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荣与横店 浙江横店集团徐文荣:我并不在意但我要说谢谢

2017-07-22
字体:
浏览:381次
文章简介:"我并不在意但我要说谢谢"-徐文荣与<福布斯>面对面1999年起,美国<福布斯>杂志连续两年排出了"中国大 ...

“我并不在意但我要说谢谢”—徐文荣与《福布斯》面对面

1999年起,美国《福布斯》杂志连续两年排出了“中国大陆最富有50人”排行。其中2000年度,浙江横店集团徐文荣名列第八。该榜公布后,数位入选者公开对该榜的准确性表示怀疑,并质问:“你们的数据从哪里来的?”其中,徐文荣的声音最响。

2001年7月6日,《福布斯》中国地区调查员胡润(Rupert Hoogewerf)先生——一个蓝眼睛、亚麻色头发的小 -->伙子,从上海出发,坐火车先到义乌,再驱车36公里到达横店。

在风景如画的横店度假村,67岁的徐文荣与31岁的胡润相见……关于排名胡润:去年我就非常想与您见面。能在今年的排行榜出来以前见到您,直接了解信息,真是很荣幸。美国三大经济类杂志依次是《商业周刊》、《财富》和《福布斯》。

《财富》一直在做世界500强的排名,而我们寻找着世界上400个最富裕的人。《福布斯》特别重视企业家,惯于由某个企业家引出对一个行业的介绍。我们要告诉人们,在这些行业里,谁在做?谁在控制?我们每周在全球的发行量是90万册,目前还没有中文版,但在中国大陆的销量也有1000多份。

我是英国人,专业是中文与历史。1990年我在北京呆了一年,1997年我再来时,已经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中国的变化太大了,发展太快了!

这是许多欧美人不理解、不相信的。所以,我非常乐意把将这些真实的变化告诉欧美人作为自己的工作。按照《福布斯》的风格,我通常先给一个Result(结果),再回过头来寻求过程。

您就是这些“结果”中的一个。徐文荣:《福布斯》杂志在中国的影响非常大。我觉得你们做出来的东西基本正确,但我很想知道你们的数据是从哪儿来的?胡润:我们曾试图通过税务部门了解一个企业家的真实收入,但这在中国不太可能。

于是,惟一可行的方法是收集一些公开的数据,譬如说从介绍中国乡镇企业家的报刊上。徐文荣:《福布斯》关心中国的经济发展,我非常感谢。搞这么大的调查,必须投入很大的人力,你们从50家得不到好处,但《福布斯》的无形资产提高了。

胡润:是这样。排名不是用钱买的,我的薪水是新加坡总部发的。徐文荣:你们的两届排行榜在中国引起震动,因为在中国有许多民营企业。但有些民营企业的资产并不是个人的,就像横店不是我徐文荣的。

我还是那句话,我个人的财富远没有那么多,横店的财富远比那个排名多。当然,还有比这50人富的,你们并没有把人家排进去。胡润:漏了谁呢?您能告诉我吗?徐文荣:(笑)保密的,这些不愿公开。胡润:如果他不愿公开,就不能怪我。

我只能根据公开的数据来。徐文荣:(点头)我不是怀疑你们收集资料的能力,而是在中国,这个项目的难度太大了,统计时间哪怕相差几个月都会有许多变化,再加上计算口径不一样,数字也会差许多。

我举个例子(移过面前的烟灰缸、茶杯盖、火柴盒演示):这个烟灰缸是我横店的,其他又衍生出火柴盒、茶杯盖,是我控股的。烟灰缸是我的核心资产,其他可以纳入总资产。1997年公布的中国特大型乡镇企业中,我们总资产排名第四,但核心资产是第一位的。

我与鲁冠球(去年在《福布斯》排名第六)见了面有时寒暄两句,他说,你们“横店”大,我说你们“万向”大。蛮有趣的。胡润:您重视我们的排名吗?徐文荣:(毫不迟疑)不重视。

胡润:如果我们把您排第一呢?徐文荣:也不重视。我只管自己做事。但我非常感谢你们。因为你们的排名,来信、电话、电传要与我们合作的外国公司不少于30-50家。因为你们的排名,外国人的投资进来了。

关于横店胡润:你们主要的销售额从哪里来?徐文荣:一是工业,核心企业有230多家,控股的有1000多家。我们有几千个品种,譬如电子产品、磁性材料、药品、医药中间体、大客车等,这一块占了横店总销售额的60%。

二是第三产业,像影视基地,几乎每天都有上千人在这里拍戏;旅游,去年横店接待了60万人次;还有餐饮、学校、商贸、金融。三是高科技农业,这个计划我们刚刚实施。现在投入的是国际商贸城。胡润:您如何控制如此庞大的企业? 有什么诀窍吗?像美国通用公司总裁Jack Wellge,每天根据一张纸、十个数据来作决策。

