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威葳照片 刘威葳个人资料及照片

2018-03-18
字体:
浏览:31次
文章简介:刘威葳,原名刘薇薇,中国内地著名女演员,1992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1996年毕业后,因一部与孙红雷主演的电视剧<征服>被观众所熟知.

刘威葳,原名刘薇薇,中国内地著名女演员,1992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1996年毕业后,因一部与孙红雷主演的电视剧《征服》被观众所熟知。演技精湛,气质出众,是中国最具实力的演技派女明星,2008年凭借电影《左右》中的精彩表演入围柏林电影节最佳女主角。代表作有《风声传奇》,《左右》,《我的团长我的团》。

中文名: 刘威葳 外文名: Vieven Liu 别名: 刘薇薇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哈尔滨 出生日期: 1976年5月6日 职业: 演员 毕业院校: 北京电影学院 代表作品: 《风声传奇》,《左右》,《我的团长我的团》,《雪花那个飘》 主要成就: 第58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     成长经历

        也许在国内演艺圈众多风姿绰约的女明星中,她不是最美艳、最妖娆的那个,但却能凭温婉优雅的气质独树一帜,其传神、恰如其分的演绎能立马把人们带入专属于她的影像世界;有人说,鲜有绯闻的她是淡然的、冷静的。

她却说,其实,我也很爱讲笑话,我的内心也充满了热情。她,就是刘威葳。中国最具实力的演技派女明星,擅长演绎感情处于危机中的女性,曾主演过《征服》、《左右》、《我的团长我的团》、《风声传奇》等多部热门影视作品。

其实细数起来,刘威葳的艺术道路起步非常早,她6岁进入进入黑龙江电视台小天鹅艺术团,到1992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至1996年大学毕业时,已经成功塑造了《红十字方队》中令人记忆深刻的司琪这一角色。但是,大学上完以后她反而不想演戏了,“没有什么理由,毕业的时候就是不想演了,心里极为抵触。

2000年之前我从没认定自己一定要演戏。” 之后她去过意大利、在央视当过外景主持人,威葳坦言感激那一段的“沉寂”岁月,因为知道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直到2002年的电视剧《征服》,才让她彻底重新回到了演员的行列。

如果说《征服》是一部“男人”的戏,那么“李梅”无疑是这部戏里的“核”。而剧中那个外表温顺贤良、内在丰富坚韧的李梅,也成为了刘威葳演艺生涯的一个转折。提到“李梅”这一角色,威葳感慨这是自己拍戏以来“在逻辑上最难演绎的角色”:“一部戏里的人物是需要事件来烘托的,那么在事件中要用语言、动作来表现人物。

而李梅在整部戏里的台词屈指可数,虽然整个事件和她有关联,但20集中她几乎什么事都没干。因为身处逃亡之中,她每天就是在房间里坐着,没有语言和行动。

但导演需要强调的是这个角色的“悲剧状态”,安排了很多场哭戏。这些因素都增加了演绎角色的难度。” 让刘威葳念念不忘的是在拍《征服》最后一场警察围困抓捕她和孙红雷一群黑帮的戏的时候,按剧本本来有五场多戏,可导演要求一个镜头拍下来,其中情绪跌宕起伏,调度复杂,几个房间来回奔跑。

整个上午都在走戏,等到开拍时,他们几个人一气呵成,现场气氛极其逼真,机器一停,现场所有演职员包括参演警察都在流着泪,刘威葳也随即虚脱。

的确,细数刘威葳早期的代表作,似乎大多是以男人为主的戏,而在剧中与她合作的几个男演员孙红雷、王志飞、陈建斌、郭涛等都是有名的实力派,都是演的因情变坏的男人,她永远是坏人身后那片恶狠狠的绿叶。于是这样的戏,这样的对手,刘威葳不敢掉以轻心。每一次她都是狠狠盯着对方的眼睛,就像是在拼。

《征服》之后,片约接踵而来,之前的刘威葳名字是蔷薇的“薇”,从演《征服》开始,她就自己改了名字。“改这个名字,跟我的性格有关,因为我觉得自己长这个样子,看起来太柔弱了,所以希望变得坚强一点,我觉得女人也要坚强也要勇敢。独立是最好的一个品质,是我们都要去追求的境界。”

从刘薇薇到刘威葳,“威”字气势非凡,“葳”是树木茂盛的意思,它会变得非常有生命力。这个特别的名字,是她送给自己的一个信念:要坚强、凛冽,要活得比凡俗的女人更沉稳。

2006 年,王小帅正在筹备电影《左右》,有一天他无意瞥了眼电视剧《征服》,立马认定刘威葳正是他踏破铁鞋寻觅的女主角。“整个过程很简单,没有奇遇,没有惊喜,挺顺利的。几乎是第一天见面,他说我定了,你考虑一下,这比谈电视剧还简单。”刘威葳说,至今她都觉得自己出演《左右》的机缘来得过于平淡和简单。

“我就是那个枚竹”

《左右》是根据真实故事改变而来的一个剧本,讲述了一个小女孩身患白血病,她父母的骨髓不合适,剩下的最好办法就是再生一个血缘关系一致的兄弟姐妹,为了孩子幼小的生命,已经离异并且拥有各自新生活的父母又走到了一起,一起面临情感、责任、道德以及生活困境的折磨。

