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岚广发证券 申银平安广发三大券商高管纵论券商研究所转型与创新

2017-07-05
字体:
浏览:180次
文章简介:十年一轮回.2001年,国内券商研究所开始由内向外.由成本中心向利润中心转型,确立了以研究换分仓佣金的盈利模式.十年后,研究内容高度同质化.

十年一轮回。2001年,国内券商研究所开始由内向外、由成本中心向利润中心转型,确立了以研究换分仓佣金的盈利模式。十年后,研究内容高度同质化、业内白热化竞争、高昂的人力成本却使得这一经营模式遭遇空前挑战,券商研究所已处在二次转型的十字路口。

转型之路将通向何方?行业格局将如何变化?带着这些问题,证券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总经理陈晓升﹑平安证券相关负责人以及刚上任广发证券研发中心总经理的张岚。

《证券日报》:请介绍下目前的研究团队情况以及研究所的定位。您如何理解未来行业的发展趋势?在行业转型的背景下如何选择经营模式,是求“大而全”还是“专而精”?

陈晓升:申万研究拥有330余人的证券研究服务团队,以700家中国上市公司为重点,对涉及中国经济、制度、金融市场、各类行业、债券、基金等领域实行全覆盖、成体系的证券研究和咨询服务。申万研究目前研究团队有近200人,其中行业公司类研究人员120余名,宏观策略类80余名。

随着证券市场的发展,参与其中的各类机构的市场化竞争日趋激烈,形成了结构多层次、形式多样性的特点。证券公司形成了龙头性和专业性等类型,券商研究所也相应形成“大而全”、“专而精”等特色,这是20年来市场化竞争形成的行业格局。

我国证券市场正处于重要转型阶段,证券公司机构业务向全能服务方向转型、个人业务向财富管理方向转型、公司业务向综合金融方向转型的方向将成为行业主流的发展趋势。券商研究所应及时转变思路,适应行业转型背景,把自身发展模式转变到服务综合金融服务方向。

张岚:广发证券目前有80多位专职分析师,其中从事宏观、策略研究的团队约10人,从事金融工程和衍生产品研究的团队十余人,其余人员从事行业与公司研究。在大约30个研究领域中,目前广发研究团队在近20个研究领域有较强的人员储备。

以中国证券市场目前的市场容量和机构投资者数量计,市场中开展全方位全覆盖研究的机构,应该在20家左右,如果更多,就会出现资源浪费,但这并不排除中小型的证券研究机构在某些领域树立自己的地位.因此未来券商研究所应该呈现两极化,一方面有一些大型的研究机构为投资者提供全面的理财咨询服务,另一方面则有一些在某些研究领域有独到见解的机构,处于两极之间的机构相对而言处境会比较尴尬。

广发研究团队的目标是跻身国内一流,在实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我们将由点及面,从“专而精”入手,先做好优势领域的研究,然后逐渐铺开,希望最终成为一家研究领域全覆盖、市场影响力较大的研究团队。

平安证券相关负责人:单一的卖方研究业务模式存在高度同质化竞争,蛋糕已经越来越薄。平安研究所作为市场的参与主体,同样面临着如何确立鲜明特色以及核心竞争力的问题。

此前,平安覆盖研究30个行业,结果普遍存在人力不足、研究深度不够的现象。我们决定把有限的资源重点放在16个行业上,争取为客户提供更专业的研究服务。

因此,对一些可能不适合公司新的发展阶段的人员,我们做出了主动的调整。平安研究所的未来定位很清晰,即通过强调特色和差异化来确立自己的长期定位和竞争力。

《证券日报》:卖方研究所目前主要以服务基金、保险等金融机构客户为主,在研究上侧重二级市场。这种模式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对研究所的分仓佣金影响很大。尤其是目前行业竞争激烈,且部分客户也在加强自身买方研究。您认为未来券商研究所在产品、客户方面应如何创新?

陈晓升:券商研究所服务综合金融服务,就要增强产品创新能力:一方面是研究产品:要实现以“产业研究 实战研究”为特征的研究转型,要加强对产业的中长期趋势研究,找到影响未来经济的重大趋势性机会,拓宽研究团队的研究视角,同时要加强研究团队的实战研究能力,要做商业研究,要找到各类研究的价值所在,不解决问题的研究没有价值。

另一方面是服务产品: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也将使得实体经济对债权类融资业务、资产类融资等需求进一步迸发出来,产业资本、企业客户对证券市场的需求将日益增长;近期,中国证监会正在推动长期投资者建设,除了传统的公募基金,保险公司、QFII等机构投资者正迎来扩容期;而高净值个人的理财市场容量很大,服务和产品还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因此,提供针对这三类客户的服务,是摆在券商研究所面前的课题,谁做好了谁就抓住了历史机遇。

张岚:广发证券研究团队在早几年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在服务对象、研究领域上均有拓展,短期内国内基金、保险等机构仍是我们重要的客户,但同时我们也加强了对其它类型客户的开发。客户多元化和研究方向多元化,将有助于券商研究所更好发展。

平安证券相关负责人:卖方研究面临三个趋势:一是卖方研究服务本身一定有集中化的趋势。卖方会两级分化,要么很强,要么没有,只维持一个正常的报告生产是远远不够的。二是研究模式和收入的来源一定面临一个多元化的问题。

新股发行制度的改革和再融资进一步市场化等都是机会。因此,研究将成为投行业务中一个重要的环节。三是随着市场上逐步的产品多样化和监管制度的逐步改变,证券销售交易业务会很快成长起来,从而形成一个更广义的投资银行公司。

《证券日报》:国内券商的经纪业务正在探索向财富管理方向转变,催生大量投资顾问的需求,这都需要研究力量做支撑。而在卖方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研究所由外向内转型也是一种选择,您如何看待这种趋势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陈晓升:在行业转型背景下,证券公司在证券定价和产品创新方面的专业能力将在最大范围内发生作用,拉开行业竞争差距。依靠单一的研究优势或者依靠单一的牌照优势已经无法持续发展。证券公司研究机构承担的职能将出现大的转型,不是仅仅从事原有的卖方研究服务,将承担更多的支持证券公司综合金融业务发展的证券定价、风险管理、产品开发、业务趋势研究、发展战略研究和社会影响力方面的研究职能。

这种转型是新形势下回归证券公司本源业务的转型,申万研究也必须适应这种趋势,实现转型发展。

张岚:券商研究所背靠券商,在内部服务上应该,也可以有所作为。内部服务和外部服务并不矛盾,只要处理好风险控制和合规问题,同时服务两类客户,有助于提升研究能力,使得券商研究更具有实战性。

只是券商研究所的研究工作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并不是所有客户都适合成为它直接面对的客户,这里就需要组建一个单独的团队,作为券商研究所和一些特殊群体客户的桥梁。譬如投资顾问,就是这样一个桥梁型的团队,它连接研究所和客户,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客户需要的产品。研究所和投资顾问团队的互信与合作,是确保这项工作顺利开展的基本保证。

平安证券相关负责人:在对内服务规划上,我们将重点布局在那些已经具有一定竞争力和拥有潜在优势的领域,比如我们的中小市值。由于平安证券的投行非常出色,在中小板和创业板积累了大量客户,因此我们完全有可能以此为基础,这中小市值领域更进一步。另外,研究所还将紧紧跟随集团的优势建立研究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