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绍勇的家人 东航新掌门人刘绍勇的八十天

2017-10-19
字体:
浏览:31次
文章简介:作为一家"央企"的领导,东航新掌门人刘绍勇希望外界感受到东航的改变■本报记者 陈旭刘绍勇驾驶飞机从上海飞到北京.从机场出来,他碰到了一位朋友

作为一家“央企”的领导,东航新掌门人刘绍勇希望外界感受到东航的改变

■本报记者 陈旭

刘绍勇驾驶飞机从上海飞到北京。从机场出来,他碰到了一位朋友,朋友告诉他是乘东航航班来的北京。这位朋友已经4年没有乘坐东航的航班,这次选择东航,只是因为东航换了领导。

这让刘绍勇感到欣慰。从去年12月12日上任到现在,这近八十天的时间里他几乎一刻也没有闲过,这个被各方寄予厚望的东航新掌门人一上任便体现出了一种新气象。

新官上任

虽然有过在东航工作的经历,但刘绍勇已经离开了太久,于是他的第一步就是深入基层了解情况。在上海总部和各个部门连续不断开会,飞到全国各地的分公司去调研。摸清楚情况之后,开出了“输血”、“止血”、“断臂”和“造血”的药方。

一条又一条的信息纷至沓来:国家注资由原来的30亿扩大到70亿;和交通银行、浦发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签署百亿元的贷款授信额度协议;对航油套期保值合约进行调整,尽量减少损失;转让之前和中航集团合资的支线航空公司幸福航空的大部分股权;成立分公司的计划暂停;推迟或退订新飞机;将航线结构从国际调整至国内,通过网络新增近900条航线;着眼于打造上海枢纽和西安昆明地方区域枢纽。

刘绍勇专程飞到昆明,面见云南省的有关领导,提出东航愿意和省政府共建云南分公司,甚至可以恢复老云南航空的金孔雀标识。云南航空自从并入东航之后就问题不断,并在去年引发了震惊世界的机长返航事件。这次东航和云南省政府达成共识,无疑将确保东航在竞争激烈的云南市场站稳脚跟。

新闻界也给了东航最宽松的舆论环境。以往,东航一直是媒体眼中的“问题少年”,不仅各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而且习惯将媒体拒之门外。在刘绍勇上任后,这种状况很快得到改观。农历新年刚过,东航就通过公关公司把媒体请到上海参加东航的高层见面会。刘绍勇亲自写了“致记者朋友的感谢信”,并一一签上自己的名字。

有人评价说刘绍勇善于公关。当然,这并不是贬义,公关是品牌塑造的一种手段。而且刘绍勇的公关也不止体现在外部。农历大年三十,刘绍勇带领公司高层到一线和分公司驻上海的机组成员共度除夕。这让很多一线员工心生感激,因为这种事情“从来没有过”。

靠业绩说话

当然,作为一家企业,最重要的还是业绩。刘绍勇固然可以用自己的品牌赢得多方的支持,但东航的品牌和业绩提升确实是一件艰巨的任务。国企固有的体制弊端使得领导人在面对改革时顾忌的因素太多,任何一个因素的处理不当都可能导致失败的结局,而进行制度性变革对于国企来说显然又不现实。所以,一个锐意改革的领导人远远不够,它需要的是所有东航员工的内生力。刘绍勇也清楚这一点,2009年他的目标就是减少亏损。

不管怎样,作为一个央企的领导人,刘绍勇的职责就是“为人民服务”。作为一个央企,东航得到了纳税人的注资,并占用了大量的社会资源,它应该为社会做出更大贡献。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东航必须用业绩告诉投资人:这是一家优秀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