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波明王东明 王波明刘亭亭 刘亭亭:我的母亲王光美(图)

2017-05-13
字体:
浏览:28次
文章简介:2006年10月13日,一位85岁的老人离开了我们,她曾经有过很多身份:大家闺秀.数学女王.中国第一位原子物理的女硕士毕业生.前国家主席刘少

2006年10月13日,一位85岁的老人离开了我们,她曾经有过很多身份:大家闺秀、数学女王、中国第一位原子物理的女硕士毕业生、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夫人、以及幸福工程组委会主任。她的一生大起大落,充满了传奇色彩,她就是王光美。

刘亭亭:我看有一个报纸登的就说了两三句,说光美妈妈的一生是非常灿烂的,她在这个灿烂之中又加了红色,你说她的这一生有多美丽。

1921年的一天,北京西单旧刑部街32号的院落里,一个女孩的啼哭声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惊喜。王光美的父亲王槐青早年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商科,官至北洋政府农商部工商司长。母亲董洁如出身天津盐商家庭,受教于北洋女子师范大学。王光美有六个哥哥,她是家里第一个女孩,出生的时候父亲正在美国参加华盛顿九国会议,故取名光美。王光美后面还有四个妹妹,她是家里最受宠的一个孩子。

刘亭亭:我妈妈是一心读书,而且也比较活跃,是篮球队的,兴趣也比较广泛,喜欢古典音乐什么。她们原来五个女孩住在一个屋里,后来我妈妈上研究员的时候实在太吵的时候,就把它这个过道给它隔出来,搁了一张小桌子,她就在这个过道里学习,然后每天早上五点起来在院子里温书,晚上学到很晚。所以她说,我不是什么校花,我可能就是太专注学习了,所以人家觉得我比较傲慢,所以我也不怎么聊天,也不做其他的什么打牌之类的。

正因为如此,王光美得到父母的悉心培育,她在理科方面成绩尤为突出,高中时就有“数学女王”的称号。后来考取了辅仁大学数理系并读至研究生。她是中国最早一批理学硕士,当时王光美的梦想是成为像居里夫人那样的人。很多物理界的人都认为,王光美实际上是最应该从事物理研究的,如果她去读博士,甚至有可能是杨振宁或李政道的学姐。

刘亭亭:她跟实际上物理界的这一代物理学家关系很亲密的,杨振宁辅导过她,后来她当助教得了硕士以后,在辅仁当助教的时候,她后来辅导过邓昌玲。所以,这几个最杰出的华人的物理学家跟她关系是非常亲密的,而且他们后来在文革之后,来拜访我妈妈的时候,说太可惜了,实际上是你妈妈最应该是物理学的第一代,中国的非常杰出的能够成为物理学家。

王光美的父母曾经多次掩护共产党人,兄妹当中也有五人先后参加了共产党。早在日本投降以前,王光美就和北平地下党组织有联系,还结识了当时中共北平市委负责人之一崔月犁。1946年2月的一天,崔月犁约王光美谈话,要介绍她到刚成立不久的北平军调部中共代表团当英语翻译,但当时王光美已经考取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和芝加哥大学原子物理系全额奖学金博士,她面临着人生的重大抉择。

刘亭亭:我问过崔月黎,我说你找我妈妈接头在什么地方?说我们接头的时候就是在现在的劳动人民文化宫,然后出来跟她谈,她当时说她就说你让我再想想,就说这个军侨部的工作有多重要,对吧,我妈妈说你再想想。后来崔月黎说,我就想了一个办法。他说,我就给她的妹妹写了一个条,说你得马上决定,否则地下党就不再跟你联系了,你妈妈看着条就哭了。那好,我就不去美国读博士了。

随后在国共和谈期间,王光美担任了中共代表团的英语翻译,后来国共谈判破裂,国民党军队向各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军调部中共代表团的成员陆续离开了北平。由于身份已经暴露,1947年,王光美坐上了飞往延安的飞机,告别她成为物理学家的梦想,开始了她一生中最具传奇色彩的旅途。王光美到延安后,被分配在朱德领导下的中央军委外事组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见到了刘少奇。

刘亭亭:她第一次认识我爸爸的时候是毛主席有一个警卫参谋叫龙飞虎,她一个食堂吃饭,说现在杨家岭有跳舞会,说你愿意不愿意去,他就去了。去完了以后,叶帅认识她,因为叶帅是军侨部的嘛,周总理也认识她,也是军侨部谈判的时候认识她,说王光美这个怎么怎么样,后来呢就给她介绍给了我爸爸。

