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出台解密 批判斯大林搞乱苏联

2017-05-22
字体:
浏览:16次
文章简介:震惊世界的赫鲁晓夫秘密报告50年前的一天,苏共中央第一***赫鲁晓夫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宣读了一份关于斯大林个人崇拜的报告,震惊了整个世

震惊世界的赫鲁晓夫秘密报告50年前的一天,苏共中央第一***赫鲁晓夫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宣读了一份关于斯大林个人崇拜的报告,震惊了整个世界。苏共领导人口径发生如此大的改变,这在苏联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这一事件至今仍然迷雾重重。不过俄罗斯国家历史档案馆不久前解密的文件使人们对赫鲁晓夫报告的出台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
该档案馆负责人米哈伊尔·普洛祖门希科夫说:“许多人认为,该报告出自赫鲁晓夫一人之手,其实事实并非如此。早在1955年12月,苏共中央就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负责调查苏共十七大选出来的党内高级领导人受迫害的冤案。委员会由中央***波斯佩洛夫具体负责。1956年2月9日,苏共中央***团开会审议了该委员会的调查报告,从而引发了对斯大林问题的讨论会议决定将有关个人崇拜问题的报告列入苏共二十大的议程。


在会议上,他们对苏共代表逐步进行了“诱导”。先是向代表们印发了当时尚未公开的两封列宁批评斯大林的书信。然后,赫鲁晓夫向大会做了工作报告,该报告对斯大林只字未提。接着是米高扬发表讲话,他在讲话中严厉批判了近二三十年来在国内严重泛滥的某些不良现象,但他同样没有提到斯大林的名字……这次讲话可以说是一个“探测气球”。大多数代表对这种“谋反”之举感到愤怒。各地许多苏共党员看到讲话后,也纷纷向大会秘书处发电报,提出抗议。不过大会秘书处也收到了另外一类反应。托洛茨基的遗孀给大会发来电报,要求大会为其丈夫平反。


但是重头戏还在后面。2月25日举行了代表大会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代表们只能凭特别请柬才能与会。外国代表团没有获准参加会议,但根据赫鲁晓夫的指示,会议邀请了一些老布尔什维克参加。会议只有一项内容,即赫鲁晓夫发表题为《斯大林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长篇报告。
普洛祖门希科夫说:“虽然该报告部分内容是赫鲁晓夫授意起草的,但他不是报告的唯一起草者。报告的‘框架’是波斯佩洛夫在他所领导的委员会的调查报告基础上完成的。苏共中央其他几位***如阿里斯托夫和谢皮洛夫也参与了报告的起草工作。此外,老布尔什维克斯涅戈夫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结果被部分采用。不过,赫鲁晓夫在登上讲台后便抛开讲稿,开始‘自由发挥’。


这场报告持续了将近5个小时。一位与会者回忆道:“当时大厅里鸦雀无声,没有座椅的嘎吱声,没有咳嗽声,更没有窃窃私语声。大家谁也不看谁,谁也不吭声,也许是因为意外,也许是出于惊慌与恐惧。所有人都深感震惊。”赫鲁晓夫讲完话后,主持会议的布尔加宁建议不要对报告进行讨论,也不要提问题。会议通过两项决议:1.批准报告内容;2.向各级党组织散发报告全文,但报告不得见诸公开媒体。
大会结束后开始采取下一轮行动。报告内容起初只向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人透露,后来参阅范围扩大到普通党员、共青团员和积极分子。报告内容也作了认真修改,小册子上加注了“内部材料”字样……
另外也为外国***印制了该报告的单行本。

根据苏共中央的决定,报告只能散发给各国***的最高层领导人。有时为了保密,只是把有关领导人请到苏联大使馆阅读这份秘密文件,例如在瑞典、挪威、西班牙就是这么做的。这样一来,全世界都听说赫鲁晓夫发表了一份秘密报告,但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报告全文。
然而,仅仅过了三个多月,6月4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就刊登了这份秘密报告。苏联当局调查发现,是波兰华沙一名记者从波兰统一工人党领导人那里拿到了这个小册子。这名记者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份轰动性的材料。他随即将小册子复印,然后将复印材料寄给了住在以色列的亲戚。随后报告又从那里转到美国记者的手里。据说,赫鲁晓夫这份报告还引发了美围总统艾森豪威尔与中央情报局局长杜勒斯的辩论。

艾森豪威尔认为,此举可能会给赫鲁晓夫造成重大打击,杜勒斯则不这样认为。最终杜勒斯的观点占了上风。
在赫鲁晓夫发表这份秘密报告以后,社会主义阵营出现混乱,许多国家的***面临分裂的危险。
苏联领导层显然是被席卷国内外的浪潮吓倒了。原定于1956年夏天召开的苏共中央全会被无故取消。此次全会本来是要讨论意识形态问题,谢皮洛夫和朱可夫将在会上发言,分别揭露斯大林在政治和军事领域所犯下的重大错误。按照原来的设想,这次全会应是反斯大林“连续剧中的第二集”。
即使赫鲁晓夫本人也出现了一些令人费解的言行。但是暗地里,苏联全国范围内的反斯大林行动却在不声不响地进行着:斯大林的塑像被搬离广场,斯大林的著作从书架取下,以斯大林的名字命名的城市纷纷改名……
苏共中央1956年2月9日***团会议摘录
赫鲁晓夫:“斯大林的问题已经查明……既然他迫害了这么多人,他还算什么领袖。

应该鼓起勇气,说出真相。可以让波斯佩洛夫同志起草报告……斯大林的错误在于搞个人崇拜,权力过分集中在他一个人手上——一个不诚实的人手上……”
伏罗希洛夫:“应该认真起草这份报告……我认为斯大林身上有许多人性化的东西,不过也有过残暴的行为。”
米高扬:“……斯大林1934年前有卓著的功勋,但1934年后暴露出一些严重的问题……”
别尔乌辛:“报告中有关正面的内容就不必说了。斯大林搞个人崇拜,这是有害的……”
阿利斯托夫:“刚才卡冈诺维奇和伏罗希洛夫同志说‘不应该说出来’,这一点我不同意……那是可怕的年代,欺骗人民的年代。”(《世界报》特约编译 友光 俄罗斯《历史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