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作品集 冯小刚和冯唐承担了北京作为文化中心的责任

2017-08-15
字体:
浏览:1次
文章简介:[摘要]电影和文学有必要表达一些严肃的东西,尽管冯小刚可能严肃得过了头,而冯唐又嬉皮得过了头,但他们挑起的争论无疑是严肃的.我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年底火了三个北

[摘要]电影和文学有必要表达一些严肃的东西,尽管冯小刚可能严肃得过了头,而冯唐又嬉皮得过了头,但他们挑起的争论无疑是严肃的。

我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年底火了三个北京人,冯小刚、冯唐、汪峰,全中国数一遍也没有第四个了。汪峰喜得女,不讲了。冯小刚和冯唐突然就站在风口浪尖,为什么?

才写完第一段我就发现写不动了,因为我没说任何俏皮话,也没表达任何激烈的情绪,我只是问了一个问题。这种写法太老实了。现在网上写东西争奇斗艳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有个燕公子说“冯唐只爱一个人,那就是他自己啊。每天对着镜子,冯唐心里只有一句话:我居然操不到自己,真是人生最遗憾的事情”。

真的吓着了,这不是我了解的那个江湖了。我猜冯唐也低估了现在的江湖,逼得把当年的托福成绩单都晒出来了。冯唐遇到了和六爷同样的问题,他们那套道理跟现在的年轻人根本讲不通,所以六爷翻出了日本军刀,冯唐翻出了托福成绩单,这都被逼成什么样了啊。

虽然我也不喜欢两位现在的pose,但是我必须真心讲,他们能引起全国热议,是因为他们总算在文化领域提出了一些真问题。已经很长时间了,国内文化圈和演艺圈紧密团结在以IP为核心的文化产业周围,考虑的都是怎么穿越到更古,怎么离活人世界更远,怎么把白日梦做得脑洞更大,好像大家都活在虚幻世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就算完成了。

卧槽还有这么自欺欺人的吗?

冯小刚提出了一个真问题:老一辈人的规矩还玩得转吗?冯唐也提出了一个真问题:什么样的作品是好作品?不要以为冯唐任性地“翻译”了几句泰戈尔犯了众怒,其实是大家对他的金线论早就不爽,以前毕竟人家小说写得好没法跟他理论,这次总算逮着机会了。

现在社会舆论好像形成一个误区,只有批评政府才是真问题,只有赚钱才是真问题,其他问题即便不是假问题至少也是不重要的问题。而这次冯小刚和冯唐的价值在于,提醒我们其实还有很多真问题、重要的问题,套用一句老话,提出问题才是文艺的真正使命,哪怕在一切以IP为核心的今天,至少也是文艺的重要使命之一。

中老年人怎样面对今天的世界,不管他是六爷还是大院子弟,不管他落魄还是如鱼得水,这当然是真问题更是重要问题,遗憾的是在老炮儿之前,这些年几乎没有任何一部商业电影关心,因为青少年才是电影院需要巴结的目标观众。

同样,一本小说的好坏到底有没有标准,虽然冯金线语焉不详,但是他把问题提出来了,这也是真问题并且是重要问题,毕竟我们还无法想象一个没有小说读的世界。

难道只有点击量高的小说才是好小说,或者具有成为IP潜力的小说才是好小说?如果冯唐不挑起金线的话题,再加上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早已臭不可闻,所有写小说的还不都得逼成给IP打工的啊。

不过政府和金钱还真是两个最大的真问题,在这两个最大的真问题的影响下,所有的文艺作品特别是电影,几乎提不出什么真问题了,除了穿越还是穿越,除了飞仙还是飞仙,除了白日梦还是白日梦。好不容易冯小刚和冯唐提出一点真问题,虽然距离厉害的真问题还差十万八千里,但已经足够挠到观众和读者的痒痒处。

你看这些天大家议论得多热闹啊,连家长里短的燕公子都要讨论冯唐为什么操不到自己,他们给广大人民群众带来了多少启发!而在早前,我对朋友圈和公众号的影评和娱乐新闻已经彻底绝望了,满眼都是安利啊,那才叫真正的自己操自己。

在这个意义上,我必须向冯小刚和冯唐致敬,这两个中年北京男人,承担了北京作为文化中心所应该承担的责任。这么说好像显得太正式了,我想说的是,电影和文学有必要表达一些严肃的东西,尽管冯小刚可能严肃得过了头,而冯唐又嬉皮得过了头,但他们挑起的争论无疑是严肃的,虽然由于某些家庭妇女掺合进来又让话题多了些超现实主义的色彩。(文/ 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