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美将军家庭 衡水疝气专家葛炳炎怀念开国将军曾美文章:将军向我表谢意

2018-02-07
字体:
浏览:10次
文章简介:2月7日,我正在吉林长春市出差,晚上住到宾馆,打开电脑浏览新闻,中国网一条新闻使我惊呆了:开国将军曾美逝世.是曾美老将军吗?我继续读下去:新中国开国将军.河北省 ...

2月7日,我正在吉林长春市出差,晚上住到宾馆,打开电脑浏览新闻,中国网一条新闻使我惊呆了:开国将军曾美逝世。是曾美老将军吗?我继续读下去:新中国开国将军、河北省军区原政治委员曾美,因病医治无效,于1月31日在石家庄市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逝世,享年101岁。据悉,曾美将军的送别仪式将于2月6日在石家庄殡仪馆举行。读到这里,我才确认老将军已经逝世,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我立即给曾美将军的儿子曾江兴发短信:惊闻老将军仙逝,深感悲痛,我现在长春不能亲临哀悼,遥送老将军一路走好。我又给曾江兴通电话,曾江兴 说,老将军病故于心脏病。老人的疝气病自葛教授您治愈近一年了一直很好,太感激您了。

我认识曾美老将军,是在2014年2月。据朋友介绍,曾美是1955年授衔的开国少将、离休前担任河北省军区政委,目前已经百岁。自2002年(89岁)患上疝气病。治疗疝气传统的方法是手术,因曾老将军年龄大,手术风险较高,多次去医院诊治,均采用保守治疗,十多年来,疝气逐渐加重,影响活动。

朋友说,已经向老将军和家属介绍了我的情况:葛炳炎教授今年62岁,是“不手术四联速效治疗腹外疝”的发明人。 医学专家组鉴定认为,该疗法不用手术,速效治疗疝气病,技术成熟,治愈率高,治疗效果好,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

据介绍,目前,大多数医院仍采用手术治疗疝气病,对患者损伤大,痛苦多,副作用大,影响体质明显,恢复时间长,而且复发率高。老年人、体弱者、患有某些疾病者以及幼儿均不宜采用手术方法治疗。衡水市疝气研究所所长葛炳炎经过30多年临床实践,研究的治疗疝气病 的“ 四联速效疗法 ” ,解决了治疗疝气不需手术这一难题。

“ 四联速效疗法 ” 采用疝管注射配合治疝专利药物,一般治疗30分钟,较严重的约治疗1个小时,治完马上就可以行走,第二天就可以工作学习。

该疗法可使疝物当即消除,疝孔迅速闭合,一次即可康复,不用服药,不需住院,治疗无痛苦,无毒副作用,随治随走,治愈后不易复发。葛炳炎教授采用 “ 四联速效疗法 ” 治疗疝气病18年,治愈患者近3万例,效果都很好。

朋友说,治愈曾美将军的疝气病非我莫属。我想,自己虽然治好了很多人的疝气,但为德高望重的百岁开国将军治病,还是第一次。2014年2月24日,我来到石家庄,受到老将军的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的热情接待。

将军的儿子曾江兴告诉我,他父亲曾美1914年出生,原名曾昭泰,江西兴国人,1929年参加革命,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历了五次“反围剿”,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并亲历遵义会议。

曾任旅长、师长、军参谋长,华北军区司令部作战处处长兼京津卫戍区司令部副参谋长、北京军区参谋长、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河北省军区政委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新中国成立后5次担任国庆阅兵副总指挥。

当年曾随中央红军长征 亲历惨烈的湘江突围。1930年4月的一天,红军在兴国县城召开大会,向群众宣传打土豪分田地的道理。一大早就从村里赶来参加大会的曾美被红军战士威武的军装和八角帽上的红五星吸引住了。

红军战士唱的那首“当兵就要当红军,处处工农来欢迎;官长士兵都一样,没有人来压迫人”的红军歌曲,更使他听得入了神。他当场报名参军,成为红四军特务营的一名战士。1934年4月,曾美被派往中央红军总司令部作战科任参谋。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曾美随中央红军长征。老将军回忆说:“那时,我们的行动不叫长征,叫转移,谁也没想到要进行一次跨越11个省的万里长征。”1934年11月下旬,曾美所在的中央纵队从苏区出发到渡过湘江这一段路程,都是以“搬家”的方式进行的,包括坛坛罐罐,只要用得着的东西一古脑儿都带上了,行进速度大受影响。

1934年11月27日,红军先头部队到达湘江后顺利地控制了渡口,但因队伍携带的辎重过多,行动缓慢,大部队还未过江,就遭受了赶来的敌军的夹击。

经过几天浴血奋战,红军折损过半,鲜血染红了湘江。从此,当地有了“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的说法。曾老曾感慨“我们活着的同志,想到血战湘江就流泪。

”曾在红军总部任参谋 给周恩来整理汇集军事情报。在长征途中,曾美一直在红军总部任参谋,其任务是整理汇集军事情报给周恩来副主席。1935年1月,红军攻克遵义后,曾美随中央纵队驻扎遵义老城。1月10日,周恩来副主席对曾美说,城中有一所大宅院,你去侦察一下。

接受任务后,曾美挎上枪,迅速找到那所大宅院。经打听,这是贵州军阀柏辉章的公馆。此时,柏辉章正奉蒋介石之命在外拦截红军,这里只有一个看门人。

曾美说明身份后,看门人领着他走进宅院查看。他看到左侧和南面是住房,右侧有好几个腌菜缸,再进去是大厨房,中间是客厅,沿左侧楼梯上去有一个大房间。曾美心想:这正是理想的红军总部驻地!曾美将情况汇报给周副主席后,周恩来随即命令作战科搬进这所公寓。

楼下设作战室,作战参谋就在作战室工作。这所公馆就成了红军的总司令部,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领导同志陆续都住了进来。接着,著名的遵义会议在这里召开。曾美曾回忆,遵义会议召开时,军委一局的作战参谋有8人,两个人组成一组轮流值班。遵义会议纪念馆至今保留着遵义会议的人员名册。军委一局作战科参谋有曾美、孔石泉、黄鹄显、王辉、吕黎平、罗舜初等。

听着曾江兴介绍身经百战的老将军的功绩,我对老人更加崇敬。表示尽最大努力为老人治好疝气病。葛炳炎教授针对老人的病情,制定了治疗方案。下午3时24分,治疗开始,在助手的密切配合下,我沉着、冷静、认真施治、细致入微,一个小时后,疝物逐渐消除,疝孔闭合完好。

葛炳炎教授擦着头上的汗珠说,说实在的,给您这百岁老将军治病,就像完成一个战役,我的心情既紧张又高兴。此后,我向曾江兴和工作人员讲了老人在休养期间的注意事项,为老人送上了一盒虫草茶,祝福老将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一个多月后的4月22日下午,我再次来到石家庄河北省军区干休所。百岁开国将军曾美和他的大女儿曾丽明、二儿媳王荣华,高兴地接待了我,曾丽明代表老将军为我送上锦旗一面,上书:神医妙手除顽疝,百岁将军一身轻。曾丽明高兴地说,由于没有了疝气病的折磨,曾美将军整天可乐呵呵的,也愿意出来走路了,老人的生活质量明显提高。老将军神采奕奕,精神焕发,站在桌前为葛炳炎教授写下一句话:感谢葛炳炎大夫。

先烈回眸应笑慰,擎旗自有后来人。老将军走了,我想,老一辈革命家开创的事业,我们一定要继承下去。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发扬老革命家们的光荣传统,艰苦奋斗,努力进取,认真践行核心价值观,用实际行动诠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