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人物的高尔夫大生意 打造太平洋联盟的杜厦

发布时间:2021-04-19 发表于话题:体育名人有些谁 点击:179 当前位置:比乐族 > 财经 > 传奇人物的高尔夫大生意 打造太平洋联盟的杜厦 手机阅读

  他的“太平洋联盟”收购了20多家美国顶级球场,签约联盟球场更多,他说这些数字还在不断增加。他想干什么?《高尔夫大师》独家对话杜厦――他是谁?他为什么要做高尔夫?他要怎样实现自己的商业目的?

  采访 艾柯 谢宇峰 编辑 王正 图 周唯

 

传奇人物杜厦

    他是谁?

  在20世纪80年代轰动一时的知青小说《血色黄昏》里,他是主人公雷厦的原型;插队归来,他上书邓小平为自己争取考大学的权利;大学时代,他以史上最好成绩考上南京大学,并在日后成为中国第一个数量经济学研究生;工作头五年,他在南开大学当上了副教授,做了两年经济研究所所长,成为知名经济专家;自砸了铁饭碗之后,他沉浮商海,做过文化交流,投资过房地产,发过大财,也曾负债1500万港元。他是第一个把美国建材超市模式引进到中国的商人,他在中国的第一家超市比沃尔玛在中国的第一家店开业只晚了一个星期。最辉煌的时候,他的家世界集团在全国拥有过近百家门店。2004年,他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排名第八。2005年,由于政策原因,家世界的香港上市计划失败。第二年开始,杜厦逐步卖出了所有产业,只留下了天津的杨柳青高尔夫俱乐部。

  高尔夫大师:你刚才说接受采访需要激情,采访也需要激情,是什么让你一直保持激情?

  杜夏: 我为什么有激情?就是因为我看得很透。你想象这样一个场景:在人群最多的地方,比如大街上或地铁站,成千上万的人,熙熙攘攘地就在你身边。但一百年后,你现在看到的所有人,包括襁褓中的人都不见了,在地球上彻底消失了。一想到这个情景,你会不会特别珍惜自己的人生?你是不是想让自己活得更精彩、更快乐一些?不仅你快乐,你还应该让别人活得更快乐一些。为什么要让自己遗憾、忧郁、痛苦和抱怨呢?这就是我的人生哲学――在有限的时间里,活得有激情、趣味和色彩。这也是我热爱摄影、喜欢风光的原因,因为我喜欢色彩,我喜欢浩瀚世界给我带来的美感。职业生涯实际是你获取维持一生蛋白质和糖分的源泉,不是活着的主要目的。

  你有过非常特殊的少年时代,你的插队经历堪称一段传奇?

  看过老鬼的《血色黄昏》吗?他写的就是我。既然接受你们采访,我就准备敞开心扉。我到内蒙古插队其实并不是国家安排。我是北京生北京长,1968年高中毕业,那一届学生是应该留在北京的。但我从小尚武,喜欢做男子汉的事,加上一直住校,也不恋家。当时中苏关系极为紧张,我想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去捍卫祖国,去挡住苏联人的坦克,我的目标是新疆或者内蒙古。如果苏军进攻北京,一定会从内蒙古突破。我不是国家批准的插队生,我带着几个同学背着行李自己去的,当时人家也根本不收我们,我咬破手指头写血书,感动了当地人才被留下。

  书上说你在离开北京的时候,曾在火车站被几十人围攻,打得浑身是血。是真实的吗?

  都是过去的小故事。文革期间打架是整个国家的状态。但九死一生在我身上绝不是个形容词,我真是九死一生,经历过很多濒临死亡的事情,最接近死亡的时候就是1967、1968年。

  经过九死一生会带给你怎样的改变?

  你连死都不怕,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怕什么呢?

  你在80年代初考上了中国第一个数量经济学研究生,后来又在南如果你想让人生更加丰富并有很多选择性,上大学、读很多书是必需的。我从小在北京受过很好的教育,但因为出身和一些别的因素,我一度失去了这样的机会。其实我从没想过上大学是为了求生存或者谋得更好的工作、提高自己的身份。我从没怀疑过自己的就业能力,也没怀疑过自己会获得更好的地位。我上大学的目的只是为了更好地丰富自己。我做到了,就这么简单。

  在刚刚的对话中,你经常会说出一些英文单词,什么时候学的英文?

