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假期去瑞士有哪些推荐或者注意的地方?

发布时间:2021-05-01 发表于话题:在瑞士生活的10大禁忌 点击:22 当前位置:比乐族 > 美食 > 圣诞节假期去瑞士有哪些推荐或者注意的地方? 手机阅读
谢邀。

默认题主是有欧洲申根签证的吧?
亲身体验,三个推荐的地方。
推荐一,霞慕尼。Chamonix-Mont-Blanc
可以先从阿内西去,在阿内西湖,坐窄轨列车去。
勃朗峰下的小镇,有雪山,有冰河。可以坐缆车去看勃朗峰。
圣诞期间人会略多,但不会太挤。
滑雪极方便,有大量现成雪具可租,有教学。滑三天雪可以控制在60欧以内。
随手放图,去年lumia800拍的,实景比这好看。


山下小镇是这样的:

随地都能看见山:
也有冰河:

看到左下角那俩不要命的滑雪者了吧?

远方是这样的:

还是冰河:

雪雾:


推荐二:瑞士的厄冯纳斯(我根据法语读音记的,不太记得具体名字了,容后补)。这地方就是山区,附近有温泉。

其三,马蒂尼(Martigny)。这地方很有名,传说是当年汉尼拔过阿尔卑斯山口的地方。
有古罗马竞技场遗址。
以及:圣伯纳犬博物馆!!!

最后,关于饮食,放一篇专栏文。


圣诞节去阿尔卑斯山,先到山脚阿纳西湖旁的阿纳西城。阿纳西湖某几处看来,颇像西湖:投山映云,长堤林木。面着湖有运河处,开着圣诞集市,卖两样当地产:热红酒,山羊酪土豆。红酒里配自制姜糖,甜里微辛,味道浓郁,喝下去有疏散的暖意。山羊酪土豆不另加调料,全仗着山羊酪和自家腌的火腿片提供咸味,所以味道鲜浓隽永,吃得全身暖融融。问红脸胖肚、简直是自家食品活广告的的老师傅怎么做,老师傅颇自豪,开始吹腾:都是自己的奶酪好!——我们这儿的奶酪,都很好!!


阿纳西面湖处,一个号称当地最贵的小酒馆——当然,这么个半小时走来回的小城,贵也到不了哪去——推荐一个拿手菜,道是干酪炖牛肉。听了好奇,问是瑞士奶酪火锅fondue么?老板答曰非也,是阿纳西的风味,和山那边的大不同。

叫上桌来一看,是个铁片薄锅,小火炖着,干酪已融化,滋滋冒泡;牛肉置于其上,刚被炖到变色。服务生端来面包片,像化学课老师指导学生做试验似的指点:尽早吃好,不要等炖老了……我们江南吃牛肉,喜欢炖酥烂了,以五味入,腌得入味了,下酒;晾得干了,干爽搭嘴。欧洲人对牛肉,格外重视其“肉汁”,所以最怕是烧干了、煮老了、肉汁都没了。
这道菜的意思,牛肉略一断生,酪汁随风潜入夜的渗透,牛肉肌理里鼓囊囊柔润润,都是酪汁和牛肉勾兑的鲜味。叉一块吃了,慢嘴都是汁。平心而论,褐牛肉搭配略泛灰绿的干酪,不是那么触动视觉;但味道鲜活,难以复制。叉完牛肉,看着剩下的干酪融汁,还是不舍,拿老板给的干面包再蘸吃。服务生幽灵一样闪过来,温柔劝慰:先加柠檬汁……为什么呢?嗯,因为这个酪不适合单吃……我不信,拿面包卷些干酪一吃,一股奇怪的味道由鼻腔直冲脑门,揭开脑壳,轰轰往外喷气。服务生半幸灾乐祸的看罢,又劝我:还是加柠檬汁吧……
后来人家的解释是这样的:干酪也分许多种,味道各不相同;这种干酪是本店原产特制,专门用来勾兑牛肉的……不不,这还不是瑞士火锅……客官你们是要去滑雪吗?嗯,去了瑞士,你们会吃到瑞士火锅的……


坐窄轨列车一路攀爬,穿过雪原,到阿尔卑斯山上、勃朗峰脚的霞慕尼镇。小镇颇有圣诞气氛,平安夜当日小酒店都推圣诞特餐。在一家木结构小酒店地下一层里坐下,不理会推荐的各类菜单,一门心思嚷嚷:要瑞士干酪锅fondue。老板问要传统的还是霞慕尼特产的?嗯,传统的如何?老板说传统的fondue,就是一个干酪锅,加点儿面包——没了。霞慕尼特产的,会配高山特产的土豆与火腿。
正经的瑞士干酪火锅,只适合两人对坐吃。锅不大,锅底浓稠的干酪则已被温度烘软,缠绵不已。所用餐具,乃是个细巧的长杆二尖叉,用来叉土豆、面包片、火腿下锅。没有北京涮羊肉那种“涮熟”的过程,更像是卷了缠绵的干酪,直接就吃。

