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虹飞音乐 成都音乐人吴虹飞:让侗族大歌以新的方式“重生”

2017-09-22
字体:
浏览:17次
文章简介:11月下旬,身在成都的独立音乐人吴虹飞有点忙.24日下午,受朋友之邀,她在四川大学举办"侗族大歌研究及传承"的讲座;26日晚上,借着新书&l ...

11月下旬,身在成都的独立音乐人吴虹飞有点忙。24日下午,受朋友之邀,她在四川大学举办“侗族大歌研究及传承”的讲座;26日晚上,借着新书《颠倒众生的糊涂》出版的契机,又在成都小酒馆举行民谣弹唱会。

11年前,一张石破天惊的专辑《小龙房间里的鱼》,让吴虹飞在摇滚圈里打响名头。如今,这位回身探寻传统的侗族姑娘,希望让侗族大歌以新的方式“重生”。

将侗族大歌唱到北京

2009年,吴虹飞与她的乐队“幸福大街”发表第三张摇滚乐专辑《再不相爱就老了》,加入电子音乐元素,同时将古典诗歌与现代意识相结合。与前两张专辑《小龙房间里的鱼》和《胭脂》一样,《再不相爱就老了》得到业内认可,获得“华语金曲奖”四项提名并获最佳编曲奖。

风光的背后,吴虹飞却陷入了创作瓶颈,“中国的摇滚乐,就算贴着英伦、朋克、重金属的标签,它们的风格、曲式、旋律走向,其实都是从西方‘抄袭’的。”让她感到无比纠结的是,作为舶来品的摇滚乐,在中国究竟有多少独立的价值?

有一天,吴虹飞在北京的贵州餐馆吃饭,碰巧遇见在这里打工的侗族女孩吴金燕正在大厅里教唱侗族琵琶歌《尚重情歌》,吴虹飞被感动得泪如雨下。“幸福大街”乐队十周年纪念演出时,吴虹飞邀请吴金燕暖场,清澈婉转的嗓音令乐迷们陶醉不已。“侗族人有给路人挖井的习惯,还会在井边放一个瓢,让他们享受清甜的水。我想让更多人喝到这口井里的水,侗族大歌这样美,应该让世人知道。”吴虹飞说。

2012年,吴虹飞邀约吴金燕和她的同乡欧化情、吴成兰等人,组成“侗族大歌在北京”歌队。短短两个月,在北京的小型音乐空间举办了20场演出,白岩松、格非等人纷纷捧场。“这件事非常值得肯定。对城市观众而言,有了欣赏原生态侗族大歌的机会;对侗族大歌而言,也有了更现代的传播方式。”中国音乐学院教授、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学会会长樊祖荫表示。

用现代方式演绎传统

平日里,“侗族大歌在北京”歌队成员大都在家务农,巡演时才集结在一起。2012年8月,吴虹飞再度吹响歌队“集结号”,两年内举办了50场全国巡演。

由于没有任何商业赞助,全国巡演几乎是吴虹飞“一路化缘而来”,每次演出都要看凑了多少钱,才能决定带几位队友。为了节约旅费,他们有时选择自己开车,几乎一天就要跑一个地方,平均每天都在路上奔波十多个小时。有的演出地没有提供住宿,大家就挤在一个房间里过夜。歌队在福州演出时,吴虹飞发微博感慨,“宾馆潮得可以洗澡,这也太不靠谱了,只睡了两个多小时就醒了。我是着凉快病了,大家不要生病最重要。”

巡演期间的门票收入,通常由歌队成员均分,每月每人将近6000元,抵得上他们全年在家务农的收入。歌队成员和侗族大歌也逐渐受到媒体关注,《民歌中国》栏目邀请他们登台演唱,《非常6 1》栏目邀请他们参加挑战,央视纪录片频道拍摄了关于他们的纪录片……

由于年轻人外出务工,侗族大歌的传唱者日益减少,甚至濒临失传。2009年,侗族大歌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吴虹飞除了组建歌队全国巡演,还前往贵州、广西的侗族村寨,搜集、记录仍在传唱的侗族大歌。

2013年,她的第四张专辑《萨岁之歌》,就用摇滚乐和电子音乐的方式,重新编排、演唱了10首侗歌。“想要完全回到传统、恢复侗族大歌的原貌是不太可能的,我想用自己的方式,重建一座侗族大歌的‘神庙’。” (记者 余如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