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李玉兰 夫妻长征的故事:访老红军李涵珍(图)

2017-07-08
字体:
浏览:14次
文章简介:湘江之战,中央红军损失过半,八万人只剩下三万人,干部团随中央纵队行动,不久罗贵波又被任命为三营政委,营长是林芳英.干部团主要任务是警卫党中央

湘江之战,中央红军损失过半,八万人只剩下三万人,干部团随中央纵队行动,不久罗贵波又被任命为三营政委,营长是林芳英。干部团主要任务是警卫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机关,并负责储备、培训和为部队输送干部,是中央组队的主要战斗力量,三营直属总参谋部作战局指挥,实际上是中央警卫营,1935年1月初,红军攻占遵义,三营随队进入遵义城,罗贵波所部担任遵义会议会场和遵义城内的警卫任务,保证了会议圆满安全完成。遵义会议后,毛主席重新回到红军领导岗位,长征开始走上了胜利的轨道。 美丽的庆阳

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又恢复了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在土城战斗,遵义战斗,建安战斗中,干部团都以大无畏的精神参加了战斗,为全军作出了表率。为了尽快摆脱几十万敌军从四面八方对红军的围追堵截,毛主席亲率一方面军展开了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的运动战,避实就虚,声东击西,四渡赤水,围贵阳,逼昆明,牵着敌人的鼻子走。

1935年4月底,军委发出迅速渡过金沙江的指示,一军团在左,三军团在右,军委干部团居中担任强占皎平渡的任务,周恩来副主席和刘伯承总参谋长一起来到干部团进行部署,三营奉命为渡江先遣营。出发前,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亲自来部队动员,全营指战员心情都非常激动,感到无比的光荣与自豪。皎平渡位于四川会理县与云南元谋县交界的地方,这一带山地起伏,道路崎岖,行走困难,罗贵波在羊场负伤时的左肩左臂还打着绷带,伤口发炎,疼痛难忍,他顾不上这些,一口气率领战士走了两天两夜二百里行程,赶到渡口。据俘虏交代,敌人已经下令破坏了金沙江南岸船只,只留下一只渡船来运送收税的团丁。兵贵神速,罗贵波迅速派人四处寻找,就是这只渡船,使全团很快渡过金沙江并马上抢占通安洲,击溃了国民党刘湘部副师长刘元塘率领的两个团,为全军打开了通道。

渡过金沙江,红军到达安顺场,击溃四川军阀四个团,占领天全、芦山。大军至宝兴,在峡谷中穿行,宝兴栈道是最艰难的行军之一,栈道上是望不到边的悬崖,栈道下是吼声如雷深不可测的河水,走在上面,令人头晕目眩,胆战心惊,没有胆量是绝对过不去的。

过了宝兴就是夹金山,人们傍着雪壁,攀着冰岩,互相搀扶,艰难前进,许多人实在坚持不住,长眠在大雪山上。过了雪山,红一、四方面军在懋功胜利会师,之后过草地,摆脱了张国焘右倾分裂主义的危机,干部团在毛主席带领下,随一、三军团胜利到达陕北。

一年后,当一、四方面军在甘肃再次会师后,罗贵波奉调到红四方面军教导师政治部任主任,宣传队里白净的李涵珍引起了他的注意。一天在路上相遇,罗贵波主动向李涵珍打招呼:“吃过饭了吗?”李涵珍羞涩地答道:“吃过了!

”罗贵波托师供给处长张令彬和妻子李玉兰去征求意见,而李涵珍能说出什么意见,她只好坦白地说:“没意见。”就这样,一句“吃过了”使他们俩在一口锅里吃了58年饭。

美丽的庆阳不仅是红军一、四方面军胜利会师的见证,也是这一对长征夫妻美好爱情的见证。1995年,当任中顾委委员的罗贵波在即将走完人生的那段日子,每天不离手的就是当年这张红军夫妻的结婚照,它将那一瞬间化成了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