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冷军一年只画一幅油画

2017-12-22
字体:
浏览:15次
文章简介: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记者何君辉 实习生吕傲傲子 王金晶 一位身裹牛仔服的少女,面庞光洁,眼神平静,若有所思--记者日前在画家冷军的工作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记者何君辉 实习生吕傲傲子 王金晶 一位身裹牛仔服的少女,面庞光洁,眼神平静,若有所思……记者日前在画家冷军的工作室里,有幸目睹了他的油画新作。 “这幅画我已经画了4个月,本月底将要大功告成了。

”一夜未睡的画家揉着发红的双眼。他身旁的画布上,倾注画家无数心血的这位妙龄女子,显得有些冷峻、淡定,甚至怯弱和戒备,欲语又休。 从“种刺”到“栽花” 冷军,当今中国油画界不能绕过的一个代表人物,最大的艺术特点就是极端写实。

他纤毫毕现、精致入微、栩栩如生的笔触,能赋予静态的物象隐忍的莫名的力量,深深触动观者的心灵。 冷军的早期作品常借“工业元素”来针砭时弊。比如,以稚弱的儿童玩具被一片工业瓦砾包围来表现人在工业社会中的弱小和无助;用注射器、手术刀、旧床单拼出的世界地图,表达文明世界逐渐被艾滋病等送上病榻的现状。

依然是“超级写实主义”的风格,可这个少女肖像,标志着他的创作题材由物转向了人。

冷军说,随着眼界和心灵的开阔,他已不再像一个“愤怒青年”般为社会“挑刺”,更希望回归艺术本身,表现那些让人心灵愉悦和宁静的传统之美。 江城一“画探” 一年只画一幅油画,冷军绝不“超产”,因为要画一幅满意的作品很难,而寻找满意的模特,更是可遇不可求。

近年来,冷军创作的油画以人物肖像为主,10年间他只找到3个模特。 他正创作的这幅肖像,模特名叫小唐,是一个外来打工妹。冷军说:“那天我和朋友在汉口车站路一家餐馆吃饭,看到这个服务员眼前一亮。

我向她介绍了身份,并打开手提电脑展示了自己的作品,希望能得到她的支持。”小姑娘当时将信将疑:只听说有星探,还没听说有“画探”呢! 后来,小唐在姐姐的陪同下“视察”了冷军的画室,这才答应做他的模特。

而经过沟通与磨合,真正开始动笔画小唐,已是两年之后了。 冷看画价涨与落 有人说现在的艺术品卖疯了,不仅中国近现代大师的画作屡创天价,越来越多的现当代中青年画家的作品也受到热捧。

面对艺术品市场的热潮,冷军显得颇为“冷静”:“画都是以前卖的,现在的价格与我毫无关系,这不是艺术市场的正常表现,都是资本运作的结果。” 冷军说他不喜欢讨论拍卖,因为画家都是“局外人”。

当今艺术品市场跟股市一样,火爆得有点莫名其妙。艺术品价位突涨是“庄家”操纵的结果。他认为:“庄家投入资本不择手段进行炒作,使艺术品长期处于买卖之中,收藏者无法进行有效收藏。一旦资本离去,艺术品市场将进入无法想象的境地,画家和藏家会成为真正的受害者。” 冷军表示,他决不会把泡沫当做机会。他将近年来创作的油画都“雪藏”起来,等艺术品市场成熟的时候,再找个合适的平台,来展现这些“原始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