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忠军牧师讲道 唐崇荣牧师经典圣诞讲章 2015圣诞布道火热进行中

2018-03-25
字体:
浏览:29次
文章简介:12月18日晚,唐崇荣牧师2015年圣诞布道大会"全能的神在人间"第十二场印尼.棉兰结束,全场点起蜡烛庆祝主耶稣基督的诞生.12月20日,唐

12月18日晚,唐崇荣牧师2015年圣诞布道大会“全能的神在人间”第十二场印尼.棉兰结束,全场点起蜡烛庆祝主耶稣基督的诞生。

12月20日,唐崇荣牧师在新加坡又结束了他13场的圣诞布道。

今年唐崇荣牧师圣诞巡回布道会将一直持续到平安夜,于雅加达落幕。以下还有三场布道会 12月22日 雅加达(Jakarta) 12月23日 香港  12月24日 雅加达 (Jakarta) 唐崇荣牧师已经75岁高龄,身体也因为衰老,健康状况一直令人担忧。

2013年,唐牧师曾做过心脏搭桥手术,手术后15天就登台指挥交响乐,2014年就开始新一年的全球巡回布道,其热心服事的精神感染许多弟兄姐妹。今年9月份在新加坡的巡回布道中,唐崇荣牧师的身体突然变得虚弱,但唐牧师仍坚持布道,风波也有惊无险,上帝满满地祝福,布道会收获满满,上千人决志信主。

虽然如此,唐崇荣牧师此次长达近1个月的圣诞巡回布道仍旧需要为他的身体和健康多多代祷。 唐崇荣牧师国际布道团的官方微博也登出来2003年唐崇荣牧师圣诞布道会的信息,邀请各地基督徒更多来参加,尤其面对内地的基督徒推介23日晚香港的布道会。

以下是2003年唐崇荣牧师圣诞布道会的讲章,主题也是“全能的神在人间”:

“神在人间,在哪里啊?我怎么看见祂?祂如果在人间,祂用什么形像告诉我?祂用怎么样的样式显明祂自己?”约翰福音第一章第一节,“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

希腊文的“道”Logos,在希腊两派哲派别出现过:

有两派希腊哲学用过“道”Logos,第一派是“变动哲学”。“变动哲学”与中国《易经》的“易”不约而同认为“万有在变化的法则中间,唯一不变的,就是一切都在变”。这个变化哲学或者在“易”的时态中最原先的思考者,由主前五百多年一位名叫赫拉克利图斯(Heraclitus, 544-484 B.

C.) 提出,赫拉克利图斯这个人,主张一切的一切都在变化,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的本体。他把这个变幻无常,却永远是伦常的这个字,用一个字表达,叫作 Logos。

希腊人就以为这个叫作“道”,认为:“原来世界一切都在改变,从古至今是不变的,因为不变的道理,就是什么都会变。”

当你看见你朋友变心时,你失望得不得了!你对爸爸说;“我被朋友出卖了”,爸爸说:“本来就是这样的!朋友会出卖朋友,你爸爸也被出卖过。”“爸爸,为什么你知道?”因为爸爸的爸爸告诉我,是因为爸爸的爸爸的爸爸都受过同样的道。所以这个不变的定律,人就是“人人都会变的”。希腊人认为这样便明白什么叫作“道”。

另外一派希腊斯多亚派哲学(Stoicism)思想,当他解释“道”的时候,跟赫拉克利图斯完全不一样了。他认为道是宇宙最初的种子,叫作logos spermatikos(希腊文音译)。sperm 的中文就是“精子”,“精子」就是人的原初的意思,logos spermatikos就是“原初之道”(最原先的基本道种)之意。

斯多亚派哲学认为“原初之道”是整个宇宙的根基、万有的真正的原则,可能是创造万有的真正原因。这种对“道”的了解已经超过“不变的变”最基本的观念。

四百年后,圣经约翰福音提到“道成了肉身”。使徒约翰讲这句话以前,讲了另一句无人说过的话 :“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我教哲学几十年,思考东、西古今所有派系最伟大的思想,我发现无一人超越约翰对“道”的认识。

他所讲的不像孔子所讲的“朝闻道,夕死可也”(《论语‧里仁第四》),也不像老子所讲的“道可道,非常道”(《老子》第一章)。孔子认为:“若早上明白这道,当晚死我都情愿。”老子说:“无论人怎样解释道都解释不清楚,能讲出来的道就不是永恒的道。”

他在讲这句话以前,讲了另一句无人讲过的话:“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我个人教哲学几十年了,我思考东、西古今所有派系最伟大的思想,我发现没有一个人超越约翰对这件事的了解。因为他不像孔子所讲的“朝闻道,夕死可也”(《论语》)。

他不像老子所讲的“道可道,非常道」(《老子》)。因为在孔子的思想中间,“我就是有一天,早上明白这个道,当天晚上死我都甘愿。”老子说,“我们怎麽讲都讲不清楚,所以能够讲出来的道,就不能恒长永远的道,那不是那个道。

」所以现在我们所听的道都是什麽?都是“能言之道”,而能言出之道就不是道,所以我们还是不知道“道”。这个道到底是什么?你真的知“道”吗?不知道。东方哲学的最高峰,竟然是一个存疑哲学。东方最高的思想家所带给我们的,是一个不可知论(Agnosticism)。

十九世纪两大英国思想家-史宾塞(Herbert Spencer, 1820-1903)、赫婿黎(Thomas Henry Huxley,1825-95)认为:“我不是不信,我信人是有限的,对那真正永恒者,我不可能知道的。

因为不能知,所以就说我不知。”“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是孔子定下来,给知识份子很重要的原则。赫婿黎和史宾塞承认自己不能知,而这“不能知”的原先不是从他们,真正的根据是从德国的唯心论的哲学来康德 (Immanuel Kant,1724-1804) 开始,因为康德把宇宙分成两界,一是可见的现象界,另外是不可见的本体界。康德成了“不可知论”的鼻祖。

否定知的可能性,把二十世纪带到混乱不堪、没有方向的地步。我如果再这样分析下去,你就知道,人类是很可怜的!有多少人结婚了几十年,他说:“我不明白我的太太是谁?”有多少做太太的,已经跟丈夫同床几十年:“我摸不到他的心在想什么?”有多少人活在世界上,已经脸皮皱了,头髮白了:“我在想,到底我做人是为什么?”这是以不可知、不得不继续走完人生道路的人生观。

为什麽今天许多人到夜总会荒宴醉酒、寻花问柳?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找到人生在世要做什么?”

孔子说:“君子谋道不谋食。”耶稣说:“人活著不是单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裡所出的一切道。一切的话。”所以,“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中庸》第一章)。人需要道,人需要真理,人需要得著永恒的把握。这样,你在几十年人生暂时的过程中,你找到了根基,找到了原理,找到了方向-人与道的关系。

“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这裡隐藏著的奥秘,就是以后要明白的所谓“天人合一”可能性真正的根基。(馀略)

(本文讲章与图片均取材自“唐崇荣国际布道团”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