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彤揭穿陈晓旭出家真相】郝彤公开陈晓旭出家声明 并透露:我们将身无分文

2017-11-11
字体:
浏览:236次
文章简介:核心内容:"林妹妹"陈晓旭的出家近日受到极大关注,网上也不断发掘出诸如自杀.豪宅等旧事.昨天下午,陈晓旭丈夫郝彤特地把全国四家媒体邀请到自己

核心内容:“林妹妹”陈晓旭的出家近日受到极大关注,网上也不断发掘出诸如自杀、豪宅等旧事。

昨天下午,陈晓旭丈夫郝彤特地把全国四家媒体邀请到自己的世邦公司,公开陈晓旭不得不于2月27日惟一一次发表的出家声明,并澄清此前“郝彤承认陈晓旭患脖、“陈晓旭曾因抑郁而想自杀”等报道。他还透露,豪宅、公司等财产都会交割出去,“我们俩不会有一分钱”。

昨日下午,手戴三串佛珠的郝彤在自己位于SOHO现代城的世邦公司召开小型媒体见面会,邀请包括晨报在内的四家媒体参加。一坐定,满团和气的郝彤就向大家分发了一份落款为“释妙真谨白”的“妙真法师(俗名陈晓旭)出家声明”,该声明首先感谢了大家的关心,称“不惑之年终于走出了我人生最重要、最正确的道路”。这份千余字的声明阐释了陈晓旭本人对佛陀教育的理解,解释剃度出家的缘

由是自己多年学佛感觉“在家修习总有兼职之感,出家修习更能专精一门深入”,并透露将承师命闭关10年,“将来会有一天,我会把我之所学,与大家一起分享”。

声明最后表明,该文写于“正月初十”,即2月27日。是郝彤将网上风炒的消息告诉了修行中的妙真法师吗?郝彤笑着否认,说现在信息那么发达,她总会知道:“(声明)是在公司完成的。对于种种传闻,她本人应该是不在意的。之所以有它是想有个说明,而且师父净空法师也有此意。”

记者注意到,针对日前风传的“陈晓旭患乳腺脖、“陈晓旭染有重症”等说法。该声明专门有一段澄清:“关于病症一事,实无大碍。不过是近日身体稍有不适而已。”然而,此前不是有消息称“郝彤亲口证实陈晓旭确实患上乳腺疾脖吗?郝彤解释说,这些天来确实有记者打电话给他,“但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同时,他还表示,自己也是昨天早上才在网上得悉“陈晓旭曾向防自杀专家朱海求助”的消息,他温和地否认:“没有。我们基本上是天天在一起,没有分开过。我从来都不知道有这件事情,也没听说过。”

继投拍的佛教题材电视剧等被曝光后,又有好事网友贴出了一组从杂志上翻拍下来的陈晓旭豪宅照片,引发网友争议,进而关心起豪宅的具体归属问题来。

对此,郝彤只是淡然一笑,未予否认。谈及公司、豪宅等财产分配,他正式表示,一部分会分给家人“继续尽孝”,“在我和妙真法师下面,不会有一分钱财产”。会不会留一部分给寺院呢?“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尽自己的力支持佛教事业。就算我们出家了,相信公司、家人、朋友也会继续下去的”。

陈晓旭遗体告别仪式昨日举行(图)

本报深圳专电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红楼梦》中林黛玉吟唱的一曲《葬花词》,让人无数次伤感落泪。昨日,“林妹妹”扮演者陈晓旭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深圳市殡仪馆举行,其家人、生前好友、同事以及很多素不相识的“红迷”们,都捧着白花,送“林妹妹”最后一程。

“红楼”剧组送别“林妹妹”

陈晓旭的遗体告别仪式原定在昨日中午12:00举行,上午10:00左右,记者赶到位于郊区的深圳市殡仪馆时,已经有不少媒体记者等候在现场,除了深圳本地媒体和从内地各城市赶过来的记者外,香港《东方日报》、《苹果日报》等媒体的记者也来到现场等候。

