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现货 林清玄散文集 清韵卷 迷路的云温一壶月光下酒莲花香片

2018-02-27
字体:
浏览:7次
文章简介:<林清玄散文精选>指出在林清玄的创作生涯中,除了后期最负盛名的"菩提系列"十书,其早期的散文作品,也因文笔清丽.情感醇厚,而深受 ...

《林清玄散文精选》指出在林清玄的创作生涯中,除了后期最负盛名的“菩提系列”十书,其早期的散文作品,也因文笔清丽、情感醇厚,而深受读者欢迎,屡获台湾各项文学大奖。

 

作者简介

林清玄,台湾高雄人,著名散文家,连续十年雄踞“台湾十大畅销书作家”榜单,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17岁开始发表作品;20岁出版第一本书;30岁前得遍台湾所有文学大奖;35岁入山修行后写成的“身心安顿系列”,是20世纪90年代台湾最畅销的作品;40岁完成“菩提系列”,畅销数百万册,是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作品之一。他的文章曾多次入选大陆、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中小学华语教材及大学国文选,还曾被收入大陆高考语文试卷,是国际华文世界被广泛阅读的作家。

部分目录如下:

温一壶月光下酒月光下的喇叭手负琴盲翁家家有明月清风无关风月温一壶月光下酒我似昔人,不是昔人以水为师光之四书两只松鼠屋顶上的田园卷帘无灾无难到公卿黄玫瑰的心发芽的心情青山白发娘子坑的午宴忘情花的滋味一杯蜜是炼过几只蜂的生命的酸甜苦辣生平一瓣香深香默默黄玫瑰的心买了半山百合石上栽华正向时刻吾心似秋月三生石上旧精魂吾心似秋月佛鼓召集有缘人的钟声步步起清风去做人间雨水晶石与白莲花一味达摩茶杯在名利的海上航行一心一境送一轮明月给他白雪少年红心番薯飞人芒花在梦的远方过火家有香椿树银合欢翡翠莲雾白雪少年我唯一的松鼠仙堂戏院悬崖边的树兵卒无河星落尼罗河岁月的灯火都睡了芳香百里馨星落尼罗河卢桑夜船威尼斯船夫罗马在闪电中敏感的花

序言

菩萨清凉月, 常游毕竟空; 为偿多韧愿, 浩荡赴前程。 这是《华严经》的偈,我非常喜欢,常用以自况。 菩萨的心就像天上清凉的月亮,在究竟的空性里自在遨游。 但是为了多生累世许下的愿望,菩萨却一再的返回人间,浩浩荡荡地奔向解救众生的前程。 不只是自在的菩萨呀!如果真有前世或有来生,每个人在心里一定也许下过愿望,希望未来可以实现。 因为有愿望,生命的进程既不是偶然,也非必然。 每一步都牵引着下一步,每一个转弯都面向了不同的方向。

人生的许多事都是可以预期,却也是不可思议。“花开满树红,花落万枝空;唯余一朵在,明日定随风。”知玄禅师说,这是可以预期的,枝头那最后一朵红花,明天一定会随风飘落。“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在桥上过,桥流水不流。”傅大士如是说,那是不可思议的,其实是桥在流动而不是水在流动,生命的实相谁分得清呢? 作家的终极追寻 如果真有前世的愿,当我在童年时代宣称:“我要成为一个作家!”应该是遥远生世中带来的种子。

有种子,自会成树。 所以我迈向写作之路,是可以预期的。 可是,预期的写作之路,却不能预知究竟会写出什么作品,因而每一篇文章和每一本书,都有不可思议的地方。那是在某一个时空中,思想、感情、观点与灵感撞击的结果,若是换了一个时间、转了一个空间,文章也就不同了。 这是为什么写作不能断的原因,二十岁有二十岁的样子,四十岁有四十岁的情貌,作品的展现因此不只是‘结果论’’,每一个过程都是非常重要的。

每一年每一年,作品慢慢的不同,却不是那么明晰,若是每个十年来看,一个十年几乎就是一个“豹变”,会有完全不同的风格与内容。 我写作已经超过四十年了,最少经历了四个豹变,从浪漫主义者(绝对的抒情)变成理想主义者(追求佛教的圆满国度),再从理想主义者变成了存在主义者(确立人的终极存在),最后,变成自由主义者(打破了写作的框框)。 每次的转变都在不思议处,仔细寻索,却可以找到其中的关键。

我们也可以维持人生不变、作品不变,但是就背反了作家的终极追寻。 什么是作家的终极追寻呢? 向外,不断追求生命更高的境界。 向内,不断触及心灵更深的感动。 并且,把更高的境界与更深的感动,不断的与读者分享,一起携手走向人生的圆满与美好。 循时光的河流前进 由此观之,作为作家,我并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 我每天都写作,对于作品我已全心付出,不辜负五十年前立下的初心。 我的读者,如果从小学语文课本开始读起,现在已经是即将步人中年了,我们的因缘殊深,有许多人读我的文章长大,而我自己却在字海中泅游,逐渐的老去了。

还好,文章总是会维持它最初的样子,年轻的依然年轻,感动的还是感动,只是写作的人,皱纹更深了,鬓发更白了! 每当重读自己的小作,仿佛循着时光的河流向上游前进,两岸花树宛然,群山微风依稀,好像重活了一次。 作家还是比一般人幸福呀!因为留下了作品,因而保留了时光,镌刻了情感,使一切逸去的,留下了余音遗响,活色生香。 看见幽微看见美 我的作品选集在大陆已出版多部,每一部的编者侧重的不同,因此各有可观。 最近,长江文艺出版社把我在九歌出版社的老作品,从头到尾寻索了一遍,重编了一本选集,或者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见我少壮时代的行旅与心情。 自在悠游于夜空的明月呀!照亮过人间时,历历在目,有缘的人自然会看见明灭、看见幽微、看见美! 林清玄 二〇一二年秋日 台北清淳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