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俊峰妻儿现 小贩夏俊峰被判死刑 为妻儿省钱拒绝辩护

2018-01-24
字体:
浏览:20次
文章简介:核心提示:2011年5月9日,沈阳小贩夏俊峰刺死城管案终审宣判,夏俊峰获死刑.2009年5月16日,夏俊峰与妻子在摆摊时被城管查处,后与城管

核心提示:2011年5月9日,沈阳小贩夏俊峰刺死城管案终审宣判,夏俊峰获死刑。2009年5月16日,夏俊峰与妻子在摆摊时被城管查处,后与城管发生争执,持随身带刀将2名城管刺死。夏俊峰称自己被城管殴打在先,属于正当防卫。夏俊峰家属找到6个证人证明其被打,均未被获准出庭作证。

凤凰卫视2011年6月26日《文涛拍案》,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列位,我回来了,有人说我这阵出了问题,这可能制造现代窦娥冤,但是也不算冤,我确实是出了问题,我的心出了问题,我这颗心真是添了点堵,所以呢,这回不是我撂挑子,心脏撂挑子了,所以我今天一开头就得摸着我的心,真诚的感谢马鼎盛老师,马老师不但是著名的军火商,还是扶危济困的大虾,在我病假期间,人家马鼎盛老师顶了我两回拍案,真是鼎盛。

我多希望就这样下去就好了,可是再这样下去,老马也不会同意,老板也不会同意,所以呢,我还不能说是完全好了,但是得回来给大家接着拍案,通过我的病假也体会到生命诚可贵,可无奈何我这个节目里往往讲的是生命丧失。

最近我病危这阵,大家都在关心两宗死亡复核,一个药家鑫,就不要讲是死刑复核了,已经执行了,这个人已经不在世了,盖有一个沈阳小贩夏俊峰,5月9号他是二审判了死刑,高法现在正在进行他的死刑复核的程序,我们查过以前的先例,你现在也不能说夏俊峰死定了,可是又会怎么样呢?

张晶(夏俊峰妻子):他就拿把刀,就这么长,折叠的就这么长,他就拿出来之后就瞎划拉。

窦文涛:夏俊峰是5月份判的死刑,二审,他杀人了,正是在两周年前,2009年5月16号这一天,那时候夏俊峰是小贩,卖烧烤,摆摊的这个,他在哪摆呢,带沈阳沈河区乐郊路,快乐的郊区,乐郊路这么一个地方摆摊,他是跟他老婆一块摆摊,这个咱就很熟了,卖烤串,开电动三轮车,俗称倒骑驴,摆上一些烧烤的家伙事,烤玉米,烤香肠,卖烤串,他们平常是怎么一个作息规律呢?他跟他老婆一般是每天早上五六点钟就起床,这也是所谓起的比鸡早,干的比驴多,睡的比狗晚,这是干活的人,那么早起来说是要干什么呢,要去进货,大早上进点肉这些东西,但是他真正出摊是在下午3点钟,为什么起的比鸡早了,但是出摊的时候比遛狗的还晚呢,据说一个是因为他两口子睡的特别晚,卖烤串可能卖到后半夜,上午睡睡。

再一说呢,说上午的时候有城管经常来查,所以他不敢。话说5月16号,为什么这一天是个什么样的煞日凶日呢,这前一天有人给夏俊峰八卦,八卦说他们互相情况都打听着,说咱们这附近管片的城管,听说明天结婚,他们结婚那就不一定出来查,摆酒嘛,好,夏俊峰得了这个消息,他一琢磨,平常不都是下午3点才出摊吗,好,既然他们结婚,明天咱们就早点,他就决定我第二天上午10点,上午10点我就出摊。

解说:夏俊峰经营无证摊点的地区,位于沈阳市繁华的五爱批发市场周围,平时人流量很大,根据当地小贩反映,在生意平稳的情况下,一个烧烤摊点平均每月能带来2000元左右的收入。

陈晓楠:你们当时第一次碰到城管你记得吗?

张晶:记得,就是那个摆摊的有喊的,有转头跑的,我们就跑呗。

陈晓楠:喊什么呀?

张晶:城管来了,就来了,一般就是喊来了就跑,那个场面大家看了都会笑,就跟洪水唰泄了一样,大家那么跑,跑得老快了,就是你罚这一次几百块钱,你多少天能卖出来。

窦文涛:要说夏俊峰,那也不是没有战斗经验的人,这干这个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是2008年年底就出去练这个摊,所以多年跟城管猫捉老鼠的经验了,城管是他们这种买卖最主要的天敌,所以你想为什么夏俊峰是夫妻俩一块出来摆摊呢,其实他老婆讲,照顾烧烤摊子的主要是他老婆,这叫女主内,夏俊峰是干什么的,他不大照顾这个摊子,他分工是哨兵,卖烤串的时候只见夏俊峰,他要选择一个高高的地方,视野开阔之处,他要瞭望,远远如果看见有什么风吹草动,赶快给老婆打暗号,扯乎,这是他们的练摊的一个合作方式。