  我从没学过英文,现在连英文支票都不会写,从一到十也不会写,但我说得很好,甚至可以和老外谈判三四个小时。我的口语能力靠的是这么长的时间里和老外打交道、做生意。在中国做零售业的时候,我的董事会中绝大部分都是老外,耳濡目染,听听就会了,再加上多少有点天才的成分。当年我考南京大学的数量经济研究生, 九门考试科目我只学过其中一门,其他八门都没学过,准备考研时间只有40天,结果我成功考上了当时中国最好的五所大学之一。我进南京大学时,是此前三届研究生中的总分第一。

  从知青、大学生到大学教授、国家经济顾问再到天津最大的个体户,现在又开始开创全新的高尔夫产业,你怎么看待自己的这些跳跃?

  如果你把人生的重心放在蛋白质的摄取上,你不会有这样的变化,你追求的只是稳定和越来越高的收入。但如果想要把人生过得更精彩,你就必须多尝试一些。读研究生的时候,我提前一年完成学业,做完毕业论文离校时,刚好赶上1982年学校大庆。那时我对同学说,二十年后的百年大庆,我一定会再回到南京大学,那时候我将会是一个红色资本家。百年大庆的时候我回去了,捐赠了3000万元的学校图书馆,还给我们系捐了500万元。我不是实现了自己的预想吗?不是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吗?人生就是这样,需要主动实施。

自信的杜厦

  他为什么要做高尔夫?

  杜厦说他把六十岁之后的三十年给自己留着。“我把所有生意都卖了,只留下球场,就是觉得高尔夫这事有点意思,但没想到一不小心搞着搞着又搞大了。”想做的不仅仅是要把高尔夫这项运动介绍到中国,也要把它的历史介绍到中国。高尔夫大师:你什么时候开始接触高尔夫的?当时对这项运动的感觉如何?

  杜夏:1988年,第一次教我握杆的人是程军。当时被朋友拉着去练了一会儿,接下来打了9个洞。刚接触高尔夫的时候完全不了解它的乐趣,感觉这是个非常傻的运动,太浪费时间了,走那么远才打一杆。直到1995年以后我才开始认真打球。

  你现在的差点是多少?

  单差点。

  你赌球吗?

  高尔夫是一种娱乐,我不想改变它的性质。但我喜欢一个人打三个,三个人的最好成绩打我一个。这是我这七八年里打球的主旋律,有时候还是打三个高手,所以我也经常失败。但只有这样玩儿才有意思,才刺激。有一次我差三个洞的时候落后7杆,最后追回来了。一打三要求你要有强大的内心。

  你有“高尔夫蜜月期”吗――打球最痴迷最疯狂的时候?

  我没有打球“发疯”的时候,打球比较多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我更多地把它看成一种放松。在职业生涯中的艰难时期,有很多困扰、压力和纠结时,你走向球场就会放松下来。我记得1998年夏天,那时候特别热,我从入伏开始连续打了四十天球。每天下午两点,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完,我就去球场打球。40摄氏度的天气,有时球场上只有我一个人。一场球我要喝10瓶水,连裤衩都湿透了。为什么美国总统、企业家们喜欢打球?在我看来,所有的体育运动中只有两样可以瞬间让人内心净化,忘记所有痛苦和烦恼:一项是围棋,另一项就是高尔夫。蓝天白云下,你只和一个小球作战,一场球后洗个澡,身心愉悦、充满精力,你又可以重新去面对那些烦恼。

  为什么是1998年?发生了什么?

  我当时在天津有三个连在一起的零售店,生意非常火爆。但因为政府要修路,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门前整条路就被封了,不允许任何汽车通过。我们花了几百万另修了一条几公里的临时土路,但生意依然非常困难。当时我压力特别大,我刚刚把家居仓储式大型超市带到中国,忽然间一个人都来不了了,怎么过下去?上千人的工资,这么多的货物,压力这么大怎么办?但日子也得过,所以释放压力最好的方式就是高尔夫。我并不是痴迷这项运动本身,我只是想找个地方舒缓自己。

  在太平洋联盟之前,你是多少球场的会员?

