得喜出望外,而且不久就接到他的来信。杜聿明在信上说,他在北京的居住条件很好,有客厅、卧室、厨房,卫生间、暖气设备齐全,要曹回北京定居,共度晚年。曹秀清心急如焚,就积极准备办回国手续,争取早日团聚。正在这时,担保人萧毅肃从台湾频频来信,催她返回台湾,说如不回去,他就不好交代。曹秀清写信告诉他:我到美国是蒋介石亲自批准的,请萧到国防部去查档案。这以后果然没有信催了。

可是,在台湾和美国都传播着许多骇人听闻的消息,咒骂和诬蔑新中国。有些人受其蒙蔽,出来劝她:“你对大陆的情况又不了解,别操之过急,否则会悔之晚矣。”曹秀清主意已定:光亭能在北京生活,我为什么不能呢?女儿和女婿也都大力支持。杨振宁的父母每年暑假都从上海到日内瓦看望儿子和儿媳,把大陆和杜聿明的情况说得很详细,曹秀清不能不信,更加坚定了回大陆的决心。

1960年,曹秀清又得到一个更高兴的消息:杜聿明出现在周恩来、陈毅会见蒙哥马利元帅和西哈努克亲王的场合。

这是周恩来的一个特殊安排。那年4月,杜聿明接到要他去参加接待外宾的通知,顿时感到紧张,因为除了特赦时管理所发给每人的一套布棉服以外,他自己没有添置新的衣服。时当春末夏初之际,没有合适的服装,怎么好去见外宾呢?弄不好给国家丢脸呢。好在杨伯涛有几套旧中山服,是他爱人1950年从芷江来北京看杨时带来的。杜拣了一套浅色的穿上,虽觉短点,但也看得过去。到了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他才知道是周恩来和陈毅宴请来访的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周恩来之所以请杜聿明作陪,是因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蒙高马利是非洲战区地中海战场的指挥官,杜聿明是中国战区中缅战场的指挥官,彼此知名,互相倾慕。蒙高马利对这次与杜会见感到满意,他从和杜聿明的交谈中了解了中国共产党对被俘国民党将领的政策,表示赞赏。这个信息很快通过新闻媒介传到大洋彼岸。后来,周恩来设宴招待柬埔寨元首西哈努克亲王时,又邀请杜聿明作陪。开宴前,总理向亲王一一介绍参加宴会的人员,轮到杜时,周恩来介绍说:“这是杜聿明将军。”杜聿明心里一热,很久没有人这样称呼他了,他打心底里感谢周恩来对他的尊重。

1963年,经过各方的努力,5月20日这一天,杜致礼夫妇送曹秀清到纽约上了飞机,直飞日内瓦。在日内瓦下了飞机,即有我使馆人员前来接站。在他乡遇到本国人,虽然不曾相识,也和亲人一样亲热。在他们的热情帮助下,曹秀清于6月3日顺利到达了北京机场。得到消息的杜聿明,掩饰不住喜悦,穿上节日的服装,一清早即由家里动身到机场守候。几小时后,杜聿明、曹秀清夫妇相见,惊喜万分。当他们手挽手喜笑颜开地回到家里,朋友们都过来围着他俩齐声道贺。杜氏夫妇忙不迭地回答:“是啊,分手快15年了,真没想到还有今天!”文史专员们凑份子在前门全聚德烤鸭店设宴为杜夫妻团聚庆贺。在座诸人频频举杯,恨不得一醉方休……

1964年11月,全国政协根据周恩来的提议,特邀杜聿明、溥仪、宋希濂、范汉杰、王耀武、廖耀湘6人为政协委员。这表明,他们不仅获得了人身自由,而且取得了一定的政治地位。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为了打破中美长期对立的局面,不惜移樽就教,正式到我国访问修好,与周总理进行了多次会谈,并在上海发表联合公报。美国终于向全世界承认,只有一个中国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继之,日本内阁大臣田中角荣也来我国访问,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并建立外交关系。

周恩来总理两次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国宴,都邀请杜聿明参加。杜聿明为中美、中日恢复邦交无比高兴,认为这是新中国国际地位日益提高和执行正确外交路线的必然结果。就在中美恢复邦交前后,杜聿明的女婿、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杨振宁冲破重重阻力,先后两次回祖国探亲讲学。

起先,杜聿明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致礼还活着,兵荒马乱的年月他们父女俩失散了;他更没有想到女儿后来嫁给了杨振宁博士。当他还在功德林接受改造,第一次听女婿获得诺贝尔大奖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现在,大女儿致礼和女婿杨振宁要一起回国来了,老两口第一次接到他们要回来的电报,几夜都乐得没有睡好。

杨振宁博士一踏上祖国大地,就感受到温暖。周恩来总理抽出时间,两次接见和设宴款待杨博士及家属,每次都是交谈至深夜。

虽然周恩来已不年轻,而且疾病常常困扰他。可他在众人面前永远是乐呵呵的,精神抖擞。他听到杨振宁博士称曹秀清为妈妈,而称杜聿明为“杜先生”时,立即纠正:“应称岳父大人!”

大家都笑了。最后,周恩来又说:“海峡两岸人为的分裂,国家不团结,不统一,于国于民都没有好处。”

“希望你们听从周总理教诲,”杜聿明深情地说,“回美国之后多做些工作,争取祖国早日统一。你们的根在中国,共产党是众望所归,有发展前途,通过几十年经历的比较,我发现并认准了这点。”

杜致礼说:“您老放心,我们一定会尽我们的力量。”

1973年暑假,杨振宁和杜致礼第三次回国探亲讲学,夫妇俩上午到达北京,中午就到杜聿明家进午餐。政协机关怕曹秀清忙不过来,派人协助购买物品,并派厨师代做饭菜。不久,周恩来又在人民大会堂安徽厅宴请杨振宁夫妇及杜聿明夫妇。杜聿明后来回忆说:“这次宴会气氛非常亲切,周总理对待我们,像一家人般欢聚一堂。”

席间,杜致礼还和周总理开了个玩笑,她鼻子一哼,说:“大陆什么都好,就是重男轻女。杨振宁是安徽人,酒宴就设在安徽厅,可我是陕西人哩!”周总理听了哈哈大笑。

那天,杜聿明也喝了不少酒。他太高兴了,当他看着周恩来那渐渐染霜的华发,和日渐消瘦的面颊,也许他不知周恩来已身染重病,但他知道周恩来为他们这些人付出了多少心血,心里不免一阵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