家人手捧骨灰盒离开殡仪馆

上午11:00左右,《红楼梦》编剧周岭和王熙凤的扮演者邓婕率先来到现场,一身黑衣白裙的邓婕满脸哀容,她告诉记者,她是一早坐飞机从北京来深圳的,就为了送晓旭最后一程。沉浸在悲伤中的邓婕连称震惊:“她当初出家我已经很震惊,现在突然离开更是震惊。

”有报道称邓婕甚至想把陈晓旭“绑架”到北京去看病,对此邓婕称,她确实有这样的想法,朋友周岭也劝过晓旭很多次,让她接受治疗,但她都不接受。随后,薛蟠的扮演者陈洪海和著名导演袁枚,也来到现场悼念。

陈晓旭遗体告别仪式

陈父致词泣不成声

中午,陈晓旭的家人也陆续来到殡仪馆,在现场摆放的花圈上,有陈晓旭的父母、妹妹、妹夫、姑妈、表弟以及她的公公、婆婆等人的名字。由于之前殡仪馆举行了另外一个遗体告别仪式,所以陈晓旭的灵堂推迟到12:00左右才布置完毕。灵堂上挂着“慈悲遍天下”“爱心满人间”的挽联,横批为“上品上生”,灵堂中的照片为陈晓旭剃度后的照片,音容笑貌似犹在。

12:30,伴随着沉痛的哀乐,追悼会正式举行。陈晓旭的逝世时间在追悼会上被宣布为2007年5月13日18:57,同时,“陈晓旭慈善基金”的用途也有了明确的指向,它将全部用于教育等公益事业。陈晓旭的生前好友发表怀念词时,现场一片呜咽,晓旭的父母、妹妹、姑母等都已经放声痛哭,随后,陈晓旭的父亲、满头白发的陈强代表家属发言,“孩子,你真的走吗?……今天来了很多比你年轻漂亮的孩子,但是做父亲的偏心,你永远是父亲最漂亮的女儿……你是最成功的孩子……”掩饰不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陈父一度哽咽。

“林妹妹”面容安详

悼念结束后,陈晓旭的家人、朋友以及现场的记者,都在灵堂背后的遗体安放处瞻仰陈晓旭的遗容。看到爱女的遗容时,陈的父母再次失声恸哭,在亲属的搀扶下离开现场。本报记者也手捧黄色的菊花,来到“林妹妹”面前,虽然经过了深度的遗容化妆,依然看得出她的脸很消瘦,比春节剃度时瘦了好几圈。一直心存善念、乐善好施的她,最后留给亲人和朋友的,是一张安详的面容。

丈夫郝彤来现场未露面

已经皈依佛门的陈晓旭前夫郝彤,昨日也出现在灵堂后面的休息室内。据目击记者称,郝彤穿一件对襟大褂,僧俗混合打扮,头发很短,右手手腕上戴一串佛珠,但是在后来的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仪式上,郝彤都没有出现。随后郝彤的弟弟郝光接受采访,否认哥哥在现场,编剧周岭,也称郝彤应该在其他地方为晓旭念法。

遗体告别仪式一直持续到中午两点多钟,随后,陈晓旭的遗体在当地火化。下午3:30左右,其家人手捧陈晓旭的骨灰离开殡仪馆。郝光称,骨灰先带往北京,49天后再安葬,但没有透露骨灰将埋在何处。有猜测称,将会埋在陈晓旭的老家鞍山,也有说法,依据佛家的方式,骨灰有可能被带到寺院。

痛 悼

“宝玉”“宝钗”遥寄哀思

虽然邓婕、周岭等人均专程赶到深圳,送别“林妹妹”一程,但是《红楼梦》中的另一个主角——“宝玉”欧阳奋强却未到场,记者随后了解到,脱不开身的欧阳奋强是通过短信遥寄哀思,而多年无音讯的“宝钗”也通过越洋电话表达对姐妹的悼念。