  1997年我在天津的球场杨柳青就已经开业了,开业之后我就决定不再成为任何球场的会员。

  为什么会做一家高尔夫球场?

  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理性的思考。第一,我喜欢打球;第二,那块地拥有无与伦比的做球场的资源――那么好的树、那么好的水、那么多的候鸟,这在华北地区绝无仅有。那就把它做成球场喽,别让这么好的东西浪费掉。再说那时的高尔夫市场也开始接近成熟,我感觉做一个球场不会赔钱。

  做一家球场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其实你们都知道,高尔夫不是我的生意。做球场没什么难的,在中国主要是涉及一些政策法规、政府审批、税收和人员管理之类的问题。

  天津杨柳青为什么会是中国第一家取消球僮的高尔夫俱乐部?

  我们已经把高尔夫从一个普通的休闲运动变成了炫富运动,听说有人打一场球输赢几十万元,不遵守高尔夫礼仪,对球僮颐指气使,这些都不符合它的运动本质。我相信总有一天,高尔夫在中国会回归它的运动本质,就是休闲、愉悦和放松。有一个球僮在身边,你很放松吗?四个朋友打球,有四个球僮跟在身边,你很愉悦吗?再者,我觉得自己收球杆、摆线,修复打痕和补沙是高尔夫运动的一部分。杨柳青不是说取消球僮就取消球僮的。我们是中国第一家让球车自由开下球道的球场,很早以前还在球车上装了GPS,这些都为取消球僮做好了准备。而且,如果喜欢,你还是可以预约球僮的。一句话,我想让高尔夫回到本源。它不是被口诛笔伐的奢侈运动,在很多国家它都是老人和商人的休闲方式。它和桑拿、卡拉OK不是一回事。

  杨柳青正在改造,27个高尔夫明星球员每人一个签名洞的做法让人联想到天津另外一家球场的做法――把不同的世界名洞复制到同一座球场里。这样是否太夸张,炒作的成分更多?

  这是一个完美的创意。球场总设计师是老虎・伍兹设计团队的首席设计师鲍恩・威灵,景观设计师是曾在全美百佳球场中拥有12个作品的托马斯・麦克布鲁姆,他们共同组成一个团队来设计球场。一个好球场首先应该是统一的――风格统一,理念统一,甚至洞与洞的贯穿也是统一的,附属设施和其他景观应该完整,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不妨碍球场统一的设计完成后,加入个性的因素。我们不是炒作,是把高尔夫历史介绍给中国。

  我想做的不仅仅是要把高尔夫这项运动介绍到中国,也要把它的历史介绍到中国。历史是由人来创造的,如果我们把过去二三十年间最伟大的27个球手找来,以他们的名字命名每一个球洞,同时将他们在职业生涯最关键时刻打过的一些球场的元素或者他们最喜欢的元素调整性地加入每一个球洞,就会更有意思。我还在球场的27个别墅里为每个球员准备了一个小博物馆,里面展示记录他们历史的图片、纪念品和出过的书,让人们通过这些来了解高尔夫历史。

  改造后的杨柳青高尔夫俱乐部会成为一座锦标赛级球场?

  这是一座美巡赛级别的球场。我们已经和美巡赛签约,2014年到2017年,一站常青赛会在这里举办,这也是中国境内的第一场美巡赛。我的合伙人、好朋友格雷格・诺曼建议我把18个比赛洞藏在球场的27洞之中,结束洞也是他的作品。他不想让原来的领先者在这一洞轻易延续胜利,要为落后者创造拼搏的机会,所以在310码的球道正中设置了两个沙坑。美巡赛竞赛委员会的主席也多次来到天津,无数次地提出修改意见,使这里一旦落成就能达到美巡赛大赛球场的标准。在我的球场上,你绝对不会看到四天比赛后,球员以低于标准杆20多杆的成绩夺冠。

追寻自然的神奇 驱车万里拍摄的壮美景色

  他要做什么?

  有点像家世界的变形记,杜厦这次卖的依旧是一种模式,只不过这种模式更像是杜厦的一个灵感。

  太平洋联盟,简单地说,就是让中国球友在全球享受价格实惠的“One Membership More Golf”待遇――从签证开始,做好你去美国所需的一切服务,直到把你送回来。“总之,我把中国人看成非常尊贵的客人。”杜厦在美国一分钱贷款也没有,买球场用的都是真金白银,而且还会坚定地继续买下去。

  高尔夫大师:太平洋联盟在中国的主要消费人群是谁?

