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祥紫砂 王国祥南师大 方方正正做人做壶——访紫砂大师王国祥

2018-03-27
字体:
浏览:14次
文章简介:国祥跨进紫砂艺术之门,大约在1970年,他比我晚进厂十多年.进厂后即跟我的师傅.著名紫砂老艺人陈福渊学习成型基础技艺,是我的同门小师弟……他

国祥跨进紫砂艺术之门,大约在1970年,他比我晚进厂十多年。进厂后即跟我的师傅、著名紫砂老艺人陈福渊学习成型基础技艺,是我的同门小师弟……他在拜师学艺期间,虚心刻苦好学,基本掌握了制作光货、方货的技法,深受师傅和领导们的好评。

当时厂里经常突击制作高档的大、中型花盆等产品,完成出口任务,国祥都能胜任,如期完成。当时,他还创作了几件新样,并在广交会上被订货投产,在当时的青年徒工中属佼佼者。

——摘自顾绍培《祥和砂器 方韵乾坤》一文

记者:熟悉你的人,都说你这一生与"方正"二字紧密相连:做人方方正正,朴实厚道;创制的紫砂壶以方器为主,端庄、挺拔、刚劲、浑厚。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方正"二字?

王国祥:我的确很喜欢"方正"二字,我甚至把"方方正正做人做壶"作为座右铭,要求自己时时刻刻恪守。我踏上紫砂之路后,许多紫砂前辈都对我说过"做壶先做人"这样的话,可见紫砂前辈们都很重视人品与艺德。当今社会,许多人的人生价值观错位,有的为了追名逐利连做人的底线都守不住。

可以说,在越来越大的紫砂圈子里,这种情况也有。因此,我觉得作为一名紫砂人,在做人上应该有自己的"方正"。有了这个"方正",做人就会不破规矩,守得住底线;就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的紫砂壶以方器为主,这与我的喜好有关。方器、圆器,各有千秋。我比较喜欢阳刚美,而方器则更能体现阳刚之气。

紫砂大师:王国祥

记者:你受紫砂前辈们的影响,在做人上方方正正,恪守规矩。那么,你在紫砂艺术的追求上孜孜不倦,精益求精,是不是也受到了紫砂前辈们的影响?

王国祥:是的。紫砂前辈们不仅在做人上树立榜样,而且在艺术追求上也是我们后人学习的楷模。我是1970年进宜兴紫砂工艺厂的,师傅是著名紫砂老艺人陈福渊,当今活跃在紫砂界的顾绍培、周尊严、施小马等都是我的师兄。

当时,我师傅的隔壁就是顾景舟大师,再过去就是朱可心大师等前辈。虽然他们不是我的师傅,但他们同样把我视为弟子,有问必答,有求必教,毫无门户之见。大家坐在一起,虽各有分工,但都是为了紫砂,真是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这种淳朴之风至今令人难忘。

那个年代的一些作品,今天看起来依然很经典,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时的艺术研究之风浓厚,一件作品往往凝聚着好多人的心血。一把壶做得怎么样,大家会进行讨论,并形成修改意见。

修改之后是否还存在不足,大家还会讨论,使作品更加完美。如今紫砂回归家庭,大多数是一人一个工作室,各自关着门埋头做壶。但我始终认为,无论形式怎样变,好的老传统我们一定要传承下去,做到形变神不变,人散心不散,大家一起为紫砂的发展出力。

记者:你创作的"祥和提梁壶",在第八届全国陶瓷艺术与创新设计评比中荣获银奖。四年一届的全国陶瓷艺术与创新设计评比,堪称是陶艺界的"全运会",参评作品数千件,要想在这样的"全运会"中夺金获银,真的不是一件容易事。请介绍一下你的方器代表作"祥和提梁壶"。

