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才厚老婆孩子】徐才厚妻子女儿照片资料图

2018-02-28
字体:
浏览:102次
文章简介:滕叙兖感叹,徐才厚"蠢到连老婆女儿也管不住",晚节不保.身败名裂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但同时追问,多年来,"他的上级领导干什么去 ...

滕叙兖感叹,徐才厚“蠢到连老婆女儿也管不住”,晚节不保、身败名裂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但同时追问,多年来,“他的上级领导干什么去了?军队高层纪检机关干部干什么去了?那些车载斗量的反腐规章制度、红头文件、宣传口号都是废纸吗?”

不过徐才厚的内心着实恐非老同学所能猜度。滕叙兖文章引用一位朋友的说法称,徐才厚调北京前曾对身边同事说:“我这次进京,恐怕走上一条不归路。”大家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他认真地说:“高处不胜寒啊!”滕叙兖感叹,“如果这位朋友说的是实话,徐才厚真是。”

彼时的徐才厚,是否已经有了走歪门邪道的苗头,或是对贪腐行径之罪责心知肚明,尚存矛盾心理,已难考证。但最终结果,徐才厚在贪腐路上并未回头,直至“不归路”。徐才厚少小离家,离开长兴岛已有半个多世纪,当年人丁兴盛的徐家庄已凋敝零落,成为一个废弃的村落。2005年,长兴岛镇升格为长兴岛临港经济开发区,大批村屯搬迁,由石屋土房迁到宽敞明亮的楼房。

地藏庵村跟周边的三咀、龙口等几个村合并入新港社区,地藏庵徐家庄的行政名号自此不复存在。徐家庄徐姓村民大部分都搬迁到长兴岛人叫“楼区”的新建住宅区居住。徐家庄人搬迁走后,当地政府怕村民重新回村屯,很多家的房顶都被拆去,但只徐才厚祖居及临近几户仍保持原样。

今日徐家庄荒草蔓延,土墙断壁,已不复有往日的生机。现在只剩四个村民,分别是徐才厚的二嫂和她儿子徐超锁,以及受徐才厚叔叔徐日贤委托看护祖居的张洪林两父子。徐日贤平素住在瓦房店,年岁已高,但时常回徐家庄看看。徐日贤与徐才厚的父亲是同父异母兄弟,据徐日贤讲,徐才厚身居高位后,很少能像以前那样方便找到他。

徐日贤的印象中,侄子徐才厚为人向来谨慎。徐日贤育有二子二女,但对这些生活在瓦房店的堂兄姐妹,少有受到徐才厚的照顾。徐才厚母亲在50多岁时去世,徐父又续弦,后者给徐才厚带来了三个妹妹,分别改徐姓,徐才厚与这些亲属往来不多。

在徐家亲属中与徐才厚关系相对较为密切的是徐桂芝,这个与徐才厚几乎同岁的近属住在长兴岛的楼区,徐才厚的姑父王传秀(音)过去还是当地民政干部。徐才厚有两个外甥,都在部队当军官,一个在北京徐才厚的身边,还有一个在大连海军基地。

徐才厚在今年3月中旬落马后,徐桂芝在长兴岛楼区的家也已关门三月,徐才厚的远房亲戚徐大海说,徐家人都到北京去了。徐才厚尽管与亲属保持谨慎的距离,但对昔日的乡人、同学却仍热情有加。徐才厚的小学同学张洪林在1997年到山东拉面粉,从唐山途经济南,等卸车时候,正好有时间空档。

张洪林知道徐才厚这时已是济南军区政委,便打车到军区大院门口,不多时徐才厚的秘书出来把他迎了进去。徐才厚与这位老乡兼同学热情地唠了一会嗑,前后也就十多分钟,便称要去山东潍坊检查军备工作。临走叮嘱张洪林再来济南时找他叙旧。

徐才厚身居军队高位后,2003年,哈军工的校友会庆祝学校五十周年。徐才厚也应邀穿着便装前来,当时他坐在主席台上,徐才厚同班同学就在下面喊,“才厚才厚,你下来,下来。”徐才厚也应声下来坐在他们班同学堆里,坐在一起的同学这个打他一巴掌,那个摸他一下,嘻嘻哈哈的。这些老同学觉得,徐才厚跟过去一样,没什么架子。

刚调到北京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助理时,徐很谨慎小心。徐的昔日好友、在香港经商的同学刘苏民到他家里去,看到大热天吹个小电风扇,就说要送给他一个空调,徐才厚连连摆手,“我哪敢啊,主任家都没装空调。”徐才厚也从来不让同学到单位去见他,要见面都到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