因为在《红楼梦》中的搭档,陈晓旭和欧阳奋强结下了20多年的友谊,昨日记者在现场终未见到“宝哥哥”的身影,《红楼梦》的编剧周岭告诉记者,欧阳奋强执导的一部戏正在拍摄,实在脱不开身,但是欧阳奋强已经发短信给他,让他代为转达哀思。

下午三点左右,记者又从周岭处获悉,多年无音讯的“宝钗”张莉也从国外打来电话,痛惜好姐妹的离去。

送 别

“红迷”送别“林妹妹”

除了亲友外,昨日,很多“红迷”也自发来到遗体告别仪式的现场,送陈晓旭最后一程,不过这些“红迷”们已经把陈晓旭和林黛玉合二为一了:“我们是来送林妹妹的。”

一个深圳本地的“红迷”张先生称:“每看一次《葬花词》,都会看到林妹妹死一次,每次都要悲伤一次。昨天我已经开车来过一次,路上一片枯黄的相思树叶落下,我知道林妹妹真的要走了。”这位张先生称,林妹妹的去世不应该仅仅是一个个人事件,而应该是个文化事件。

还有一个女“红迷”捧着一束花一直守在殡仪馆门外,花束由一把满天星和一支开得正艳的红玫瑰组成,这位小姐的解释是:“满天星是种很平凡很普通的花,不张扬,就像陈晓旭生前的样子,而她既然来到人间,又是一位美丽的女子,她在我心里永远如玫瑰一样美丽。”

追 思

好想把她喊醒

“林妹妹”昨日的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邓婕、周岭、陈洪海等旧版《红楼梦》中人及正在选角的新版《红楼梦》导演袁枚集体接受记者采访,沉痛的思念之中,他们甚至想把“林妹妹”唤醒。

邓婕(王熙凤的扮演者):

真想把她喊醒

非常非常难过,可以说我们一起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几年,在这几年里,我们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拍了这样一个剧(指《红楼梦》),这会是我们一辈子的骄傲。前些年我们都各自忙各自的,见面的机会很少,直到《艺术人生》那次《红楼梦》20年再聚首,我们突然觉得:原来20年都已经过去了!

于是才开始紧密联系,一有机会就出来聚。我也一直说要跟晓旭出来聚聚,但是自从去年见过一次面后,这个愿望就没有实现(哽咽)。后来直到知道她出家时,才突然觉得,怎么非要出家呢?非要这样吗?再后来知道她是得病了……我们剧组的人每次在北京聚会,主题都是祝福晓旭,没想到她还是走了……真想把她喊醒。

周岭(旧版《红楼梦》的编剧):

我们一直在等她

去年10月,我们一起聚会,晓旭参加了,看上去很好,没有人知道她生病了,她自己也从未说起。直到春节前,我突然接到晓旭电话,告诉我她要出家,我们进行了一次长谈,我劝阻她,但是她决心已定,并决定正月初六在长春剃度。

我们也只有尊重她的决定,于是初六那天我赶往长春参加了她的剃度仪式,但在路上就不停地跟邓婕、欧阳奋强通电话,跟他们通报情况,因为我们觉得出家、在家只是形式,看病要紧。长春剃度后,晓旭又回了趟北京,当时说好了要再回来的,但是一直都没有回来,我们一直在等她……

袁枚(新版《红楼梦》的导演)

晓旭,我们依然爱你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晓旭,喜欢她的可爱与率真,20年来不曾改变。早些年她曾让我去她的世邦公司,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去,但是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去年她邀请我到她的公司去玩,我当时很任性地非要去她家里,看到她时,她还是那么可爱,直到现在,我都还为她骄傲,她是多么高傲,而又那样善良和慈悲。晓旭,我们依然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