徐文荣:有多方面的信息。国家的方针政策非常重要,这些消息的来源路子很多:市场、财务的营运都靠他们(指指周围陆续赶来的副总裁等)。

我不上网,他们会把信息汇总到我这里。我胆子比较大,什么都敢碰。像我们的节能灯,第一年亏本,第二年亏本,今年开始赚钱了。出口美国的条件是保证1万小时的寿命,美国政府对我们的每只节能灯给3美元的补贴,如果达不到1万小时,我们必须每只倒贴10美元。

(他突然起身,步态老迈走到门口,关灯,再开灯。)你看,我们的灯没有一般日光灯“簌簌”闪的现象,一下子就亮的。胡润:(惊喜地)怎么会做到的?徐文荣:(拱手)技术方面保密的,别问了。

胡润:作决策困难吗?徐文荣:当然。作一些困难的决策时,要坚定。不管条件怎么差,只要下决心去做,吸引人才,肯定会改变命运。胡润:我非常感兴趣的是,在《福布斯》2000年的排行榜中,大部分是1995年以后发展起来的,你们却从1975年走到今天。

同时代的民营企业都被淘汰了,为什么你们还在?徐文荣:我们1975年底办起第一家缫丝厂,办了三年,国企起来了,我们必须调头,刚好碰上中国改革开放的好机会。

胡润:但机会对所有的企业都是均等的。徐文荣:那就是观念问题了。别人要上一个产品,不敢冒风险。我不管,只要看准,花多大的代价都要买过来,包括技术和人才。胡润:听起来,你好像还是一个私营企业家。

徐文荣:我想做的事,就努力去做。我主张为国家做,为自己做,最终为老百姓做。你一定要记住,我这里和整个中国一样,主体是公有制的。胡润:横店的人收入增加了多少?徐文荣:1975年,这里每人的年收入75元人民币,2000年横店人的年均收入是7016元,包括老人和小孩。

胡润:对横店人来说,你就是上帝?徐文荣:(摇头)我从来没想要树这种形象。胡润:我在来的路上看到横店人造的房子都是裸露的红砖外墙都不粉刷,他们是为了省钱吗?徐文荣:有两种情况。

一是这里的人喜欢造房子,同时造几处,当然没有钱来修饰外墙。另一个原因是,这里正在进行重新规划,许多房要推倒重来,就让它那样子算了。

胡润:排行榜的50人中,除了您,排名34位的郭广昌和排名41位的楼忠福都是东阳人。你们这里的空气特别好?还是饭特别好吃?徐文荣:我告诉你,东阳这地方原来很穷,穷则思变。我们浙江人很聪明,也很勤奋,再穷也要读书……碰上了好的年代,一些东西焕发了出来。

关于“入世”胡润:进入WTO以后,中国的民营企业会怎样?徐文荣:WTO对中国市场的冲击会非常大。但我们中国人很聪明,应变能力很强,我们不生产这个,可以改那个,但前提是,最核心的部分是可以流动的,不是个人的。

我们肯定能接上轨,我们是打不倒的!胡润:您会将自己的儿子定为接班人吗?徐文荣:不一定。我两个儿子目前都是下面子公司的经理。一切看能力。胡润:您会不会拓展到国外?徐文荣:我们欢迎国外的东西进来,也会把先进的产品打出去。

但办厂肯定在国内,除非是南非、巴西、缅甸什么的。关于生活胡润:您最近在读的一本书是什么?徐文荣:(找自己的包)我在看武打小说(找出一本梁羽生的《鸣镝风云录》,露着书面折叠的一角),梁羽生的、金庸的、古龙的。

我以前看过,忘了,重新再看。武打小说里有历史、有故事,很好。胡润:您怎样休假?徐文荣:冬天去暖和的地方,像海南、广东。我不喜欢休假,被老婆逼的,就像被她逼着穿名牌一样(低头在左胸找商标),这是什么牌子?(旁边有人低声说“华伦.

天奴”。)胡润:您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徐文荣:(脱口而出)战争片,暴动的片子,要分出胜负的那种。胡润:您有什么爱好吗?徐文荣:我现在喜欢手机,经常换,我包里就有五六个。

还喜欢开车,年纪大了,远路不能开,在横店跑跑没问题。胡润:事实上,《福布斯》介绍企业家的目的也是给年轻人提供一种途径或方法。不一定跟着他走,但要明白其中的道理。如果要您给刚毕业的大学生一句忠告,您会说什么?徐文荣:到基层去,到第一线去。

我对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是这样做的。胡润:您能准确描述自己与横店的关系吗?徐文荣:血肉相连。夫妻可以离婚,但血肉不可分。我把生命都给了它。胡润离开横店时用一个词概括了他所有的感想。他说,这里像“Dream(梦)”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