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金生近况 管金生(附:中国第一批顶尖操盘手的真实下场和现况)

2018-04-28
字体:
浏览:13次
文章简介:管金生,1947年5月19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于1988年创办万国证券,而在1992年的时候,万国已成为一家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公司.万国成立不 ...

管金生,1947年5月19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于1988年创办万国证券,而在1992年的时候,万国已成为一家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公司。万国成立不到两个月,就作为中国第一家证券公司在国际证券界亮相———在由20多个国际证券公司组成的、对意大利国民劳动银行新加坡分行在伦敦发行欧洲日元证券的承销团中,日本野村证券任总干事,万国任副总干事。

1992年年底,万国在香港与李嘉诚合作,一举收购香港上市公司香港大众,完成了大陆证券公司首次收购境外企业并成为控股人。

在管金生掌印期间,万国证券一级市场承销业务占全国总份额的60%,二级市场经纪业务占到全国总份额的40%。美国、英国的权威机构评定万国证券为中国第一大证券公司。万国的脱颖而出,使管金生声誉鹊起。他曾应美国CNN广播电视公司的邀请,作为中国金融界第一人,在该公司直播中心用英语向全球介绍上海的证券市场。

然而,国人记住这位风云人物的却是1995年2月23日,他一手制造的327国债风波。英国媒体称这一天是“中国大陆证券史上最黑暗一天”。

管金生因孤注一掷违规做空327国债,于1997年2月3日被以贪污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17年。

1947年5月19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一个穷僻的小山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家境贫寒。

 (丁亥 乙巳 戊戌时辰不详)

1965年,他考进上海外国语学院,1982年在上海外国语学院获得法国文学硕士学位。因后来找不到对口的工作,他从公安机关的翻译岗位,改行投入上海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工作。先后任经理助理、副经理,并被选送到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深造,成为法学、工商管理双料硕士。

1980年代后期,邓小平视察上海,并表示了把上海外滩建成东方华尔街这一构思。管金生热血沸腾。他一夜不眠,奋笔疾书,下笔万言,痛陈创建中国证券市场之重要,并请愿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的建议被接纳,并被批准“试点”。

1988年2月,他负责筹建上海第一家证券公司——万国证券公司,由上海国际信托投资

公司等10家股东筹资3500万元人民币,任副董事长、总经理、总裁。之后他还兼任上海证券交易所常务理事、深圳证券交易所理事、中国证券业协会常务理事。

万国鼎盛之时,管金生先后当选为上海普陀区政协常委、静安区人大代表;他还兼任全国工商联执行委员、上海市工商联副主任委员,并被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上海财经大学等高校聘为兼职教授。

1992年年底,与李嘉诚合作,一举收购香港上市公司香港大众,完成了大陆证券公司首次收购境外企业并成为控股人。

1995年4月,管金生因为“三二七国债事件”落寞辞职。

1995年5月19日,管金生在海南被捕。     (乙亥年)

1997年2月3日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判处管金生17年徒刑

2003年,保外就医位于上海徐汇区夷山路与华亭宾馆之间一处旧房子里。此前,他已经在上海提蓝桥监狱服刑7年。

探望狱中(原万国证券老总)管金生(详情见下文链接)

但有一件事却让我不经意地发现了管金生的潜意识状态。 这是当我们谈到中国资本外逃问题,我说到外国房产商收到客户的钱大多是“现金”,这不是很少用大额现金支付的当地人所为。 这时管金生突然问我,“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这事《易经》早就预料到了。

” 我当时并未听清,只是含混道,“现金,对,是现金。” 管金生继续问:“对,就是那本我们历史上二千年前的《易经》啊。” 我突然反应过来,在上海话发音中,“现金”和“易经”是同音的,管金生把它们混淆了。

    这也许不是管金生的偶然失误。他出生在江西,读完了小学、初中和高中,1965年才来到上海,但他的上海话已经相当地道,今天我们大家谈话和沟通没有任何障碍,尤其是在刚才语义环境内,“《易经》”和“现金”是不应混淆的。

面对无常,《易经》是别样的《圣经》? 有位极有阅历且行事谨慎的金融家对我的一位朋友说过:“我们业内的人物,如果他想有大作为,身边必有‘大师’,而有‘大师’者,最后又必然出事。

” 然后他例举了三个很熟悉的金融证券“闻人”,让大家不得不服。

大师,即懂得阴阳风水之术的咨询专家,不离需要他们的人的左右,为服务对象提供决策依据,尤其是提供面对无常识的勇气。 一位已成悲剧人物的银行家身边的大师曾手指窗边的一片草地对我的朋友说:“这儿虽然没有路,你也会走得过去的。

” 朋友乐呵呵地告诉过我。不过,凭我对这位朋友的观察,还好他没听大师的话,否则早就倒霉了。 我不知道管金生身边有没有过“大师”的经历,若有,也不奇怪。

中国第一批顶尖操盘手的真实下场和现况(看后深思,当知以后炒作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