  杜夏:喜欢到国外去打球旅行的人。很多打球的人度假都希望去品味一些世界顶级球场,但他们总会失望而归。旅行社安排的往往是公共球场和一些促销球场,他们的重要目标是赚取差价。但美国的高端私人球场不同,绝大部分是一年1万场次。我们买的很多球场一年才七八千场次,只有300多名会员,会员年费可高达1.8万美元,平时基本没人,草坪维护得特别好,旅行社根本进不去。太平洋联盟最新加盟的Laguna National(新加坡礁湖国家高尔夫乡村俱乐部)的周末会员嘉宾价是700新币,但太平洋联盟的会员价是60美元。我们会在9月19日的北京发布会上推出75个联盟球场,这些球场我们的会员价都是60美元。

  所以说太平洋联盟竞争的是高端旅游项目?

  我们没有竞争,根本不是一回事,这是个独一无二的项目。

  既然太平洋联盟是高尔夫行业里前所未有的“大生意”,它的创意来自哪里?

  它来源于三件大事:第一件大事是我住在多伦多。多伦多有个非常成功的高尔夫企业叫ClubLink,当地大部分球场都被这家企业掌控。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叫布鲁斯・西蒙兹(Bruce Simmonds),他的家族是做电讯公司的。1992年经济危机时,西蒙兹低价买下一座球场,后来越买越多,就开始卖会员卡,他们的口号就是“One Membership More Golf”。ClubLink现在有42家球场,在多伦多的时候,我要么就去打别的几个球场,要么就只有买一张ClubLink的会员卡――但我有一个原则――不做别人球场的会员,所以我感到很纠结也很苦恼。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多年,我既羡慕他们对市场的垄断,又不想投降。

  第二件大事是最近的这一次金融危机,美国地产业崩溃,高尔夫作为房地产的附属行业也受到很大冲击,球场变得极为便宜,市场价值大幅度缩水,让我看到了机会。

  目前,在中国的高尔夫行业发展由于种种原因存在着困难,建好球场有很大的难度,但打球人口的增长不会以此为转移。新加坡是个小地方,没有什么土地,球场也不多,但现在那里最大的球场拥有会员1.9万人。我们的联盟球场Laguna National(礁湖国家高尔夫乡村俱乐部)现在就已经有了3000个会员。只要经济发达,高尔夫人口就一定会增长。以后中国也会出现大批人节假日去国外打球的现象。我本人从2002年开始,到现在十年了,其间带了无数人出去到美国和加拿大打球。这个市场需求是存在的。

  这三件事穿起来,我就开始想:如果可以把ClubLink的经营概念复制到中国人喜欢去的地点,如拉斯维加斯、夏威夷、旧金山和纽约,就一定会成功。我可以把一片地域的大批好球场买下来,就可以使当地打球人口成为我的会员。同时,在美国,再赚钱的好球场一年也有很多空闲时间,尤其在春节、十一和圣诞节期间国人旅游的旺季,却是美国高尔夫的淡季。中国人可以给球场带来很多生意,机会不就来了吗?

  从拥有这个创意到开始着手做太平洋联盟用了多长时间?

  三年。

  当年日本人也曾经在美国大肆收购不动产,其中包括了圆石滩,这也引发了美国对日本商人的反感和后来的“圆石滩保卫战”。这样的历史对你会不会是前车之鉴?

  美国和加拿大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看做一个国家,文化极为相似。太平洋联盟收购球场的是加拿大人,我是加拿大人。所以,不是中国人去买球场。我能不能在美国做这个生意的关键在于,我能不能找到ClubLink的创办人布鲁斯・西蒙兹。我必须拉到他来帮我。他来,我的创意就成立,如果他不来,我一个球场都不会买,一分钱都不会投。幸运的是,我带他去了观澜湖和佘山后,他彻底被震晕了。我对他说:“你自己买过40多家球场,但不都在多伦多吗?我们应该到其他地方去做这样的事情。你以前赚的都是小钱,只有加上中国市场,你才能赚大钱。”他被我说动了,决定复出。