火腿配干酪,又与干酪炖牛肉不同。牛肉鲜浓多汁,忌太熟,不能煮老了;火腿是山上腌得的,坚韧鲜咸,片好了,色如玫瑰花瓣。用二尖叉叉上,在干酪锅里略一卷,浓香干酪汁浓挂肉,入口来吃,满口香浓。火腿精炼韧,干酪浓香软,搭在一起,很是天作之合。酥脆的干面包配干酪,另是一绝。面包疏松,干酪无孔不入,钻将进去,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面包球酪,吃上去,外软内酥,味道极好。土豆配干酪吃,就略逊色一点了,填个饱而已。吃两口若是觉得腻,配一点略甜的白葡萄酒就好。
最妙的部分是:吃到餐尾,火腿面包土豆皆尽,满锅里还有层干酪留着。灭了火,干酪慢慢凝结起来,在锅底结了。叉起来,用餐刀切了块,吃一口,其味咸香,一半是奶酪本身的咸味,一半是火腿香。被锅底烘焦的一段儿,吃来像烤肉时焦脆的肉皮,满口浓香。


最后一天,去瑞士山上的厄冯纳斯住,一路盘山公路,望出去仙山云霭。山上除了滑雪客就是泡温泉的,余者就是开车上下山的司机。问老板有什么吃的,答传统的瑞士干酪火锅——也只有传统版,即面包 干酪了:交通太不方便啦,火腿供应不那么足。传统瑞士干酪锅叫fondue,其实是地道的法语,取“融化”(fondre)这词的阴性变位。这词很是传神,的确瑞士干酪锅就是融软化粘,蘸东西吃。


瑞士多山,以前运输、行走极不便,圣伯纳犬这种颈上挂酒、救人于雪原的大狗就是那里产的,所以干酪这样便于储藏运输的食物,格外珍贵。最早的干酪锅记载,见于18世纪初的苏黎世,即“以酒烹调干酪使之融,配以面包”。1875年,这道菜已经快成了瑞士名点,而且已经有了讲究。比如法国的卡芒贝尔干酪就不能做这个,格吕耶尔酪就好得多。二战之后,干酪火锅就成瑞士代表了——其实说到底,大多数经典传统饮食,到最后都能落到“没法子,当时只有这个能吃”的地步上。

最传统的瑞士干酪锅,一片纯黄的酪半融状,上口有一点儿苦,但土生土长的瑞士人店老板说,瑞士人欣赏这苦咸之味——就像喝咖啡、抽雪茄的人,会喜欢上口那点子苦味,觉得味道够醇。苦味之后,之后就是很厚润的香味。配干酪煮的须是白葡萄酒,到干酪融化,酒香与酪香融汇相得益彰;正经用来蘸酪的面包,须切成小方块儿。老板还叮嘱说,千万不能等干酪太热了吃:太软不中吃,应当看干酪刚进入流质状态时,就蘸来吃,味道最是正宗。干酪初融时的那一下,味道最清和纯正,面包卷起如丝奶酪吃了,嗯,确实要饱满有层次得多。

干酪冷却之后,脆结锅底的那层,老板说也有术语,叫做religieuse——法语“修女”之意。为何叫这个,老板也承认闹不清。但推荐,“别放过,不然可惜了!”一时吃不完,老板就借冰箱出来,先放着。次日下山去瑞士马蒂尼时,在车上把冻结的酪干一路吃,味道又自不同——在霞慕尼吃的酪干如焦脆烤肉,而冻过的酪干又如冰脆三文鱼刺身。
整块的瑞士干酪锅底冻结实了,从瑞士带回巴黎,放了一周,依然不坏。当零食下酒、端来招待客人,皆相宜。好吃自然好吃,只是最好的情境,还是飞雪漫天、冻得发抖时,那一锅整个人都化得进去的干酪火锅,才让人暖和酥眠,想就势在干酪锅里睡着算了。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
一定要穿厚一点。

(知乎的图床功能实在太不友好了,导致这是我近半年以来花时间回答最长的一题………………)

本文来源:https://www.bilezu.com/info/23196.html

标签组:[美食] [面包] [奶酪] [牛肉] [火腿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美食推荐文章

美食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