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现货 林清玄散文集 天真的心纯善的心美好的心庄严的心青少版

2018-01-21
字体:
浏览:6次
文章简介:林清玄,台湾高雄人.著名散文作家.曾任台湾<中国时报>记者.主编.主笔等.八岁立志成为作家,十七岁正式发表作品;三十岁前获遍台湾各项文学大奖:三十二 ...

林清玄,台湾高雄人。著名散文作家。曾任台湾《中国时报》记者、主编、主笔等。八岁立志成为作家,十七岁正式发表作品;三十岁前获遍台湾各项文学大奖:三十二岁遇见佛法,入山修行;三十五岁出山,四处参学,写成“身心安顿”系列,成为20世纪90年代台湾最畅销的作品:四十岁完成“菩提系列”,畅销数百万册,被推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图书,同时创作的“现代佛典系列”,掀起学佛热潮;四十五岁录制《打开心内的门窗》、《走向光明的所在》有声书,当年录音磁带总销量达三百二十多万盘,被称为有声书的经典;五十岁完成《茶言观色》、《茶味禅心》和“人生寓言系列”,被选为青少年最佳读本;五十二岁完成写作奥秘三部曲《林泉》、《清欢》和《玄想》,被选为中学生优秀读物。三十多年来,著书百余部,且本本畅销,作品风靡整个华人世界,被海内外誉为最有影响力的当代华语散文作家之一。

 

目录

卷一:天真的心巴西来的乌龟枯萎的桃花心木在流浪狗的眼睛里立刻完成的灵药软枝杨桃神来之笔抒情文社会快乐的思想喝咖啡的酪梨芝麻绿豆的智慧挑水肥的人玫瑰与刺接枝今天的落叶从人生的最底层出发清白与乌黑季节十二帖卷二:纯善的心猫头鹰人清欢贵人思想飞蛾与蝙蝠好的孩子教不坏刺花活珍珠蝴蝶的种子不南飞的大雁鲑鱼归鱼海狮的项圈吉祥鸟吹冷气的狗吸引金龟子咬舌自尽的狗卷三:美好的心寻找幸运草永恒的偶然触碰在繁花中长大的孩子水终有澄清的一天黄玫瑰的心宝蓝的花含羞的心活的钻石透早的枣子园生活中美好的鱼心里的宝玉鸵鸟的智慧金刚糖长途跋涉的肉羹知了路上的情书凉面因缘有情十二帖卷四:庄严的心过火水晶石与白莲花思想的天鹅河的感觉让树转弯的方法五字神咒味之素第三面佛留一只眼睛看自己不紧急却重要的事鞋匠与总统咸也好,淡也好心里的天鹅黄昏的沙堡大佛的鼻孔摩顶松

序言

有一个小孩子,读到了《牛顿传》,看到牛顿坐在苹果树下,被苹果打中而发现了地心引力。“苹果树下风水挺不错的,可以发现这么伟大的道理!我也去坐坐看,说不定也会发现什么大道理。”小孩子想着。他随即跑到苹果树下坐着。等了半天,苹果都没有掉下来。他开始胡思乱想:奇怪咧!苹果树这么高,苹果却这么小,长在树上;西瓜秧这么小,西瓜却这么大,长在地上?这件事可能从未有人想过,我从这里来想,说不定能发现什么伟大的道理呢?于是,他坐在苹果树下苦思,正在不得其解的时候,一颗苹果,正巧落在他头上。“哎呀!好痛!”孩子捂着头,想着:“原来苹果落在头上是这么痛呀!”这个时候,孩子灵光一闪:“啊!还好落下来的不是西瓜,如果是西瓜,头就不在了!”

文摘

警察广播电台在父亲节前夕,举办了一项演讲比赛,对象是警察的儿女,演讲的题目是“我的爸爸是警察”。我的一位作家朋友应邀去担任评审,结果他发现所有的小朋友谈的都是父亲的辛苦、父亲的伟大、父亲的付出,以及父亲对社会的贡献等等,一直到比赛结束,竟然没有听到一位小朋友提及父亲较软性的一面,甚至也没有小朋友谈到和警察爸爸的情感。朋友说:“本来所有最好的演讲都应该从情感出发,特别是有关于父亲的题目,从情感是最好发挥的,可惜我们的小朋友都是在议论和分析,竟没有一个人从抒情的角度出发,可见我们这个社会经过长期僵化的教育,已经变成‘议论文社会’,不再是‘抒情文社会’了。

”“议论文社会”的最大特色,是人人对许多问题都有强烈的意见、分析、议论,却越来越少知道如何去尊重、关怀、敬爱别人,久了以后,竟然失去了情感表达的能力,这实在是非常可悲的现象。小朋友生活在“议论文社会”中,习染既深,也有了大人的习气,每个人都变得早熟、有夫子气,对事情的意见很多,但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自己的爱,当然也就不知道如何抒情了。

朋友的见解十分深辟,使我想到从小到现在,我们在学校里盛行的所谓作文比赛、演讲比赛、辩论比赛,乃至什么模范生的选择,事实上都是荒诞的、形式主义的、虚应故事的东西。以演讲比赛来说,往往被选出来参加的是功课最好、最会背书、普通话最溜的学生,他们各自把演讲稿背得滚瓜烂熟,上台的时候都有固定的语调、固定的手势,说话还卷着舌头,简直像在看样板戏一样。

反过来说,如果有一个学生的普通话并不标准,但他说话很有风格、有创造力,能临场说出一席抒情的、诚恳的演说,那么这个学生肯定不会得奖,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参加演讲比赛的机会。我自己就是后面这种学生,因此我在学生生涯从未被选去参加演讲比赛。到现在我每年要作一百多场的公开演讲,有一次巡回到故乡演讲,遇到小学老师,他也来听我的演说,会后他来找我,紧紧握着我的手说:“真没想到你这么会演讲呢!”演讲如此,作文无不如此。

现在的小学生还有一点抒情的能力,上了中学,课本里大部分是议论文,联考的作文考题也是议论文。议论文一下子搞了六年,不少中学生便冬烘化、八股化,联考的作文写得头头是道,但叫他写一封情书,往往不能畅通,如果叫他写封信给父母,也往往牛头马尾,情感无以表达。有一回我应邀到一个作文班去做临场的指导,竟然发现小学四五年级的学生,就被指导写议论文了,当时使我不知如何是好,自然也无从指导,因为我根本就反对小学生写议论文。

再好的议论文,都难免扼杀人的原创力与活泼的心灵,何况我们教孩子的又不是最好的议论文呢?“议论”与“抒情”看来或者是小事一桩,但是久而久之,人就被定型,社会的风格也为之僵化。更严重的是,失去了表达情感与沟通的能力,失去了性情的发展与提升,这也就难怪当今的社会有些人不是杀气腾腾、冷漠无情,就是唯利是图、以物为尚了。因此,我非常恳切地希望,我们的大人努力来共创一个“抒情文社会”,这是在救我们的孩子,也是在救我们的社会,是不是就从作文和演讲先救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