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因梦女儿照片 李敖胡因梦离婚协议首度曝光将拍卖!

2017-05-25
字体:
浏览:35次
文章简介:1980年的8月28日,李敖先生和胡因梦小姐在台北世界大厦签署了离婚协议,结束了这3个多月短暂而充满争议的婚姻.胡因梦说,当天李敖还戴着她送

1980年的8月28日,李敖先生和胡因梦小姐在台北世界大厦签署了离婚协议,结束了这3个多月短暂而充满争议的婚姻。胡因梦说,当天李敖还戴着她送给他的领带,当两人握手的那一刻,她既为这即将远去的情感关系而泪如泉涌,同时也感觉到了这份情感背后的种种荒谬。——她没想到的是,他们俩的情感消逝了,但关系似乎并没有解除,并且,远比她在婚姻中感受的还要荒谬。

今天,台湾媒体披露了37年前李敖和胡因梦所签的离婚协议书,并透露,这两份离婚协议书将在12月的拍卖展上拍卖,拍卖物除了两张离婚协议书外,还有12张照片和李敖题的诗。

消息传至内地网络时,大家还是大吃一惊:居然还有人买这个?——不奇怪,作为著作等身的作家,这份手写的离婚协议书也许比李敖的手写稿更具收藏价值:李敖写了那么多文章,但离婚协议也许就这一份。

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居然还有人把这个拿出来拍卖?——这个“还有人”,怀疑对象应该就是协议书的两位当事人:李敖或者胡因梦。新闻中并没有解释离婚协议书的来源,记者用的是“不知为何流入拍卖市场”。从两人之前的调性来看,李敖更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但问题是:拍卖的是居然是两份协议书?是两人都愿意拿出来拍卖了?还是当事一方的斡旋才集齐了两份协议?——我更希望是两人共同的意愿,否则,又是一盆狗血。

李敖今年82了,今年年初被确诊患了脑癌,按他自己的说法,只有3年可以活了,于是他决定做一档节目《再见李敖》,与家人、友人、仇人做个最后的告别,其中就包括他那“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的前妻胡因梦。(详情点击:李敖骂了前妻胡因梦半辈子,如今让她来见自己最后一面)

节目并没有做成,8月份的时候,媒体一度爆出李敖病危。他的儿子李戡在8月发布了和父亲的合影:一个恢复健康的老爸。照片中的李敖,插着鼻胃管。

之后,李敖的好朋友陈文茜也发了去探望李敖的微博,文中提到“把他从病危中救回来的……”

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这个人。身体都虚弱成这样了,斗志却还那么昂扬。李敖是真正一辈子都在贯彻“与人斗其乐无穷”的神人,在他的战斗人生中,除了他现任妻子、女儿、儿子有赦免权外,他对所有人,都保持着随时翻脸的战斗状态。

且不提他风云岁月里那些曾经的“战友”,就看他老了之后参加娱乐节目,一开始还能和小S搂搂抱抱,转过几年,就要将小S告上法庭,那个节目也成了低级趣味的烂节目,那个曾经被他逼着出柜的蔡康永,也成了他可以拿来攻击的弱势群体:“同性恋者除了杀情人杀情敌很凶外,其实很和平很胆小”。

蔡康永的回答很平和:“李敖先生曾振聋发聩,很多人受他影响。这是我记得他的依据,我很想保持这样的记忆。即使到最近,我还是想要继续以我的方式,记得李敖二字所代表的珍贵意义。这不只是为了谁,而是为了我在乎的事。”

我想,这也是他的“仇人”愿意原谅他、他的读者还是尊敬他的原因吧!虽然他对待女性的态度是我极不欣赏的,但如今人之将老,再挑剔这些“细枝末节”,似乎显得太钻牛角尖了,虽然李敖的“细枝末节”,可能是被伤害者一生的伤疤。——我要说的是,如果女人非要要爱才子的话,要么一辈子服从他,要么就超越他。否则,凡是中途叛逃的,都会被写得面目丑陋。

元稹在崔莺莺嫁人后,将她写成害人害己的妖孽;萧军在萧红离开后,将原因归结为萧红没有“妻性”,并且说:“她不是妻子,尤其不是我的!”;胡兰成在晚年写回忆录时,一边口灿莲花地赞美张爱玲,一边自得于这样的女子如何爱慕着自己。

而大部分网友们知道胡因梦,都是从李敖那句“ 美人便秘,与常人无异”开始的,以致于后来我们看到胡因梦再美丽的照片,都会想起:李敖是因为看到她便秘时满脸狰狞的样子而离婚的。

女人的面目,就是这样在男人的口中、笔中,变得模糊、扭曲和不真实的。胡因梦小姐虽然不如李敖那么声名显赫,在历史的长河里也许也不如李敖那么有“价值”,但没有人会在乎,她作为普通人的人生是不是精彩而生动。李敖爱她时,她是蝴蝶;李敖不爱她时,她是蛾子,被他用笔钉成了丑陋的姿势展览给大众看。

胡因梦也曾试图用笔反抗过,她出过一本传记,剖析过两人之间的爱情为何会走向失败。她写得很深刻,但远没有李敖的文字流传得广。——她曾经因为他的才华和傲慢爱上了他;后来,她被他的才华和傲慢伤得体无完肤,并且,毫无还击之力。

事实上,萧红也没有反击过萧军——那时她已离世,张爱玲也没反击过胡兰成——那时她对他已毫不在意,但如今,大家知道的更多的、读得更多的,是萧红;至于胡兰成,留下来的是一张吃软饭吃得洋洋自得的嘴脸,张爱玲再怎么爱过他,都不会损耗她自身的光芒,也不会给他镀上金光。——能对抗才子的,唯有才华。没人在乎她们在男人笔下什么样子,能流传于世的,是她们的才华和作品。

胡因梦要在才华上超过李敖,可能有点来不及了;唯一能做的,可能比他活得久一点,活得质量高一点。到了那时候胡因梦若是想翻盘,李敖估计也回天泛力了。

我可以理解元稹、萧军和胡兰成们,因为他们这么写前任,要么是出于自辩要么是出于炫耀。但我无法理解李敖:他这么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贬低胡因梦,到底是为了什么?证明是自己先甩了对方的?证明对方离开了自己就变低级了?还是正如胡因梦说的:以一贯颠倒黑白的方式合理化自己幼童般地生存欲望?

女人们总是诗情画意的,即使分手后,期待的画面仍是才子拜伦的那首诗:

多年以后如果我们重逢

我将如何向你致意

以沉默 以眼泪

但万万没想到,真实的结局常常是:以狗血 以口水;可见,诗和真实人生是不一样的,才子和才子也是不一样的,而女人和男人,就更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