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唐小雁 纪录片《算命》揭露社会边缘游民生活 记录唐小雁传奇经历

2017-11-15
字体:
浏览:101次
文章简介:拍摄结束,她接到一个电话,听起来像是对方让她筹钱捞一位亲戚出去,她举着手机大吼:"你少他妈的跟我扯这个,赶紧的,把人给我弄出来!"浓重的东北

拍摄结束,她接到一个电话,听起来像是对方让她筹钱捞一位亲戚出去,她举着手机大吼:"你少他妈的跟我扯这个,赶紧的,把人给我弄出来!"浓重的东北口音带着高分贝震得影棚里一阵"嗡嗡"作响,全然不顾周围人的侧目。

与此同时,徐童站在离她不到1米远的地方,腰上顶着摄像机,默默地拍下一切——这些刚刚拍摄的镜头,很有可能会成为徐童下一部纪录片《原罪》中的一个片段。此时的唐小雁可能才是最真实的自己,但与刚才采访时桌子对面那个安静的女人相比,判若两人。

 采访中,唐小雁说她不愿多讲《算命》之前的经历,一方面是因为"伤口都已经慢慢愈合,讲一次就揭一次伤疤"。另外一方面是"打个埋伏",徐童的正在计划中的片子《小凤》就是要讲述她过去20年的经历,"所以不能讲,讲了就没人看了。

" 事实上,徐童已经拍摄了一部以唐小雁父亲唐希信为主角的《老唐头》,而已经拍摄中的《原罪》也是以唐小雁的四表哥为主人公,讲述一个人在社会上"混"的故事。

就在我们采访的前几天,四表哥因为非法集资被抓了进去,所以徐童和小雁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把四表哥捞出来,否则这部片子就得流产。

 在拍摄《算命》之前,唐小雁在北京通州区开了两年的按摩房,店里最多时有十几个姑娘,"跟小姐五五分账,最多的时候一天能进几千块钱。"她是黑龙江人,16岁高中还没毕业就跟几个姐们儿坐30多个小时的火车来北京闯,20年间倒过建材,开过歌厅,还搞过传销——除了没卖过毒品基本上都干过。

她平时会偶发善心,给路边的乞丐零钱,给捡破烂的大妈攒瓶子。但是发狠的时候也毫不含糊,说起一次她在珠海开歌厅时让仇家端着冲锋枪堵上门来的遭遇,"我当时就跟他说,你别给我弄这个,什么他妈的冲锋枪!

谁没玩过?你别给我吹牛逼,你今天弄不死我,给我留半口气,我缓过来你就死定了!" 2009年初,唐小雁去算命先生厉百程的家里想问问自己的爱情运,结果算出来一个"孤单命",厉百程还给她起了3个名字,每个名字的最后一个字都是十二划,象征着"好事成双"(唐小雁原名唐彩风,小雁这个名字就是厉百程给她起的)。

其实厉百程才是《算命》一片的主人公——当时徐童长期蹲守在厉百程家,每天都要拍摄来求神问卦的人,一个机缘巧合,俩人搭上了话。"后来徐童给我打电话想拍我,说要做在一个纪录片里,一二来去的,他也爱说,我也爱聊,我说以后你就直接到我店里来拍吧。

"唐小雁对自己 "老鸨"的身份毫不忌讳——不偷不抢的,挣的都是辛苦钱,怕什么?但是此时她还没有想好在这部纪录片里,要不要用马赛克将自己的脸挡上。

 最终,《算命》并没用马赛克,唐小雁说她同意出镜的原因,是为了"报恩":2009年3月底,按摩店让仇人告发,"干闺女"没经验,直接交代了唐小雁就是老板娘,她在拘留所里跟外面断了联系,拘留满14天后就得提审,"干闺女"已经给判了6个月徒刑,自己是老板,搞不好得判个三四年。

此时她想起了徐童的手机号——因为这个号码特别好记,她拜托在拘留所认识的一个姐们儿出去之后给徐童打电话,那时候她跟徐童认识了才两个月。

 拘留到第十三天,离提审还差最后一天,她被放出来了,出来以后的第二天就去银行取钱还给徐童,一共7万块。唐小雁说:"钱数不大,但他一个拍纪录片的能有什么钱,我当时听邻居说徐童为了筹钱捞我把车都给抵押了,我们才认识了两个月,这么短时间谁能对我这么好,我后来就跟徐童说:‘徐童,你让我干任何事都行,就是要我的命我都能给你,’何况是去掉马赛克这么个事儿。

" 唐小雁很愿意参加影片的宣传活动,第一次接到徐童的邀请时她一秒钟都没犹豫——"因为要报恩嘛"。在日本的时候,有个观众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跟她说:"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一想起你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还在勇敢地活着,我身上就充满了能量。

"她很高兴听到这些——人们并没有因为她曾经的职业而对她心生鄙夷,相反的,是敬佩。

 出国参加的活动和接受的采访越来越多,她在朋友圈里逐渐被认为成了一个"名人"。跟"独立电影"、"艺术"挂上钩之后,姐妹们都认为她已经走进了所谓的"上层社会"。我们的采访结束后,她问,杂志出来以后能不能多寄几本?那些哥们儿姐们儿听说《男人装》要采访她,都特想看看。

 唐小雁并没有因为拍摄这几部纪录片而得到任何报酬,回到北京之后,她和几个朋友合伙儿放贷吃利息。

去年参加韩国釜山电影节,一个韩国导演跟她说:"你面对镜头时很自然,一点儿都不紧张,这是天赋。"唐小雁反应很快:"你要是想拍什么片子一定叫我啊,我肯定帮忙。"可是迄今为止,除了徐童之外,还没有别的导演与她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