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人均GDP一万美元下的故宫大奔_中国

发布时间:2021-05-05 发表于话题:2001年世界人均GDP 点击:125 当前位置:比乐族 > 社会 > 叶檀:人均GDP一万美元下的故宫大奔_中国 手机阅读

极富和极贫 故宫和贵州的镜像世界

在这里,给大家说两则新闻。

大奔进故宫背后的故事是,不到8年的时间,一个青涩的空姐白日飞升,过上戴千万名表、开百万豪车、住每平9万以上豪宅、炫私人飞机的生活。

大概齐,是一个新进富裕家庭的奇女子,网名露小宝LL(据网上扒皮叫高露),抑制不住暴富的得瑟酸爽劲,从2012年开始,炫耀了自己的一大堆值钱货。最后,开着大奔进了故宫,过上了作死的生活。

此人个性一贯无底线得瑟,有网友追到她2011年第一条微博下留言,“你在故宫修文物,我在故宫开奔驰”,只不过,在暴富乍贵以前无缘得瑟,2012年后大概遇见了王子,有了资本。

高露在继续挑战公众底线。

1月19日,故宫奔驰女高露(露小宝LL),在ins重新炫富,在ins账号上连续发了一张自拍和所开的奔驰车视频,还回了网友三颗柠檬,发布的定位显示在拉斯维加斯。网友发现,该账号被曝光后,一度删去所有帖子,如今又开始活跃了。那潜台词是,来啊,来美国咬我啊。

脑子有病!炫富代代有,作死不常有。这不是智商情商的问题,这是人品和合规的问题。郭美美、露小宝式炫富,属于作死。

稍早几天,发生了另一个悲惨的故事。

2020年1月13日17时50分,24岁的女大学生吴花燕走了,她身高137厘米,体重25公斤。

这是个不幸的人,4岁丧母,18岁丧父,弟弟患有间歇性精神病,本人可能有基因缺陷。她是家里惟一的希望,结果,抽中了最糟糕的命运之牌。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组织全院多学科会诊,结论是吴花燕可能患上了罕见的早老综合症(HGPS),身体衰老速度比正常衰老过程快5-10倍,这是一种先天遗传性疾病,目前无法治愈。患者一般只有7岁到20岁的寿命,大多死于心血管疾病等衰老病,有研究记载,目前全世界只有一名早老综合症患者活到26岁。

有人猜测,可能是因为长期生活艰苦、营养不良患上了厌食症。学校调取了吴花燕的校园卡使用情况,消费记录显示,除了部分时间在校园外就餐,她在学校食堂吃饭的平均花费是:早餐2.82元、中餐6.19元、晚餐6.24元,偶尔吃顿夜宵。

生前,她对封面新闻记者说:2020年春节,想添几件家具,和弟弟一起过个好年。她的生存来源于扶贫的慈善,接受基本教育,成年后获得一份体面的工作。

两相对比,一个是千万一块表,另一个一餐6块钱。

我们承认以下事实,即使在脱贫进步最大、中产收入阶层全球最多的中国,也无法避免个人命运不幸的惨剧,吴花燕属于命运特别不幸的一类人。

一个健康发展的高效社会,得尊重合法获得的财富。但是,硬币的另一面是,在一个贫富分化较为醒目的发展中国家,有必要进行必要的转移支付,让贫困人士获得基本的体面生活,同时,让富裕人士保持低调、慈善的美德,通过民间与政府形成合力的方式,以更快的速度让中国脱贫,让大家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高露和郭美美的存在,告诉我们,德不配位的财富很不体面,并且,在疯狂地加剧社会矛盾,败坏中国的扶贫和慈善事业。

从妨碍中国脱贫的高度 严肃看待故宫大奔事件!

2019年有两个数据,证明中国经济取得了重大突破。

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经初步核算,2019年全年我国GDP为99.0865万亿元,居世界第二位; 人均GDP首次站上1万美元大关。

经济基础是体面的基本保障,我们有了基本保障。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人均GDP几十美元;1978年,人均GDP只有156美元;2001年,站上1000美元;2019年,人均GDP突破了1万美元。

从1000美元到1万美元,只用了18年时间,进步惊人,但我们仍不是发达国家。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19年全球人均GDP为11464美元,有63个经济体的人均GDP超过这一水平,中国排名第70位。

排名第一的卢森堡是113196美元,排名第63位的哥斯达黎加是12015美元,中国排在第70位,排在格林纳达、毛里求斯、俄罗斯、马来西亚、圣卢西亚和墨西哥之后。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成为了中等生。

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发达国家人均GDP一般在3万美元以上,我国基本国情没有改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改变。

就拿人均可支配收入来说,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3万元,达到30733元,是人均GDP的43%。

看来,有不少低收入阶层被平均了,他们的收入并没有那么高。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为26523元,中位数是平均数的86.3%。

这,才有了脱贫的必要。

2020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是脱贫攻坚收官之年。2020年元旦前夕,领导人表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如期实现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

2018年6月15日,明确到2020年,确保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消除绝对贫困;确保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

按世界银行每人每天1.9美元的国际贫困标准,中国对全球减贫的贡献率超过70%,是世界上减贫人口最多的国家,贫困人口由9899万人减少到600多万人,连续7年每年减贫规模1000万人以上。