王国祥:紫砂壶既然已经成为人们所喜爱的艺术品,那么我们这些紫砂壶创作人就要用"艺"的标准去严格要求,赋予紫砂壶更多的"艺"。我每做一把壶,从开始设计到动手制作,都在"艺"的框架内进行。也就是说,我时刻都在告诉自己:你做的不是一把单纯用来泡茶的壶,而是一件可玩、可品、可赏的具有精湛技巧、美好情感、深刻内涵的艺术品。

我设计"祥和提梁壶"时,就是按照这个要求做的。首先体现精湛的技巧。一把紫砂壶,无论怎样去评价,都绕不开技艺这个前提。

紫砂壶是有生命的,而这个生命主要体现在精、气、神。"祥和提梁壶"的壶身呈八方形,八个块面之间的镶接处,角线明朗挺括,但却藏锋于"浑",整个壶体宛若天成,就像美玉一样不留一丝瑕疵。

壶盖为圆形,与八方壶体完美结合,方圆相融,和谐美观。阔气的底足,挺起整把壶,更显壶的端庄稳重。提梁壶把犹如玉带横空,似乎在无限地向外伸展,于虚空间形成的张力,具有气贯长虹之势。其二体现思想与意境。

任何艺术品都应该有它的思想,它的灵魂,它的意境。祥和是人们共同的期盼,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都需要祥和。"祥和提梁壶"表达的正是这一主题。清华大学教授张守智对这把壶也给予了较高的评价,认为此壶浓缩着一种技艺与精神高度。

王国祥作品:钻石提梁壶

记者:有人说"一方三圆",意思是方壶制作难度大,做一把方壶可以做三把圆壶。当然,这话并不绝对。那么,要做好一把方壶,着重要把握什么?

王国祥:从工艺上讲,要把握的东西很多。如果仅从概念上讲,我认为重点在于把握两个字:变化。方形,在任何工艺和艺术品中出现,一般是规整而难以变化。但我们制作方形的紫砂壶,一定要能够方中求变,方中多变。否则,方器就会显得过于单一,甚至有点死板。

如我创作的"双线四方壶"就体现了"变"的原则,整体是方形,但在角部从壶身、壶盖、壶钮等都全面抽角,既是方形,又像是棱形,并在底足、壶身、壶肩勒出浑和的阳线,使四方形的壶增加了层次感而更有韵味。我创作的"吉方壶""高六方壶""方菱壶"等,基本上都把"方形"变得形态万千而不失规整。

记者:在你的一部分紫砂壶上,都刻着秀逸的字,而这些字又都出于你之手。你是不是很喜欢书法?

王国祥:我对书法的喜欢程度,虽然不能用"很"字形容,但的确喜欢,也的确在书法上下了一点功夫。艺术是相通的,书法有益于壶艺。1974年至1978年我在南京工业大学读书时,就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自己制壶自己配字,岂不更增乐趣。从南京工业大学毕业回到宜兴紫砂工艺厂后,我在从事壶艺创作的同时,坚持抽出一些时间练习书法。就这样,只要壶上需要配字,大多数由我自己根据壶形壶意配字。

记者:如今,喜欢收藏你紫砂壶的人越来越多,而已经处在人生顶峰阶段的你,以后的重点是什么?

王国祥:重点是两个方面,一是创作精品,二是培养新人。我有这样一个观点:与其做十把普普通通的壶,不如做一把值得存世的精品壶。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解决如何看待金钱这个问题。说实话,处在我们这个位置,职称已经到顶了,在业内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多做一把壶就等于多挣一笔钱。

因此,如果"做壶向钱看",就很难创作出精品。方方正正做人做壶,我以前是这样,以后还是这样。最近,我建起了一个规模不大的紫砂艺术馆,里面陈列的大多数是我历年来创作的精品。

再创精品,多创精品,这就是我以后重中之重的一件事。培养新人,其目的在于传承。宜兴紫砂能够从历史的深处一路走来,靠的就是一代代人的传承。不能光顾着自己做壶,从某种意义上说,多培养一位紫砂新人,比自己多做几把壶更有价值,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