  现在西蒙兹是我的CEO。我为什么可以买到这么多好球场?为什么能把价格谈到这么低?为什么和美巡赛有这么好的关系?为什么有办法找27个球员来共同签名设计球场?都是因为他。如果没有他,我什么都不会做。这也是我跟日本生意人的不同,日本人到美国做什么都靠自己,不相信本地人。但我不一样,我和西蒙兹都住在多伦多同一个社区里,我们本身就是朋友。

  退一步说,如果没有中国市场,一个中国人都不来打太平洋联盟的球场,一张卡也没卖出去,我也能赚钱。我买的这些球场在美国现在就赚钱。我给北美团队的要求是:你要搞清楚这球场赚不赚钱。所以买入前他们要做非常详细的商业调查分析。只有这些球场在当地本身就赚钱,我才可以高枕无忧。

  你是否有过让太平洋联盟在美国上市的计划?

  ClubLink是一家上市公司,那是因为当时西蒙兹没钱,他自己有一家球场,让他弟弟买了一家,又找邻居买了一家,后来靠上市资金滚了近二十年才变成42个球场。我的公司不一定要上市,这要看我的兴趣。反正到现在我在美国一分钱贷款没有,用的都是真金白银,而且还会坚定地继续买下去。

  太平洋联盟国际会员卡定的价是2万美金。关于投入和回报,你是否做过详细的分析和数学模型,这钱要怎么赚回来,多长时间能赚回来?

  首先我不能告诉你买球场用多少钱,也不能告诉你我怎么赚钱。但我可以这么说,我花的钱在美国赚,不在中国赚。我考虑的是中国人怎么“上算”,这张卡我卖多少钱他们才会满意。

  中国人愿意买一张不合算的卡吗?他们肯定要算自己多长时间去一次美国、要打多少场、每次要花多少钱、我把这些算完之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如果这张卡卖2万美元,维持三十年或者更长时间,他们会愿意。太平洋联盟会员打球价格是60美元,跟会员在国内打球的价差不多,这其中还包括访客价几百美元的顶级球场。你可以任何时间、没有任何限制地去打球,我认为中国人会感觉“上算”。

  太平洋联盟在美国的主要消费者是哪些人?

  太平洋联盟国际卡的消费人群没有一个是美国人。美国人买的是我们在美国和加拿大销售的美国卡,他们要交很高的年费。还有一种会员是具体球场的当地会员,收费标准也不一样。二者的区别是美国卡是没有主场的,不能天天打一个球场,按照规定,离你最近的太平洋联盟球场也至少要75英里。在美国收购或者联盟球场,在球场选择上的标准是什么?

  那就是我。这些球场我都事先打过。我选择球场有四方面的特点:第一是要有非常好的景观,在中国看不到的景观。如果中国会员到了美国,打完之后感觉这球场“还行”、“一般”、“跟国内球场差不多”,那有什么意思?所以我必须让你打完之后感到震撼。第二是名师设计,我们的球场大多出自大师,比如皮特・戴伊、汤姆・法齐奥、杰克・尼克劳斯和琼斯家族等。第三是重大比赛的赛场。第四是拥有一定的历史。

  这四点必具其一,最重要的是我个人的感觉。我相信自己选球场的眼光,因为我是个很好的golfer,也知道什么样的球场对中国人有吸引力。前一段我邀请不少球会总经理和媒体朋友去美国打太平洋联盟的球场,有的人只打了一座球场就说“这趟真值了”。

  美国人眼里的好球场不一定适合中国人,比如鲍比・琼斯的主场东湖,对美国人而言是高尔夫的圣殿,但我打完后感觉中国人一定不喜欢――很平,没什么起伏,大树稀疏,谈不上有风景,挑战性也不强。TPC的球场除了锯齿草我都没有打过,因为我相信美巡赛选择球场的标准,直接和他们签了双边协议,彼此的会员都能享受对方的球场待遇。

  你怎么看待中国市场?

