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春来书画 张伯玉(画家、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兼理事)

2017-08-31
字体:
浏览:69次
文章简介:幼年始受伯父张长山教授启蒙书画,诚拜著名工笔花鸟大师田世光教授为师.九年面壁,三年闭门,就学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艺系绘画科.绘画艺术崇尚黄荃

幼年始受伯父张长山教授启蒙书画,诚拜著名工笔花鸟大师田世光教授为师。九年面壁,三年闭门,就学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艺系绘画科。绘画艺术崇尚黄荃、崔白、赵佶、张大千、田世光老前辈之风格。当代画家张伯玉

聆受田世光老先生“光学百家,兼收并蓄,自成一格”之教诲,一改由表及中、以术向道、索法传统之重法趣、轻文理之束缚。艺术瞻识不断突破以能工善写之优势、借助西方侧重文理、融会贯通、锐意出新,多次入选国内外大展并获奖,百宇幅作品被毛主席纪念堂及国内外美术管和博物馆收藏。他的精品曾多次于各地日报、美术杂志、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刊物登载发表。

他的不辞辛苦,热衷写生,容于自然,力求天人合一。坚持艺术来源于人民,要还给人民的信念,同时坚持在研讨表现艺术内涵的创作生涯中,修炼人品,陶冶书品。坚持读破一卷书的治学态度。是一位勤勤恳恳,很有灵气的表现主义画家

张伯玉现任职务编辑

·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兼理事

·中国美术家协会北京会员

·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

·中国北京市艺术研究所美术研究员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国家高级美术师

·中国佛教协会北京广济禅寺(明阳法师弟子)

张伯玉张伯玉和他的画编辑

中年画家伯玉的花鸟画雍容华美中总透着股灵动之气,从不以奇异夺人耳目的他,善于于平淡中与人一种雅致感,这就是他的创作宗旨一一追求一种轻松和平的境界。

伯玉画花写鸟多采取半工半写手法,鸟禽多用工,花卉多用小写意。与人不同的是他的鸟禽无论巨型的孔雀还是小型的虫鸟,远看色彩皆光彩照人活灵活现:近看笔墨老道,形式美感强烈。必须看到的是,伯玉色屏却的是庸俗的怯红侉绿,色彩美都是在色彩对比中显现的。

即单看每种色彩都淡雅平常,但被他交织错落在一处时色彩鲜活了,生动了,立即焕发出与主题和谐一致的情调;色彩在伯玉手中就像许多无情感的音符,经他神奇的组织.便产生出无穷美妙的乐章。

我见过他画的一张春来图,图中迎春花的几种黄色都很平常,但经他一番巧妙的处理便出现了如诗如梦的奇趣,引人生出许多鸟语东风的遐思,在人心中点燃起难言的美感,让人惊叹他记忆高超,充分的体现了他对绘画深刻的理解和达到了随心所不逾矩的境界。

伯玉作画一丝不苟,但绝没有半点匠气工板之态,而是于工细中显现出大写意的灵动不拘。他的画中处处鲜活而喜人,柔和而冲淡,华贵而清雅,妙不可言的笔触墨色交融.无不显示了他多年绘画功力。像连工带写的花木石禽、依势交错浑然有致的搭配,尤其画面中虚实的处理,巧妙的结合色彩笔墨的运用.

使画面整体上越发显得空灵。伯玉的画不柔弱,在花鸟画中这是不多见的。当然,这与他深厚的书法功力不可分。他的画无论墨线彩线,点染勾画.

都蕴含着书法的意趣。又由于他不像有的人以厚重的大红大绿作画的主题。而是采取以冲淡为其色烘托出一个主点.从而使书眼得到夺人耳目的突出,能让人久看不厌,惊叹那冲淡的美妙,服膺他那于冲淡美妙中凸见主题,凸见画眼,凸见形式艺术美感的和谐艺术手法的高超。

伯玉的书画不柔弱工板,相反总洋溢着一种豪迈磅礴之气,正如他的为人总显示着幽燕男子汉意气飞扬的豪侠气质。在他的笔下.花鸟在一幅画面中形成互相映视辅助的完美整体。花卉、禽鸟互相不乖不背,而是互相映视,相互助势、相互推波助澜形成高潮:如禽鸟草虫的活泼使花草树木越献出勃勃生机,花的艳丽也使禽鸟草虫显得活灵活现。

可以说.伯玉的画近几年来已展现出大家之风范,大家之气度。以为随着他艺术观念的成熟、技术造诣的逐渐老道、我行我素苦苦的不断进取,远小家的扭捏,立大家的风范就成了他苦心孤诣穷追不舍的目的,而随着他几十年的磨练。

我们惊喜的看到“目的”已成了现实。他的画无论大小,在经营上杜绝苟且,杜绝草率,似乎每幅画都是在胸中充满浩然之气时才挥毫运作出的。张伯玉花鸟图(19张)

伯玉在构图上从不人为的强行制险造势,而是因势力导驾驭内容以艺术形式,笔墨色彩都结合物态、情感、抓大局、控主脉。从他的画中我们可以形象的理解欧阳修所云:“诗之为巧,犹画工小笔尔。如此知文章于造化争巧也”。

文章可与造化争巧秒,从古人诗中可得到验证,画与造化争巧秒,从伯玉的画中我同样得到了验证,伯玉厚厚的几百张画,幼稚内到精妙的历程,像我们显示了他雄厚的艺术实力。你看那鸟、那花、那叶…….逼肖而又远离实物的艺术形态,都在向观者显示着画家巧夺天工、胜于天工的大家气派。这就是伯玉花鸟画的魅力所在,也就是他步入上乘之列的基础。

伯玉的画讲气势,但不乏娟丽清雅:有豪情,但并不乏锦心绣口式的温雅。这些苦心孤诣磨练出的精品如杯杯陈年老酒,入口甘甜,禁得住细细品味,具有真正艺术品具有的隽永性贤,绝无时下一些扭捏做作老辣之名而肆意信笔涂鸦的欺世盗名味道。显示了一个真正艺术家认真的品格。

北京艺术研究所刘玉来[1] 老师赞他:伯玉精于连写带工,手法细腻而不匠,肆意涂鸦时风中,他能敢守法度借古开今,并形成了自己鲜明独特的个性,确实难能可贵。眼下伯玉才过天命之年,这正是他收货的黄金季节,我希望他能珍视并迎接艺术创作高峰的到来,创作出更加辉煌的作品,为自己,为人类。

对了,伯玉之所以能有此成就,尚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是著名花鸟画大师田世光先生的弟子,曾受到田先生的耳提面命,正所谓取法高是成功的一半,在伯玉身上同样得到了最好的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