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祥林嫂方亚芬 著名越剧演员袁雪芬四演越剧《祥林嫂》

2019-01-25
字体:
浏览:27次
文章简介:袁雪芬演了几十年戏,最喜欢演的戏是<祥林嫂>,最喜欢演的人物也是祥林嫂--我任局长期间,曾多次赴沪慰问看望著名越剧演员袁雪芬.我们文化局以前有个老局 ...

袁雪芬演了几十年戏,最喜欢演的戏是《祥林嫂》,最喜欢演的人物也是祥林嫂……

我任局长期间,曾多次赴沪慰问看望著名越剧演员袁雪芬。我们文化局以前有个老局长也姓陈,所以袁雪芬亲切地称呼我为小陈局长。我是石璜人,袁雪芬是甘霖人。甘霖在嵊州还有一个别称叫“两头门”。所以袁雪芬又风趣地说,石璜两头门,本是一家人。

越剧祥林嫂方亚芬 著名越剧演员袁雪芬四演越剧《祥林嫂》

袁雪芬主演越剧《祥林嫂》

袁雪芬是著名的越剧表演艺术家,饰演过许多经典剧目,也塑造了许多经典人物,如祝英台、崔莺莺、梁红玉、秋瑾等。袁雪芬说,我演了几十年戏,最喜欢演的戏是《祥林嫂》,最喜欢演的人物也是祥林嫂。

学习鲁迅著作,拜见许广平先生

袁雪芬是甘霖镇桂山村人,父亲名叫袁茂才,是当时村里的小学老师,那时候也算是个知识分子了。凭着父亲的关系,她从小学习了几个字,在《四季春》班的姐妹里,识字最多。可是单凭那几个字,怎么能够理解鲁迅的小说呢?怎么能够演好鲁迅小说的人物呢?1946年鲁迅先生逝世10周年的时候,袁雪芬想把鲁迅的小说《祝福》改编成越剧。

这个想法跟编剧、导演讲了之后,他们都觉得不太容易,一方面叫她再考虑考虑,另一方面叫她去拜见一下鲁迅先生的夫人许广平先生。

带着忐忑、纠结的心情,袁雪芬去拜访许广平。许广平真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好大姐,一点架子都没有。当袁雪芬说很担心自己能不能演好鲁迅小说中的人物,她很和气地讲了许多知识,真是受益匪浅。

在许广平的指点下,袁雪芬读了鲁迅的另一部作品《狂人日记》。其中一段话深深地印在她的脑子里。鲁迅说:“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袁雪芬渐渐明白,鲁迅先生在《祝福》这篇短短8000字的小说中,通过塑造一个深受族权、夫权和神权等四条绳索捆绞而死的善良的农村劳动妇女的典型,把封建社会吃人的本质,血淋淋地剖析展现在面前。她暗暗下决心,给自己鼓劲:我要演,一定要演好祥林嫂这个人物,尽量去达到鲁迅先生作品深刻的思想内容。

“泼粪恐吓吓不倒我,我不怕”

袁雪芬对祥林嫂的悲惨遭遇很同情。在排练和演出的时候都偷偷流过眼泪,还经常吃饭没滋味,晚上睡不着觉,她被祥林嫂感化了。

每当演到祥林嫂捐了门槛回来,喜悦地看着自己的一双手,激动地抚摸着蜡台、桌帏的时候,袁雪芬心潮起伏,止不住热泪滚滚。祥林嫂第二次来到鲁府后,因为做了两次寡妇,鲁府上下对她侧目相看,“都说我不吉不祥八败命,不干不净扫帚星”,“祭祀不许我沾手,杀鸡宰鹅无我份”。

残酷的封建制度使她丧夫失子,夺去了她的全部幸福。吃人的封建礼教又来指责她“罪孽不浅”,剥夺了她做人的权利、劳动的权利。祥林嫂多么渴望重新获得这种权利啊!在封建神权的愚弄和摆布下,她只能去捐条门槛作替身,让千人踏万人跨,赎除罪名。因此当她以为自己赎了罪,一双手干净了,重新获得劳动权利的时候,她怎能不激动!

袁雪芬的演出,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尽管还很不成熟,与鲁迅原著还有很大差距,但是观众已经认可了,认为这个祥林嫂演得真实。

然而,袁雪芬演得越真实,揭露得越深刻,就越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害怕。他们叫她停,不准她再演。袁雪芬怎么能听他们的呢!她不屈服,也不退缩,一如既往地继续演。国民党反动派采用特务盯梢、造谣污蔑等种种卑劣手段来打击、迫害袁雪芬。

见一计不成,又用第二计,在袁雪芬晚上演出完回家的路上,在路旁埋伏了特务,她一走近,就往她身上泼大粪,又脏又臭。对一个普通女子、普通演员,他们竟卑鄙无耻到这种地步。但是袁雪芬不怕,“泼粪”恐吓吓不倒她,她说只要还有一口气,《祥林嫂》照样要演下去。

那年,共产党领导人周恩来从武汉回绍兴,听到这个“泼粪”事件,就特地从绍兴到上海来找田汉。周恩来对田汉说,她们都是嵊县农村里出来的小姑娘,这些小姑娘文化不高,胆子很大,天不怕地不怕。能这么大胆演鲁迅的作品,这很不容易。你们要做她们的后台,支持她们演出,要保护她们的人身安全。周恩来说了话以后,上海地下党也重视起来了。从此,越剧《祥林嫂》得到了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在党的关怀下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