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哀帝x董贤 【汉哀帝董贤同人】断袖(短篇 完 )

2017-11-23
字体:
浏览:192次
文章简介:文章是以前写的,发贴是第一次,照着别人的格式发的,如果有错请原谅,给我指出来,我会改的.原本打算七月十五发的,权当自己的生日献礼了,谁知单位

文章是以前写的,发贴是第一次,照着别人的格式发的,如果有错请原谅,给我指出来,我会改的。原本打算七月十五发的,权当自己的生日献礼了,谁知单位断网,只好今天补发。我真的从没发过文章,很多东西都不懂,希望大家多多指教、帮助。

好了,以下是正文。 是不是,所有的故事在被千百遍转述之后都会变形——变得千百倍美好亦或丑陋?总之面目全非,连故事里的主人公都认不出它、和它里面的自己了。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你还会那么做吗?”贤问过我。

如果……如果早知道这个如此平常的举动会流传这么久、影响这么大,以至于在随后的千年中成为了一个代名词,也许我真的会有所迟疑。 其实那真的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换作是你,当你心爱的人正在你身边安睡,你会忍心惊动他吗?也许他正在做着一个难得的美梦呢。

对任何一个人来说,爱人的安眠都要比一条袖子重要。 重要得多。 为什么我就要例外呢?就因为我是——皇帝? 皇帝的衣袖也无非是一条衣袖,而已。

况且,除了这个,我又能给贤什么呢?即使我是——皇帝。 给他铸钱的铜山、连云的宅第、大片的土地、成群的婢仆吗?我不想害他像邓通一样成为众人的心疾;给他高官显爵、生杀大权吗?贤要它们来做什么呢?他又不喜欢杀人。

贤说他只是喜欢我,像我喜欢他一样——只是喜欢这、个、人。 因为这样我才喜欢他,更喜欢他。 我知道他是认真的,他也知道我是认真的。 其实我是知道贤想要什么的,但是我给不了他,因为我是皇帝。

因为我是皇帝,我不能抛下这个麻烦不断的江山和他双宿双栖;因为我是皇帝,我甚至无法坚持对爱情的忠贞——几十个祖先的鬼魂整日在耳边哀号着:要我传承他们的血脉。 我是皇帝。 我是傀儡。 我对贤说过:“把天下给你吧,贤。

这好像是我唯一能给你的东西了。”因为我实在也烦透了这个“东西”了。 贤没有惶恐,也没有推拒。他只是说:“呸!” 他知道我是认真的,我也知道他是认真的。 当我们好不容易可以安静地休息一下,而“天下”却执意要来打扰的时候,连我都想对它说一声“呸”了。

然后,我发现贤熟睡的头枕在我的衣袖上。 我还能怎么做?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你还会那么做吗?”贤问我。 “我不会——”我答,“——让人看见了。” 一只袖子而已,何必那么在意。 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