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贼洪玲(文贼李阳波老婆)5月3日《都市女报》盗发《究竟谁可以过母亲节》原作者丘引

2018-03-12
字体:
浏览:16次
文章简介:〈媽媽我愛妳〉文╱丘引(寄自美國)圖�陳佳蕙究竟誰可以過母親節?當多元文化和多元身分取代單元文化和單元身分時,我們得隨時彈性調整自己的思維

〈媽媽我愛妳〉文╱丘引(寄自美國)圖�陳佳蕙究竟誰可以過母親節?當多元文化和多元身分取代單元文化和單元身分時,我們得隨時彈性調整自己的思維,不放棄自己的權益,也尊重他人的權益。十幾年前,當手機還不普遍時,在母親節當天,我的美國朋友耐不住妻子在旁邊嘮叨抱怨,沒有任何一個他們的孩子來探訪,也沒有接到祝賀的電話。於是,我的朋友給和父母住在同一個小鎮,開車只要十分鐘距離的兒子打電話。六十多歲的朋友劈頭就問兒子:「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知道啊!今天是母親節。」正在廚房忙著做菜的兒子說。「那你為什麼沒有給你媽媽打電話,也沒有來探視?」父親氣沖沖的說。「我預備待會兒我們吃完晚餐就給媽媽打電話。今天是母親節,我正在為我太太做菜,陪孩子和太太一起過母親節。」兒子理性的回答,換來父親更大的怒氣。「她又不是你媽媽!」「可是,她是我的孩子的媽媽,她也是媽媽啊!我太太說每年母親節我們都是到爸爸媽媽家為媽媽過母親節,她從來沒有屬於自己的母親節,她問我,她是不是有權力和資格當媽媽?是不是可以過一個自己的母親節?」不等兒子把話說完,爸爸憤怒的掛掉電話。

吃完晚餐,才八點多,兒子立刻給媽媽打電話,沒想到爸爸接電話時竟說,「你媽媽已經睡著了。」說罷立刻就掛電話。除了生氣的給兒子打電話,我的朋友還給住在離父母五個小時車程小鎮的女兒打電話。一樣的問話,不一樣的回答。電話那頭女兒說,因為是母親節,丈夫和孩子為了慶賀母親節,所以全家一起出城去玩,剛剛才回到家,正想沖個澡後就給媽媽打電話祝福哩!但我的朋友聽不進去,生氣的掛斷電話。一會兒,女婿打電話來質問岳丈大人,他憑什麼打那通電話來責備?「我的太太也是母親,她有權力和資格過快樂的母親節,不是只有你的太太有權力和資格過母親節。你的女兒是我的太太,她也是我孩子們的母親,她的身分不只是女兒。」過了幾天,我的朋友邀約兒子上咖啡館,他向兒子道歉。「你說得對,每個當媽媽的女人都有資格和權力過自己的母親節。不是只有我的太太,你的媽媽才能過母親節。我修正自己的觀念,我和你的媽媽因為習慣了你們每年自動的來陪著過母親節,順理成章的從自己的本位思考,以致發生這樣不愉快的節慶。」如果妳是年輕的媽媽,妳敢於要求屬於自己的母親節嗎?如果你是年輕的爸爸,你敢於捍衛自己的太太有權過自己的母親節嗎?還是我們要永遠都「以長者為尊」,卻犧牲或忽視了「年輕人建立自己家庭文化的機會」?究竟誰可以過母親節?是妳?是我?是千千萬萬的女人?是一些父代母職的單親爸爸?當多元文化和多元身分取代單元文化和單元身分時,我們得隨時彈性調整自己的思維,不放棄自己的權益,也尊重他人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