要不说,饶你摆了一年的摊,但是也有疏忽之处,夏俊峰就是因为听了这么一耳朵,说第二天城管结婚,以为城管就不出来了,所以他就松懈了,哨兵那天什么都没望着,可是这个当地的城管,你说那天还真就这么寸,人家还楞没为了什么私事、喜酒耽误了公事。

5月16号上午大概10点、11点钟左右这个时候,11点钟左右,一辆城管执法车,后面还跟着几辆车,鸣着笛呼啸而来,当头这车尾号799,城管执法车哗来到了夏俊峰的面前,冲出一个带头的,正是城管的中队长申凯,申凯站在了小贩夏俊峰的眼前,可这个申凯当时他哪里想得到,不到半个小时之后,他就要死于对面这小贩的刀下,而且他只是死的其中一人。

张晶:我和我老公就按着那(煤气)罐啊,就求啊,我老公都说,大哥就你们,我们真的不卖了,别抓了,别拿东西,怎么求都不行,抢完东西,这东西就扔的满地都是,油锅都洒了,所有东西都扔一地,这十多个人就把我老公围在中间,就开始打我老公,薅着衣服领子来回推,推到哪个城管那块儿,他就给你再推过来。

窦文涛:其实当时这城管按的不是人,而是煤气罐,他们要把烤串的煤气罐给收走,所以后来有人还不明白,说这夏俊峰也真是,不就是一煤气罐嘛,你就给他收了,你再买一个煤气罐,那煤气罐能有多值钱,这个就不禁让我都联想到,我在香港湾仔一个地方吃辣蟹的店,很出名,这个老板也是做了几十年的走鬼,这种无牌小贩,在香港叫走鬼,就原来他推着小车,所以人家多年当走鬼,最后创业成功自己就开店了,然后我就看关于辣蟹老板的报道,说这香港警察也追这个,说他被警察没收过几百辆小车。

所以你像城管,他要是把夏俊峰的煤气罐拿走就拿走完了吗,为什么夏俊峰那么样的拼命呢,记者后来也有这疑问,就问一老游击队员,就是说也是小贩,说为什么,然后老游击队员就跟记者讲了,说你以为就是这个罐啊,他这个城管,反正他说我们这,他就是收你一把刷子,你都得乖乖的去队里赎回来,你不赎不行,而你要赎这个东西,你交的罚款等于是几倍于这个,比如说一个煤气罐100块钱,你得把你的煤气罐领回来,你领回来可能得交两三百块钱的罚款,你才能把你这罐给赎回来,那你说我不要了,我就不赎了行不行,你要敢这样,那有你好瞧的。

所以说这个煤气罐绝不能够被收走,这是当时夏俊峰的一个思路,这一收走他就知道,几倍的钱才能赎得回来,所以就展开了争抢,当时夏俊峰的老婆也在旁边一起撕撕扯扯,她说两个城管队员拿着煤气罐,不由分说就要往城管车上面装,然后夏俊峰抓着煤气罐死死不放手,这时候城管一看,两个人弄不下来,从其他的城管车上又下来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一下来,一下就先把夏俊峰的老婆给隔在圈外。

张晶:那我还往里冲啊,我在往圈里进的时候,那人拽着我胳膊,我就这样就跪地上了,跪地上我就反过来求他,我说你别打了,别打了,啥都给你们,我就喊呐。

窦文涛:夏俊峰深陷城管的包围圈里,一看老婆摔了,急眼了,听说他是在现场大吼,说你们这帮畜生,别打女人,看我跟你们同归于尽,就要拧开那个煤气罐的开关,也不知道是不是行为艺术,反正说他做势就要欲拧,到这,城管方面的说法有不同了,城管说,我们可没有打人,我们只是承认因为我们要没收他的经营工具煤气罐,他不让,所以发生了推搡,跟夏俊峰发生了推搡。

最近在网上也有一些自称了解城管内幕的网友,自己给解话,说推搡这事据说有学问,说是因为现在城管也讲究文明执法,你不能说是拳头、脚往上上,怎么办呢,于是碰到这种冲突的情况,说有的地方的城管会采取一种推搡的方法,比方说围一圈,把你的当事人推过来推过去,跟传球似的,这么达到分割你,围拢你的这么一个目的,就把你推来推去叫推搡。

但是当时跟夏俊峰冲突的这十几个城管,是不是这么样的高手,有没有这样的意图,我们不得而知了,反正就是在当时这种情况下,十几个城管最终是把夏俊峰控制住了,控制住了以后呢,煤气罐也收了,夏俊峰人也去了城管队。

解说:之后的事情到这里演化成两个版本,两个决定着人命的现场回放,城管办公室里发生命案,两死一重伤,行凶的是夏俊峰确凿无疑,但杀人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原本几个素未平生的人结下生死仇隙。

《文涛拍案》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