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北碚丹麦 北碚之父—卢作孚

2019-06-13
字体:
浏览:23次
文章简介:1927年2月15日,卢作孚担任了嘉陵江三峡峡防团务局局长.他怀着对嘉陵江三峡建设的理想,以此为基地,推行以建设新的集团生活为中心的社会改革试验,推行全新的乡村 ...

1927年2月15日,卢作孚担任了嘉陵江三峡峡防团务局局长。他怀着对嘉陵江三峡建设的理想,以此为基地,推行以建设新的集团生活为中心的社会改革试验,推行全新的乡村建设运动。他推行这个试验的目的,在所著《四川嘉陵江三峡的乡村运动》曰“不只是在乡村教育方面,如何去改善或推进这乡村里的教育事业;也不只是在救济方面,如何去救济这乡村里的穷困和灾变”,而是“中国根本的要求,是要赶快将这一个国家现代化起来。

卢作孚北碚丹麦 北碚之父—卢作孚

所以我们的要求是要赶快将这个乡村现代化起来,以供中国小至乡村,大至国家的经营参考”。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卢作孚把嘉陵江三峡建设成为生产区域、文化区域和游览区域。

北川铁路 1927年8月,卢作孚从上海聘请丹麦工程师守尔慈勘测设计修建,总长18公里,克服种种困难,于1935年3月全线通车。该铁路有火车头、货车厢、客车厢、水车厢,常年穿行于当时属于江北县与合川县界的文星乡和戴家乡境内(今北碚天府矿区),不但使此间的煤矿开采进入了新时代,并成为了当时北碚的一大景观,成为了四川的第一条铁路。

卢作孚北碚丹麦 北碚之父—卢作孚

天府矿业公司 1933年,卢作孚促进北川铁路沿线的五个较大的煤厂合并,成立了天府矿业公司。抗战时,卢作孚与“煤油大王”孙越崎促成了天府煤矿与河南中福煤矿公司的合作,使天府矿业采用了矿灯照明和绞车提升,设备、器材和技术不断加强,产量大大提高,为中国战时首都重庆的供煤量达45%。

三峡染织工厂 即后来的大明织布厂、重庆绒布总厂。1930年10月,三峡染织工厂由峡防局工务段改组成立,卢作孚任董事长,是四川第一个机械织布厂。其广告曰:“三峡国布,风行全国;花样新颖,永不褪色”。

中国西部科学院 即现重庆自然博馆。1930年3月,卢作孚派人打菩萨,将火焰山东岳庙上殿改建博物馆。在蔡元培、黄炎培、翁文灏等大力支持下,于同年9月成立了中国西部科学院,卢作孚任院长,陈列有风物、卫生、工业、煤炭等物品。

随后,设立了地质、生物、理化和农林等研究所。 兼善中学 1930年秋,卢作孚所办北碚私立兼善中学开学。“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诠释了“兼善天下”的办学理念,立校训“舍得干,读兼善”传承至今。当时,兼善中学办有兼善农场、兼善餐厅、兼善公寓和石灰厂筹实业,既是培育学生的劳动基地,又坚持了自力更生地办学。

北温泉公园 北碚公园 1927年,卢作孚一到北碚不久,就利用缙云山下的南宋初建的温泉寺创办嘉陵江温泉公园,增建温泉游泳池、浴室、餐厅等设施,成为了中国最早的温泉公园。1927年底开始,卢作孚组织在北碚新营房受训练的各期青年学生,在北碚火焰山上修建平民公园,即现北碚公园。

创峡区地方医院 即现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又名民生医院。卢作孚1927年用旧庙作院址,“创办一个地方医院,为远近的人民治疗疾病”而创办,抗战时期为江苏医学院。“情系民生、追求卓越”为办院理念。1936年,卢作孚主持峡区举办了敬老会,旨在“提倡健康的人生”。

北碚图书馆 “创办一个图书馆,供给近的人们到馆里读书,远的人们到馆里借书。”1928年,卢作孚在北碚关庙,利用大家捐赠的四百本书,办起了峡区图书馆,即现在的北碚图书馆,人们亲切地称“红楼图书馆”。

北碚体育场 1927年8月,卢作孚在北碚鞍子坝租了一块土地,着手建体育场,于第二年建成,命名为“北碚体育场”。1929年4月20日至26日,卢作孚主持峡防局在这里举办了四川近代体育史上规模最大、项目最多、参加面最广的“嘉陵江运动会”,来自重庆、江北、巴县、璧山、合川和北碚共38个单位及社会团体的1161名运动员勇跃角逐。

《嘉陵江》报 1928年3月4日,卢作孚改组《学生周刊》,创办了三日刊《嘉陵江》报,刊载省内外现代的国防、交通、产业、文化和嘉陵江三峡各项事业的消息。卢作孚以“努力的同人”的名义,在《发刊词》中说:“嘉陵江是经过我们这一块地方的一条大河,我介绍的却是一位小朋友。

我们盼望这个小报传播出去,同嘉陵江那条河流一样广大,至少流到太平洋……”由于白话浅显易懂,编辑简明扼要,新闻素材丰富,专人派送发行,时效性强,受众广泛,该报很快就改为两日刊。1931年1月改为《嘉陵江日报》,赢得广大读者喜欢。

北碚花园城的雏形 卢作孚文选载:“北碚面临嘉陵江,高出江面八丈以上,然而是要被洪水淹没的。后面被一条溪流围绕着,中央高而周围低,每被洪水淹没的时候,市场的人无法逃避。最好是将溪流填了起来与北碚一样平,作人们逃避的道路,而且增加现在无法发展的市场一倍以上的地面。

”据卢作孚的次子卢国纪先生著文说:“父亲依靠全体民众的辛勤劳动,环绕北碚后面的一条很深的溪流填筑起来了。北碚市区的面积也成倍地扩大了。父亲以青岛的建设为蓝图,建起了北碚第一个街心花园,并在北碚的周围种上了从上海带回来的梧桐,使北碚有了一个花园城市的雏形。

” 北碚,卢作孚“中国乡村建设运动”的成功典范。北碚的发展是全面的。人们永远不会忘记“北碚开拓者”——卢作孚!

参考文献:卢国纪《我的父亲卢作孚》 赵晓铃《卢作孚的梦想与实践》张守广《卢作孚年谱》 唐文光 李萱华《卢作孚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