  我们不知道,我只是认为中国人有去美国打球的需要,但目前到美国打球最多的外国人还是日本人。如果美国签证开放,中国人一定比会日本人打得凶,花钱也比日本人大方。如果是这样,我们就等好了。现在我们不在乎有多少人去、有多少人买,只要你想去了,我们就可以卖你这么一张卡。

  目前我们在中国销售的只是普通会员卡,明年后年随着我们对中国市场了解的加深,可能会推出其他不同类型的卡。我们在中国卖五年后,就去韩国,三五年后再去日本。全中国目前我只在北京卖,到明年春天再搬去上海。我不喜欢大吹大擂,我也不喜欢找一些漂亮小女孩做销售、对客户撒娇。我的东西就是这个,品质就是这样,如果你想买,我们愿意为你提供服务,从签证开始,做好你去美国所需的一切服务,直到把你送回来。总之,我把中国人看成非常尊贵的客人。

  太平洋联盟国际卡的第一个海外市场是中国,为什么?

  如果你是外国人,你选择的第一个海外市场是哪里?当然是中国。不管你卖什么,第一个海外市场都应该考虑中国。

  购买这样的会籍对中国人来说要付出很大的信任,毕竟谁也不知道这样的公司会不会忽然之间就没了……

  你买房子要是地震塌了怎么办?买电视万一爆炸了怎么办?这种顾虑是存在的,但你为什么要在北京买一张球会的会员卡,难道你就不怕球场被改或者被收了吗?北京的会员卡难道就不会有风险吗?我们拥有的不是一座球场,我有22个球场,而且到2013年底,我自己拥有的球场肯定会超过50个。你觉得失去一个球场的可能性和失去50座球场的风险哪个更大?有这样顾虑的人,一定不是我们的消费者。

  做太平洋联盟有什么目标吗?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到现在从没说过自己要投资多少钱,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要买球场,继续买下去。总体上说,我们不在乎在中国有多漫长的道路,也不在乎在中国卖多少张卡,我只判断一座球场值不值,是在谷底还是谷峰买的。日本人当年在美国地产最值钱、最贵的时候买入,他们是在炫耀财富。我考虑问题不是这样,我是已经退休的人了,日子过得挺舒服,球也打得挺好,何必出来折腾?但既然我说动了布鲁斯・西蒙兹,我就有责任、也有能力把这个模式复制出去。

  我们想把这个模式复制到北美的9个城市去,在每个大城市群都要有20个球场,让夏威夷的人夏天可以去多伦多、纽约,让纽约、多伦多和华盛顿的人冬天可以去夏威夷、洛杉矶和拉斯维加斯。我要做的事会改变美国的高尔夫产业。

  按照我的计算方式,有一天你拿着太平洋联盟的会员卡可以在全美打200个球场。如果我拥有200个球场,联盟球场加起来就会变成500个左右。任何一个美国人到全北美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打球。交了年费,打球不用再花钱。复制这个模型到全美9个城市群,这才是我的商业计划。

  回到刚才那个怎么赚钱的问题,我在夏威夷已经有了10个球场,当地一共也就20多个高端球场,一半都被我买下来了。一年到那里打球的岛外人将近70万人次。你想想,我怎么可能不赚钱?上个月我买了5个球场,没有一个不赚钱。5个球场一年的赢利是600万美元,而我买下来的时候又是抄底价。

  我在拉斯维加斯买下了一座尼克劳斯非常钟情的球场――South Shores(南岸俱乐部)。当年的建造成本是7000万美元,但它的母公司破产了,银行招标,全球投标的就只有我和尼克劳斯两个人,人家也很愿意卖给他,但他没现金,必须贷款,我可以直接开支票,所以买这个球场我用了不到十分之一的价钱。你说,我怎么可能不赚钱呢?

  原本要退休的后三十年,现在又开始忙碌,你理想的退休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

  就是现在这样!我已经退休了,也对自己现在这种程度的介入感到满意。作为投资人董事长不会占用我太多时间。我对同事说,有两件事我必须办:第一件事是球场必须看、必须打,我带几个小朋友去现场一打三,很开心;第二件事就是跟一些必要的人物侃大山,比如接下来我要和美国的商界大亨唐纳德・特朗普见面,也要接受一些年轻记者们的采访。这对我都不是什么有压力的事。人应该是钱的主人而不应该是钱的奴隶,我肯定不会为钱活着。

