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业现高管离职潮 钱钧老鼠仓获利140万

2018-04-04
字体:
浏览:8次
文章简介: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署去秋来,农民忙着收割庄稼,渔民结束休渔期再度出海,人们忙着收获果实准备平静过冬,时光流逝,在肖风.范勇宏和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署去秋来,农民忙着收割庄稼,渔民结束休渔期再度出海,人们忙着收获果实准备平静过冬,时光流逝,在肖风、范勇宏和王亚伟离开了公募基金之后,公募基金本应迎来相对平静的过渡发展期,不过基金业却注定不走寻常路,基金子公司规模奇迹般的达到2.29万亿元之后,基金公司却再度迎来高管离职潮。

本周,华夏基金督察长方瑞枝、华安基金董事长朱仲群、总经理李勍、信达澳银基金董事长何加武、国联安基金总经理邵杰军先后离任,一周之内,四家基金公司五位高管离任,而9月初,华宸未来基金公司董事长刘晓兵离任、子公司华宸未来资管总经理万云已经被免职,9月来,基金业已有7位高管离任,再度迎来高管离职潮。

这其中,有因国籍背景被免职,有因股权的变更导致高层更换,更有总经理感觉发展受到限制或没有完成董事会的任务而被动跳槽,而高管频频变更的背后,是整个基金行业面临人才紧缺的困境,尤其是基金公司“一把手”的稀缺,这已是困扰行业多年的难题。

究其深层次原因,无非因公募基金规模增长缓慢,如此畸形的考核机制深受基金高管和业内人士所诟病,这畸形的机制如一堵“高墙”,而基金高管只能望“墙”兴叹,空羡“墙外”同僚,不过,基金子公司的快速发展让基金公司看到了一线曙光,现实也证明,多家连年亏损的基金公司依靠基金子公司得以扭亏为盈。

据证监会网站披露,截至今年7月底,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资管规模达到了10.2万亿元。其中,证券公司资管规模7万亿元,基金管理公司专户规模9224亿元,基金子公司专户规模2.29万亿元。

不到两年时间,基金子公司规模即将赶超公募基金规模,公募基金俨然将子公司当成了“万能灵药”,不过随着基金子公司风险集中爆发,证监会终于祭出“紧箍咒”,为基金子公司减速。

在9月12日召开的资产管理业务座谈会上,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强调了“八条底线”:不得有非公平交易、利益输送、老鼠仓等损害客户利益的行为;不得违规承诺保本保收益;不得不适当地宣传、销售产品,误导欺诈客户;不得开展资金池业务;不得利用资管产品进行商业贿赂;资管产品的杠杆率不得超过十倍;不得投资于高污染、高能耗等国家禁止投资的行业;不得对业务人员、管理团队实施当期激励。

不得有非公平交易、利益输送、老鼠仓等损害客户利益的行为被张育军放在“八条底线”第一位,可见监管层对老鼠仓打击力度之大,本周,又一位涉嫌“老鼠仓”基金经理受审,不过与之前受审的老鼠仓基金经理不同,原光大保德信基金基金经理钱钧在庭审期间的所言所语令人深思且更显苦涩。

45岁的钱钧涉嫌非法交易金额1.22亿余元,非法获利140.1692万元。而根据检方在庭审中提供的信息,钱钧将非法所得均用于日常开销及家庭房贷还款,可见,基金经理并不像大多媒体报道的那般“光鲜”,钱钧似乎仍在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奔波,不禁让中国网财经小编联想起了同因涉“老鼠仓”而受审的原博时基金经理马乐,据其同事透露,马乐个人一直住在出租房里,个人无房无车。

据媒体报道,业内多位基金经理都曾自嘲“金融屌丝”,钱钧和马乐的过往或许能够诠释一二,而据东方早报报道,钱钧在公诉人提问期间,为自己做“老鼠仓”辩解称,由于当时基金行业内对基金经理无法从事证券投资方面资格,存在抵触心里,当时大家普遍都这么做。但上述陈述被审判长打断,称钱钧若需要陈述,在庭审辩论阶段再表达。公诉人驳斥后,钱钧后来再次表示,自己认为,基金从业人员不能从事证券投资的规定过于严苛。

钱钧的怨言不必详述,虽然颇有怨言,但钱钧在最后陈述时承认自己违法操作是错误的,而其苦涩则更让人动容。

钱钧的辩护律师当庭表示,钱钧夫妇现在双双失业,2个孩子一个8岁,一个2013年11月刚出生,现在还在哺乳期间。而钱钧在庭审最后哽咽表示:“无法想象今天报道后,我8岁的女儿如何看待她的父亲,也恳请在场的媒体记者能尽可能的缩小报道篇幅。谢谢!”

对于至今仍在为持有基金亏损而苦恼的千万基民来说,钱钧或许不值得同情,但哽咽恳求救赎的钱钧却正是整个基金行业的一个缩影,基金业亦深处困境。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青春”易逝,富贵无常,基金业寻求变革已时不我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