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爱民的妻子 周爱民谈豌豆荚文化:开放、精致、有爱的深层解读

2017-11-10
字体:
浏览:20次
文章简介:周爱民:这个词,那么就稍微说说"和谐"这个词,这个君子贵在和而不同,就是我允许你和我们不一样,对吧,这叫不同.但是我们相互之间是和气的,相互

周爱民:这个词,那么就稍微说说“和谐”这个词,这个君子贵在和而不同,就是我允许你和我们不一样,对吧,这叫不同。但是我们相互之间是和气的,相互之间是存在一起融洽的,这个是和的问题。谐是指谐调,相互之间能够配合、能够谐调。

你发出声音,我发出的声音和你是一个,不是冲撞的,而是相互之间能够很,让别人听见很悦耳,所以和谐实际上代表着很多很多的味道的东西。比如说我们现在说讲什么和谐社会,其实可能更多的是求同,大家都变成一个样子,咱们就和谐了?不是。

大家要存在不同的声音,并且让这些声音之间的格调一致,这个是和谐的部分。但是豌豆荚的这个味道里面,和谐可能还算有一点,就是大家存在一些允许存在不同的声音,存在不同的说法,不同的想法,所以只要大家能够在一起,君子贵在和而不同。

就这一点我觉得是有点,但它不是有爱的主题,和谐不是有爱的主题。有爱在豌豆荚里面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一种涵养。这个东西呢就是,我就觉得是今天这个关于文化与效能部分,我最难讲的一部分。

因为到这个层面的时候,它往往只一种感受,它不是可以拿出来就像前面说,我们说开放是一个手法。哎,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手法是这样的,我们就开放了。然后也不是前面我们说的格调,格调你是品味的,你说这个格调比较小清新一点,这个格调比较像硅谷范儿一点,这个格调可以用个名词来定义,对吧,你可以做。

但是一到涵养这个地方就不行了,涵养这个东西就只能去感受,所以我很难去讲这个部分,我往往只能拿一种对比的方法——也许它不是非常恰当,但是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尝试做一些补充。

就是我们举一个例子说,一种狼性的文化。狼性的文化呢,它讲究的是进取,讲究的是一种拼搏,讲究的是快速的突击,讲究的是把对手打倒在地,讲究是撕裂的那种快感。

对吧,就是你能从这个狼性的文化里面讲,找到很多很多很多内涵的东西,找到很多一些做事风格的出发点。那狼性的文化显然是一种带有侵入性的、进攻性的这种文化格调,它跟有爱是很不一样的。

有爱是要站到对方的角度上去想事情,有爱是我帮我的周边的这些人去想事情。甚至如果说做到大爱的情况,我是帮我的对手去想事情的。就是对手到底在想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干,他们那么干是不是不对,也许我可以发个邮件告诉他们,这个可以做到大爱的部分。

我不是说豌豆荚做到这个样子,有没有我不去肯定和否定它,毕竟我不是非常了解。但是我的意思是说,有爱的状态和我们刚才说的这种狼性化的状态肯定不一样,对吧。

那有爱的这个状态我就认为它往往偏向于对用户的理解,对我们的客户的理解,真真正正发自心底的去理解他们,他们为什么会打一个电话,急匆匆的告诉你说,我这个东西下载不下来了,或者说告诉你说,我的帐面上的支付的钱没了。

他们在那个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急迫的心理,你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跟他们沟通,帮他解决问题。然后同样如果把它缩小在我们今天讨论话题,就是企业的绩效的问题里面,那么如果你的A Team和B Team之间是一个狼性文化的Team,这两个Team他们有自己捕食的对象,他们有自己的行事的风格和要做得事情,当你们这两个Team想要合作的时候就会非常困难。

对,因为相互之间是争利的,对于我们共同侵犯的目标是一样的时候大家是很办。

但是大家侵犯的利益是一样的时候,那就很难办了。比如说我们公司,我们大多数情况下的公司里面的测试团队是相对独立的,就是为公司所有的项目做测试。那测试团队在两个开发团队中间是资源争用的,如果是两个狼性文化的团队的话,那么他必然是在这块肉上撕咬不停,我要想办法把你的测试的这个资源占用减少,我才能得到更多的测试资源。

类似于这样很多的资源争用,其实是在狼性的文化中很难去消化掉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我们一人配一个,一人一块肉大家都不咬了。

但是在豌豆荚这样小的Team里面,这种事情显然不大现实。因为每人都配足够的资源,或者每个Team都配足够的资源,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所以在有爱这样的一种企业的文化的内涵里面,就很容易被消化掉。

因为我们显然大家刚才已经谈到过,就是公司的所有的这个经营目标,每个Team在干什么事情,公司整体的战略方向,都是很清晰的。所以呢,我也能够真的站在对方的角度上考虑一下:哦,他们的团队这个月的确比较紧,那他们真的要干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在公司层面上大家都希望看到成绩的事情;我也希望公司好,不是吗,那我尽量自己多做一些自我测量,然后把压力的从这个测试团队里面减少一些,把资源释放给他们。

这件事情在豌豆荚是可以做的到的,是很正常的。就像我说的,我这个Team,就是我所在的Team叫System,就是系统,系统组。系统组只有三个人,但是系统组主要,要做的事情是整个公司的系统后端的所有的稳定性和可靠性这样的一些方向,他的活很大,三个人不可能干的了的。

所以呢我就需要去不同的部门抓人头,我说这件事情,要么我去你的部门干,我把我算成你们部门的人头,要么你给我一个人到我这来干。

我所有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行,我把人头给你,这个月我们这件事情往下后面排一排都行,我给你挤一挤。我能拿的到这样的赞助,这样的赞助、这样的支持其实是与我们刚才所说的那种有爱,甚至包括上面的一些具体手法,比如说透明的文化是有很有关系的,但是他对这种文化和这种文化的内涵,对效能的影响其实是润物细无声的。

你能刚才说,从简单的从刚才这个对答,我去找人,别人能给我人,这个对答中能感觉到,它是一个有爱的内涵所导致的吗?不去具体分析你是很难看出这一点来的,所以它真的是润物细无声的,很难讲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