  诺曼谈杜厦

  格雷格・诺曼既是太平洋联盟的合作者与形象代言人,又是《高尔夫大师》的独家专栏作者。他对本刊描述了他眼中的杜厦和太平洋联盟――

  我和杜先生的第一次接触是在去年,当时太平洋联盟要重新设计在夏威夷的Makaha west球场,找到了我的大白鲨公司。我们见了几次面,杜先生聊起他的太平洋联盟会员计划,随着对他的计划越来越了解,我也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开始主动问他一些更具体的问题,并在佛罗里达和奥古斯塔同他一起打过几场球。杜先生的视野、对这个项目的理解以及他所坚持的一些原则令我印象深刻。这些都让我们的合作得以进一步深入。

  在今天,用一般标准化的模式去创建和维护高端俱乐部已经越来越难,杜先生的计划跳出了这个固有的思维模式,给它注入了新的价值,无疑是值得尝试的,也是更有希望成功的一条路子。这是一个很有创意的商业手段,也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所以我决定与他合作,成为这个全新项目的代言人。

  如今,中国的高尔夫球场投资受政策限制。而在很多方面,杜先生都想得比这个时代更远。他认识到,这是一个给中国球友们提供与众不同的高尔夫体验的机会,他已经让这个梦想变成现实。太平洋联盟已经在美国买下了多个高尔夫球场,这已经成为面向中国富人阶层的整个会员项目的组成部分。一直以来,杜先生的团队在各个方面都做得很出色。他们建立起了整个项目的架构。9月中旬,第一届太平洋联盟锦标赛在杜先生的Kapolei高尔夫球场举行。这意味着,夏威夷已经有了两场冠军巡回赛。更重要的是,它填补了冠军巡回赛在9月份日程上的空白。我也将在近期前往中国,参加太平洋联盟会员项目的启动仪式。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我将花更多的时间,和他一起为这个梦想努力。

杜厦的大买卖

  九问太平洋联盟

  1.我通过什么渠道可以获知你们产品的信息?

  太平洋联盟将于2012年9月19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举办国际会籍官方发布晚宴。也可登录太平洋联盟公司网站www.pacificlinks.com、中国公司网站www.plgolf.cn和新浪、腾讯的太平洋联盟官方微博查询。此外,在北京多家高尔夫球会和知名练习场同时合作销售太平洋联盟国际会籍,合作球会会所均有产品展示。

  2.首期不到2万美元的会员费能够享受到哪些权益?

  拥有 “太平洋联盟” 的一张国际会籍卡可尊享全球75家顶级高尔夫球场的会员待遇;享受 “太平洋联盟” 为您量身定制的一站式服务(包括:球场预定、签证、机票、酒店、餐饮、观赛、观光、购物)。打球费60美元/18洞(含球车),其他消费享受会员待遇 。

  3.我想了解会籍的具体分类及价格。我女儿在美国念书,我经常会去看她,这种情况办什么会籍最合适?另外我带朋友去打有优惠吗?

  目前在中国仅推出实名个人会籍卡,价格为2万美元,创始会员1.5万美元,限量2000张;如果一年中多月份在美国,建议办理美国当地会籍(也可打太平洋联盟所有球场);带朋友打球,朋友享受各球场嘉宾价5折。

  4.我对美国球场不了解,你们会为我设计打球路线吗?

  太平洋联盟会根据各地打球季节、大赛时间向会员们推荐打球路线。

  5.每个球场每年打的场次有限制吗?会籍可以转让吗?

  有限制,具体场次条款尚在制定中。会籍终身不可转让。

  6.你们为国人量身定做的服务有哪些?我完全不会说英语怎么办?

  “太平洋联盟” 为您量身定制一站式服务(包括:球场预定、签证、机票、酒店、餐饮、观赛、观光、购物),您如果有需要,我们会提供全程翻译陪同服务,不会遇到任何麻烦。当然各环节的费用需要您来支付。

  7.我是美籍华人,能成为太平洋联盟会员吗?

  建议办理美国当地会籍(也可打太平洋联盟所有球场)。

  8.太平洋联盟球场在美国的分布如何?未来还会有增加吗?

  可参考太平洋联盟球场分布图;球场数量还会不断增加。

  9.有配套的当地旅游服务吗?你们是否有合作的航空公司?