脱贫不易,稳固脱贫成果更不易。

脱贫和稳固脱贫成果的主要方法包括:

1)让绝大多数人获得就业机会; 2)财政转移支付,通过资金专项扶贫; 3)以慈善的方式体现民间的力量和社会大爱; 4)先进和发达的地区,大型企业结对子扶贫。

第一条,就是用市场化的方式,让绝大多数人得到就业和工资上涨的机会,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最重要的成果之一。第四条,我们做得也不错。

第二条,转移支付,要通过政府收取税费的办法来解决,我从来不怀疑我们的征税技术手段越来越进步,但大奔进故宫这样的现象一出,会勾起大家一个根深蒂固的疑虑,到底有多少人像露小宝一样,拥有莫名其妙的海量财富?我们上缴的税费,到底有多少被露小宝们拿走了?他们开大奔进故宫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挥之不去的信用疑问才是最可怕的,这样的质问会直接降低税收与慈善的效率。前空姐露小宝会让越来越多的人带上有色眼镜看财富,引起了大家对某些财富的质疑,伤害的是市场环境。

这个成本,可能是几千亿,甚至更高。

前空姐露小宝去哪里了?吴花燕的善款去哪里了?

露小宝去哪里了?人们需要知道答案,重塑信心。贵州的可怜女大学生吴花燕的善款去哪里了?人们也需要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吴花燕已经得到了政府和社会的救助,不然,估计活的时间更短。

她稳定的经济来源是一份长期低保,每月730元。有媒体披露,贵州盛华职业学院说,从吴花燕大一入学到住院,学校为她提供的各项帮助约有31740元。住院后,学校为她发放了政府资助资金5650元和学校助学金7500元。

政府尽到了责,某些慈善机构却让大家质疑。

因为吴花燕的治疗费用可能超过20万元,低保和资助补贴满足不了治病需求,媒体报道后,爱心迅速涌来。

让人震惊的事情来了。

封面新闻、《人民日报》等媒体报道了吴花燕慈善捐助中的乱像。

吴花燕10月12日住院,希望筹集20万元治疗心脏瓣膜,吴花燕学校介绍,有一个名为“9958”的慈善机构,主动联系到吴花燕的弟弟,称想帮他们筹款。随后,在某公益平台上发起80万元筹款计划。

从10月25日开始筹款,短短5天时间,筹得600443元。除了在这个平台筹款,“9958”还先后在另外一个公益平台发起两期总计40万元的爱心筹款,吴花燕的姐姐吴玉荣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这40万的筹款,吴花燕本人并不知晓”。

11月1日,9958团队表示,“本案例项目,将收取筹款额的6%作为项目执行成本费用……”

“9958”全称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是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项目之一,9958西南执行团队,是该项目的执行团队之一。

公益人士郑鹤红曾在网上实名举报9958主管王昱“囤积捐款用来理财获益”,郑鹤红在举报中表示:王昱不告知患者真实情况,超额募捐并且不及时拨款,“拖死患者”达到囤积捐款的目的。同时,郑鹤红还表示,她的团队已经发现了一二十个9958“违法比较严重”的案例。

还有一个短视频账号“喜欢听新闻”为吴花燕筹集45万元,在吴花燕并未收取这笔钱的情况下,发布视频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事后,儿慈会长文说明,“100万捐款仅转2万元”有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有了个说辞,不等于真相。

利用人们的善制造最大的恶,败坏人们对善的信仰,是最最大的恶。

信用一旦消失,成本将是多少?

慈善信用缺失,包括的成本是捐助下降,重建信用的支出,以及所有为了捐助到位不得不自己一个个去做慈善的成本。

国人不缺慈善之心。根据2019年9月发布的《2018年度慈善捐助报告》,2018年中国接受的款物捐赠1624.15亿元人民币,加上一些没有被计入的互联网募捐、民间集资和私人募捐计划,粗略估算,一年慈善捐款额接近2000亿元,两次慈善捐助大丑闻,成本上千亿。

红十字会赵白鸽女士说过,一个郭美美毁了红十字会百年。

针对吴花燕一事,民政部约谈了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我们问的问题跟《国是直通车》采访的专家一样,捐助的流程去哪里了?募捐如何使用?为什么只拨付2万,流程何在?尾款如何使用?

起码,募捐发起方要有对受捐人的审核与公示义务,受捐人不知情,就可能存在欺诈漏洞。吴花燕案例当中,有多少捐款是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

大量捐款还有尾款,正规平台的募捐款项有严格的尾款制度,所有捐款的使用和处理,要逐笔在民政部主办的“慈善中国”网站公开公示。在社会公众无异议的情况下,尾款一般可转为同类受捐人捐款或其他方式处理。我们希望尽快在慈善中国上看到相关数据。

中国处于脱贫的关键阶段,国人建立幸福体面生活的关键阶段。

炫富从古就有,下场大多不妙。慈善有问题也不奇怪,美国也曾有过。但把炫富建立在贫富对立上,建立国人对财富创造者的怀疑上,建立在对慈善的不信任上,这才是露小宝们被质疑的根本原因。

这些人不只是自己在作死,也往社会伤口撒了一把盐,欠下一大堆“公共的成本”,让社会去承担。

这些人作死,买单的只能是也必须是他们自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来源:https://www.bilezu.com/info/24182.html

标签组:[慈善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社会推荐文章

社会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