没说几句话,然后我爸爸忽然问她,说这个你是不是党员,她说她就觉得挺羞愧的。她说这个事我有自己的看法,以后再说吧。后来那个她出来以后觉得,她这么说话不太适当,因为她就是一个学生。

当时王光美并不了解刘少奇在党内的确切身份,只知道他是党中央的负责人之一,后来她和刘少奇又见过几次面,才知道刘少奇的真正身份。1947年3月的一天,王光美接到通知刘少奇要找她谈话,从王家坪到枣园相隔十几里地,警卫员给王光美备了一匹老马,老马沿着延河把王光美送到了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地。

刘亭亭:那么她去见我爸爸的时候,我爸爸正好在吃饭。吃得特别简单,就是那个烤薯片烤馒头片。然后呢,她看我爸爸那样,我爸爸是一米七六,一米七五的个儿吧,实际上他就那个时候特别瘦,实际上她跟我爸爸结婚的时候,因为我爸爸有胃病嘛,才四十八公斤,所以就非常地瘦。

后来呢她说,哎呦,首长怎么就吃得就这么简单,他说你吃吗,她说我吃过了,然后我爸爸就找半天,找了两个抽屉里,有一两个特别脏的小梨,就给她,给她以后呢,她就看了半天,她说想这个梨真的是怎么吃,然后她就要了一把刀,削这个梨皮,整个都削了一圈,然后我爸爸说,我从来没见过人这个削梨是能够削出是这样削的。

后来,她就发现我爸爸有一块这个表,就是不走。我妈妈说,你看做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这个表都不走。

我爸爸说,它就有的时候走,它有的时候不走。后面我妈妈说,那你让人给它修修。我爸爸说,我也不知道到哪修。后面我妈妈说,那我给你拿走修去吧,然后呢她就带回到军侨部,可能是带到北京还是石家庄给修了。

后来,王光美把修好的表送还给刘少奇的时候,刘少奇对王光美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

刘亭亭:拿回来以后呢,她就跟组织上说,你们交给少奇同志吧。然后组织上有意吧安排的,说那你自己送去。她去见着我爸爸,我爸爸就开始跟她谈。他说这人很奇特,她跟我谈话的时候,忽然说他有过几次婚姻,有五个孩子,而且是身体也不好,有胃病,还有什么病。然后说这个工作特别忙,也没时间。后来我妈说他跟我说这个干嘛,她也没往那边想。

1947年3月,胡宗南部队大举进攻延安,中共中央决定紧急疏散,开始撤离。月底,刘少奇、朱德一行东渡黄河,到达晋绥军区司令部所在地山西兴县蔡家崖。刘少奇与先期到达这里参加土改工作的王光美邂逅相遇,当时刘少奇想让王光美随他到晋察冀参加土改,但是要求进步的王光美觉得自己刚刚来到这里还没有开始工作,马上离开有些不妥,她没有和刘少奇同去。

一年之后王光美到达西柏坡,继续在中央军委外事组工作,王光美和刘少奇的接触渐渐多起来,双方的了解也更加深入。在众多热心人的撮合下,1948年8月21日,刘少奇和王光美举行了俭朴而又热闹的婚礼。

刘亭亭:那么在他们结婚的时候,虽刘亭亭:虽然那个条件很差,很小。有我爸爸的一个箱子,他就抱了一床被子,是那个白里白面的。她去了以后她说,是不是在食堂宣布一下?我爸爸说,结婚是咱们俩的事,不用宣布。正好又是一个跳舞会,在跳舞会上他们也去参加了。

然后大家就说,就是宣布就说是他们结婚呢。这时候主席和总理就说,要到他们那边去看看,要找我爸爸说事儿。因为他知道我爸爸也不想办什么,然后去说事儿的时候,实际这些夫人们也过来了,外事组的人因为也都大多数是北京或者是大城市去的学生,因为他们都是讲英文。

或者怎么样给他做一了蛋糕,还上面有花什么的,而且廖承志还给他们俩提了一幅字。所以,虽然跳舞会不是为他们俩举行的,但是大家也一块跳舞,所以他说还是挺热闹的。

婚后,王光美从中央军委外事组调到中共中央办公厅,担任刘少奇的秘书。这位知识女性就开始以辅助料理丈夫的事务作为自己全部的生活。她遵循了一个传统女性的原则,做贤妻良母,相夫教子,王光美以自己温婉的性格给了刘少奇安定的家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