  我们将会与各个国家最优质的、价格有竞争力的旅行服务公司和航空公司合作。

  太平洋联盟现有的自有球场及联盟球场名单

  夏威夷:

  1 Makaha Valley高尔夫俱乐部

  2 Makaha West高尔夫俱乐部

  3 Kapolei 高尔夫俱乐部

  4 Royal Hawaiian 高尔夫俱乐部

  5 Olomana高尔夫俱乐部

  6 Hokalei乡村俱乐部

  7 Wailea Gold乡村俱乐部

  8 Wailea Emerald乡村俱乐部

  9 Wailea Blue乡村俱乐部

  10 Ka ‘anapali 高尔夫俱乐部

  11 Hokuli’ a高尔夫俱乐部

  拉斯维加斯:

  12 SouthShore高尔夫俱乐部

  13 Southern Highlands高尔夫俱乐部

  14 Rio Secco高尔夫俱乐部

  15 Cascata高尔夫俱乐部

  16 TPC Las Vegas高尔夫俱乐部

  17 TPC Summerlin高尔夫俱乐部

  加利福尼亚:

  18 TPC Stone Brae高尔夫俱乐部

  19 TPC Valencia高尔夫俱乐部

  20 Stadium Course at PGA West 俱乐部

  21 洛杉矶川普国家俱乐部

  22 Lost Canyon乡村俱乐部

  23 Dove Canyon乡村俱乐部

  24 West Covina高尔夫俱乐部

  佛罗里达 :

  锯齿草高尔夫俱乐部

  26 TPC Tampa Bay高尔夫俱乐部

  27 TPC Prestancia高尔夫俱乐部

  28 TPC Treviso Bay高尔夫俱乐部

  29 TPC Eagle Trace高尔夫俱乐部

  30 TPC蓝魔高尔夫俱乐部

  纽约:

  31 新泽西川普国家俱乐部

  32 Manhattan Woods乡村俱乐部

  33 TPC Josna Polana高尔夫俱乐部

  34 Pine Barrens高尔夫俱乐部

  35 新泽西国家高尔夫俱乐部

  36 Minisceongo高尔夫俱乐部

  37 Twisted Dune高尔夫俱乐部

  美国其他地区:

  38 TPC Boston高尔夫俱乐部

  39 TPC River’s Bend高尔夫俱乐部

  40 TPC Potomac高尔夫俱乐部

  41 Pete Dye高尔夫俱乐部

  42 TPC Michigan高尔夫俱乐部

  43 TPC River Highlands高尔夫俱乐部

  44 TPC Wakefield Plantation高尔夫俱乐部

  45 TPC Piper Glen高尔夫俱乐部

  46 TPC Sugarloaf高尔夫俱乐部

  47 TPC Twin Cities高尔夫俱乐部

  48 TPC Deere Run高尔夫俱乐部

  49 TPC Southwind高尔夫俱乐部

  50 TPC Louisiana高尔夫俱乐部

  51 TPC Craig Ranch高尔夫俱乐部

  52 TPC Las Colinas高尔夫俱乐部

  53 TPC San Antonio高尔夫俱乐部

  54 TPC Scottsdale高尔夫俱乐部

  55 TPC Sno Ridge高尔夫俱乐部

  加拿大 :

  不列颠哥伦比亚 :

  56 Arbutus Ridge高尔夫俱乐部

  57 Olymic View高尔夫俱乐部

  58 Nicklaus North高尔夫俱乐部

  59 Crystal Lodge高尔夫俱乐部

  60 Furry Creek高尔夫俱乐部

  61 Mayfair Lakes高尔夫俱乐部

  62 The Bear高尔夫俱乐部

  63 The Quail高尔夫俱乐部

  64 The Pinnacle高尔夫俱乐部

  65 Gallagher’ s Canyon高尔夫俱乐部

  澳大利亚 :

  66 The Grange高尔夫俱乐部

  67 Sandhurst 乡村俱乐部

  68 Sanctuary Lakes 乡村俱乐部

  69 The Vintage

  70 神仙湾

  71 Joondalup Resort

  东南亚 :

  72 Laguna National高尔夫乡村俱乐部

  73 红山公园

  74 Loch Palm

  75 岘港高尔夫俱乐部

本文来源:https://www.bilezu.com/info/5969.html

标签组:[高尔夫] [传奇人物] [联盟标准] [高尔夫汽车] [太平洋] [会员俱乐部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财经推荐文章

财经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