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张朝阳:我为什么这么在意市值

2017-11-01
字体:
浏览:15次
文章简介:核心内容:"其实他们都认为我们现在股价压的很低.搜狐的年收入进入10亿美元大关,没有几个公司能够这样.但是投资人担心的是有些(新创)业务还在

核心内容:“其实他们都认为我们现在股价压的很低。搜狐的年收入进入10亿美元大关,没有几个公司能够这样。但是投资人担心的是有些(新创)业务还在烧钱,能不能竞争取胜,以及产生成长的动力。投资人衡量最单一的一个指标就是搜狐股价什么时候上去,搜狐市值什么时候能够翻上去。搜狐市值现在不到20亿美元,怎么翻一倍到50亿美元,更长远,要到100亿美元。”

2013年5月4日,号称闭关两年的张朝阳接受了媒体的专访,在刚刚披露自己从抑郁症中挣脱出来之后,张朝阳用三观再造来形容出关后的变化。在消失的这段时间中,他其实并没有完全离开工作,甚至还为了搜狐视频,仔仔细细地把一些抗日神剧啃完。而在聊完之后,张朝阳订阅了我们推荐给他的微信公众账号,希望由此加速他融入地球的速度他说自己刚刚从外星球归来。

严格来说,张朝阳的所谓闭关并没有两年,直到2012年1月,他仍然出现在搜狐电视剧盛典上并接受采访。但在随后接下来的一年多,他的确渐渐消失在媒体视线之外,以往每次在财报发布后惯例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也逐渐被取消。

一年多之后再见张朝阳,他把地点选在了搜狐新的媒体大厦中。这座18层的建筑投入使用不久,有些楼层还放着除味剂以去除甲醛。张朝阳的办公室在第十八层,办公桌像他以前的习惯一样,使用一个十人左右的会议桌。新增设的两个部分都跟视频有关,一个是办公桌对面墙上悬挂的100吋液晶电视,一个是办公室旁边一个小型电影放映室。

在这一层的小咖啡吧中,张朝阳到得比我们还早。他看上去比一年前瘦了一些,头发倒是染成了深咖啡色。他介绍了自己对新大楼的规划:视频部门使用底部几层,门户、销售使用中上层,整个新大楼承担搜狐的媒体业务。原五道口搜狐大厦留给技术部门,以及人员快速膨胀的搜狗。

去年崛起的明星搜狐无线则在大王庄办公,继续新闻客户端的突破尝试。在介绍这些时,他的眼睛闪着光与此前每次意气风发的财报媒体见面会时很像。虽然那时候给我们印象更深刻的是,每次发布靓丽的财报后,搜狐股价都会当日大跌。

聊起最近发生的事,首先自然是马云和史玉柱的先后辞职。作为将互联网引入中国的元老(搜狐是第一个以公司化形式运作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张朝阳的对手和战友们正在一个个淡出,一些第二代、第三代的公司也在起起落落。

不过张朝阳倒从没打算过退休。他说人生的意义就是一种参与和相关性。他自认年纪不大、身体也很好,自己赶上了第一波互联网爆发的机会,把自己搞得很有名,也创办了搜狐,所以还是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这是人生的意义。

不仅在生活中自己走出来,而且继续在公众舞台上蹦跶,这是他对自己此次复出的定义,也可以看作是不退休感言。

不过,这次出关,张朝阳面对的已经是不一样的世界。他自己在微博中感叹:闭关一年多,重新进入地球,发现三件事,1.人人都在用微信。2.人人都在说好声音以及梁博等对我来说陌生的名字。3.好像是开了十八大,民心从骂街和用脚投票变成了建设性和拭目以待,改革开放好像又时髦了。

而用更商业的眼光来看,张朝阳出关时面临的形势是:畅游的网游业务从中国第四前进到了第三,搜狐视频前进进到第二,搜狗进入爆发式增长;但360凭借安全与浏览器的高占有率,直接成为搜索第二,把搜狗搜索挤到后面;张朝阳亲自主抓的微博败局已定。

市值似乎也成了他的心病。在历史上,张朝阳炮轰华尔街的次数不算少,基本上每次都是因为他认为股价被低估。而在这次会面中,在谈到自己的目标时,他仍然将股价与市值作为衡量目标:

其实他们都认为我们现在股价压的很低。搜狐的年收入进入10亿美元大关,没有几个公司能够这样。但是投资人担心的是有些(新创)业务还在烧钱,能不能竞争取胜,以及产生成长的动力。投资人衡量最单一的一个指标就是搜狐股价什么时候上去,搜狐市值什么时候能够翻上去。搜狐市值现在不到20亿美元,怎么翻一倍到50亿美元,更长远,要到100亿美元。

关于这次的焦虑导致闭关,他说是由于某次登雪山时脑部缺氧,极度焦虑导致抑郁,自己跟自己搏斗。他曾在闭关期间赴美与世界顶级心理学家交流,发现抑郁来自于自视太高,而对工作成就看得又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