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鲁迅 梁文道:我对“鲁迅对国人的看客判断”感觉越来越重

2017-11-05
字体:
浏览:12次
文章简介:梁文道:还有第二部呢,不是还有第二辆呢,因为第二辆来的时候看到地上躺一个人,他其实那时候不一定意识到这个人是活是死,她极有可能还是活的对不对

梁文道:还有第二部呢,不是还有第二辆呢,因为第二辆来的时候看到地上躺一个人,他其实那时候不一定意识到这个人是活是死,她极有可能还是活的对不对,但是那个第二辆车好像踩过路面一个纸片、一个纸皮箱一样继续开过去。

许子东:第二个车你现在还不确定他是否看到,他还可以说我没看到那个地上的东西。

窦文涛:对,现在很多人都是说我没看见,虽然那个监控路线里显示什么看了一眼,但是他没看见。

许子东:所有人都还有excuse,就是说包括后来走的人说我没看见,带了一个小孩的妈妈她说我害怕我的小孩看到她的血,幼吾幼不幼人之幼对不对。但是我觉得最最不能,就是跨越底线人性底线,我们作为同样中国人,我觉得这条底线跨越是令我感到羞耻的,就是前面他的轮子撞倒了,他知道了他停顿了,但他再望前开,这个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

梁文道:但是这个我真的觉得。

许子东:你觉得就是这样?

梁文道:我们就是这样,你觉得很那么让人震惊吗,我不觉得。

许子东:我觉得不是,我觉得大部分人都不会这样做。

梁文道:我觉得我们大部分人是在看到这样的事之后,我们会谴责我们会生气。但是我们大部分人在这个情况下,说不定还是这个样子,它还是会发生。

窦文涛:我觉得我在你们俩中间,就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也既不像许老师觉得中华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时候。

许子东:这是别人说的,我说是到了最伤痛的时候。

窦文涛:我是说它还是有一个,再怎么说它还是一个个案推广法。我不确定比如说这个情况如果在广州接头再发生一次,是不是出现同样的反应,我不确定。我为什么说,一个个案出来我们最容易觉得,完了,天下乌鸦一般黑了。

可是实际上就在这个同时,你会看到好像在广西有一个哪怕是9岁的小女孩救这个落水的儿童,好像牺牲了还是怎么样。你又看见另一个省的在嘉奖一个见义勇为什么的。甚至我就跟你讲,我估计可能我对中华民族道德评价比较高,实际要照我估计,70%、80%的情况下有个老太太老头摔在地下,人们还是有人扶他一把的。当然你可以说现在大家都算计,怕出事。但是我觉得难道中华民族真缺德到那个程度了吗?

梁文道:我跟你讲,我这样子我年轻的时候特别崇拜胡适,我那时不大喜欢鲁迅。我这几年不晓得是不是开始年纪大,年纪越大越觉得鲁迅是对的,就是鲁迅对中国人的判断,就当年的鲁迅。

窦文涛:许老师告诉我们,今天是什么?

许子东:鲁迅去世七十五周年纪念。

窦文涛:七十五周年,救救孩子。

许子东:对,救救孩子。

梁文道:他当年对中国人的那种判断,那么的悲剧,那么的虚无,那么的阴暗。然后他的结论,其实鲁迅是很悲观的人,他觉得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我不晓得怎么,我越来越这种感觉。你可以举出很多例子说我们有很多好人好事,没错,可是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是一件都不应该发生的。

而它还不是发生过一次,你有没有看到昨天李承鹏也发了一个微博你看到没有,就是重庆是现在的红都。有一个人,好像一个农民看到一个旅游中巴掉到水里面去,19个人泡在水里面。

他脱了衣服跳下去救人,他把19个人都救上来。但是因为他在冷水里面泡在久,结果他肺病,最后肺病病的很重,他没钱医,政府也没管。那19个人都知道没人理他,最后终于病死,然后出殡的整个过程草草埋葬,完全没有人再去看他。

许子东:19个人全都没去?

梁文道:全都没去。

许子东:忙着唱红歌呢。

梁文道:对,而且还要再看,这是有一个过程的,文涛。我们前两年的时候在讲毒奶粉的时候,那时候看到这个国家的这个进程。当时大家讨论的是怎么可以在奶粉下毒,这不是害人嘛,害孩子吗?很多人就说这是商业伦理问题,记不记得那时候我们还讨论过,说这不叫商业伦理问题,全世界没有商学院商业伦理教你食物不该下毒,这是基础伦理问题对不对。好,我们要讨论。

许子东:人性底线。

梁文道:然后我们再看两年之后我们国家变成怎么样,我们比那个时候又进一步了,进步到什么地步?今天我们有一个讨论,在我看来是全世界找不到别的国家会有这种讨论的,是大型的全民在讨论,路上看到老太太摔倒你该不该救?我们煞有介事的在网上开专版来讨论正反双方。你看到这个,你就觉得接下来再看到这个事,你会觉得这是个有过程的,我们正在越走越下越走越下。

窦文涛:没错,就道德方面已然混乱了,已然混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