在这部电影中刘威葳需要扮演一个为救女儿,冲破社会观念界限的女人,堪称为爱不顾一切的母亲。

“在刚接到影片开机的时候,我就问导演他心目中的梅竹到底应该是个怎么样的女人,导演说你演的就是你这样的。”刘威葳看来,梅竹这个角色并不难演,“因为在我看来,我就是那个梅竹,演员是有一种敏感的,拿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能演她,性格、做事的方式那就是我,这个人是我熟悉的。”

对于在以往作品中大多以悲情、坚毅示人的刘威葳来说,与其说内力深厚的她需要这样一个舐犊情深且单纯执著的女性形象来让自己得到彻底的释放与升华,不如说这个最永恒的母性图腾正需要她这样如此外形清逸而内心强大的表演载体,这两者之间在永恒的母子之爱面前,天衣无缝。

《左右》中那个为了拯救自己女儿生命的母亲枚竹,包含着巨大的纯净和百折不饶,她用自己莫之与能争的水一样的深情,去劝说身边的每一个人。刘威葳这样理解这个角色:枚竹或许不能呼风唤雨,但为了女儿,她可以无恐惧无羞耻心,她或许不能给女儿留下华屋广厦家财万贯,但她做出了一个榜样,她用自己的行动证明母子之爱以及那些最根本的美好情感,正是缓解这个僵冷世界的最后一剂良药。

刘威葳早前在接受采访时说过,“比起艺术野心,我更关注角色的美好品质,那些美好的品质有很多是这个年代已经消失的,而这部电影的成功,与其说是艺术水准,还不如说它讴歌了最纯粹的母爱。”

而事实也证明,刘威葳和《左右》不仅完成了人们对影片和角色的艺术水准的期待,更升华了人们心中母亲的形象,刘威葳用自己的内心情感、个人修养和表演上的严格要求,完成了她从影以来最为优秀的一个大荧幕角色。

“《左右》让我从跑步机上下来”

除了在电影学院时候的学生作品外,《左右》可以算得上刘威葳演员生涯上的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大银幕作品,“它对我来说是一个转折,现在我无论是表演还是生活的状态都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刘威葳说演完《左右》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她几乎都没有接戏,这对于以前的她来说完全是没有办法想象的。“电影和电视剧在创作过程中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以前拍电视剧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就在跑步机上跑,很累,跑的很喘,甚至是身体和表情都扭曲变得很丑,但是从《左右》之后,我从跑步机上下来了,我能感觉到那种脱了鞋,脚踩在地上的感觉。”

刘威葳觉得现在终于有了调理自己的感觉,而她对表演的领悟,在生活状态上发生的改变也是不可逆转的,“目标、方向都有了根本的转变。”

而刘威葳也这样诠释被《左右》重新激起的电影梦,“可能是从北影出来的人都多多少少地有一些‘电影情结’吧,我觉得我整个人的状态偏向于静态,所以比较适合电影的表达方式。梦想其实是个很值钱的词儿,而电影就像是梦想之类的东西,它一直在我心里的某一个角落,存在着。”

“闪耀柏林”

《左右》剧组在2008年2月7日大年初一早上出发赶赴柏林,参加第58届柏林电影节,因为《左右》入选了本届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作为女主角的刘威葳,更是准备好了踏上红地毯的一刻。

准备礼服在刘威葳看来是一件十分耗费精力的事情,“除了红地毯外,还有PHOTOCALL、发布会、派对,还可能参加别人的一些活动,所以要准备的礼服肯定不会只有一套,但是我的制片人告诉我,等走上红毯那一刻我一定会发现这一切的麻烦都是值得的。”“我应该会带10套左右的礼服过去。”“参加柏林电影节对我来说已经是收获了,电影得奖或者我得奖当然会很高兴,但得不得奖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刘威葳觉得,《左右》对她来说似乎一直就没有结束过,因为在这一年中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都和《左右》有关,“也许到了踏上柏林的红地毯那一刻,《左右》对我来说才算是结束了。”

而到达柏林后的刘威葳,也真正走进了国外观众的视线,赢得了铺天盖地的褒奖,成为来自国内外众多镁光灯下的“新宠”。看过《左右》的人说,是刘威葳为影片提供了另一种更有价值的可观性。外国电影人士评价她在剧中的演技“像钻石一样熠熠生辉”。

最终,《左右》在柏林先凭居高不下的观众满意度收获“特别关注”奖项,又借着源自于社会题材的扎实剧本突破重围,捧走了柏林电影节最佳编剧银熊奖。随剧组凯旋归来的刘威葳显得特别淡定,虽然柏林之行,刘威葳的名字已然浮出水面,但她依然坚称自己并未一夜成名:“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个特幸运的人,我从来不奢望自己成为明星,或者一炮而红。

我最多能做个好演员,一个演员能碰上合适自己的好作品,就已知足。不能说《左右》成就了我,只是,我终于走到突破口了。”

柏林虽冷,《左右》虽残酷,刘威葳却逐渐加温。

正因着近几年里“军旅戏”、“谍战戏”大热,纯男性面孔成了最容易大红的人物。除非在女人戏、苦情戏里,女明星才有自己发挥的天地,否则怎么看也像是男红花背后的女绿叶。但在《士兵突击》原班人马打造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中,原来那一群大老爷们儿中,忽然夹了一个刘威葳,与这群演技派男演员飙戏,毫不逊色甚至能抢去不少风头,不少当初讨厌增加女人角色的“士兵迷”们竟也能客观地评价甚至赞扬“上官戒慈气场真足,演得真狠,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