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瑜清华寸寸河山 清华校长主持宋楚瑜演讲举措失当引发批评(图)

2019-04-17
字体:
浏览:23次
文章简介:清华历来人文荟萃,前从左至右为李济.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后从左至右为章昭煌.陆维钊.梁廷灿一耻全球直播,丢人现眼于全世界;二耻扪心自问,我辈于传统文化认识几 ...

清华历来人文荟萃,前从左至右为李济、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后从左至右为章昭煌、陆维钊、梁廷灿

一耻全球直播,丢人现眼于全世界;二耻扪心自问,我辈于传统文化认识几何?

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5月11日在中国著名学府清华大学发表演讲,再一次引起中国网民的热烈反应。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从主持、赠礼到读诗的不少尴尬场面,引起许多网友的不满,有网民甚至评价:“清华的脸都给这位校长丢完了。”

宋楚瑜清华寸寸河山 清华校长主持宋楚瑜演讲举措失当引发批评(图)

现场

宋楚瑜演讲期间,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了一幅小篆书法(点击观看视频),内容是清末外交官、中国驻新加坡首任总领事黄遵宪写给梁启超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寸寸河山寸寸金,侉(音“夸”)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由于字画是用篆书写成的,竟“难倒”了顾秉林。他念到“离分裂力谁任”的“侉”时被卡住了,后还是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笑声连连,相当尴尬。

宋楚瑜清华寸寸河山 清华校长主持宋楚瑜演讲举措失当引发批评(图)

而顾秉林在开始主持过程的发言中,结结巴巴,几次中断更正,到了最后更是洋相尽出,把向宋楚瑜赠送礼物说成“捐赠”礼物,引起下面学生的一片嘘声。(侉:割裂、离析的意思)

网评

新浪网友:唉,送人家礼物却读不出来;人家送礼给你也不懂得说谢谢,第一次看到送礼的人一直说谢谢,收礼的人却语无伦次!水平实在是太低了!最主要的还是中国清华的校长;不知对岸的清华校长看了,有什么感想?

宋楚瑜清华寸寸河山 清华校长主持宋楚瑜演讲举措失当引发批评(图)

网友HEAVEN:就是忘了给校长大人事先安排一次彩排,结果在全世界面前丢人现眼。

网友威哥:顾校长竟不能将全诗的三十二个字(包括标点符号)认全!结结巴巴地竟然没有把整首诗念完整就草草结束。丢人啊,丢人!清华的脸都给这位校长都丢完了!呜呼哀哉!

Lieykig:谁叫清华大学是大陆专攻科技学术的最高学府,校长不熟悉古典文学,应该是值得谅解的。

清华大学,你丢的是谁的人?

古风同志

顾校长不识字

这首诗是用小篆写的,如果一点不了解这首诗,要当场认清并正确读出这些小篆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这首诗并不是很生僻的一首诗,2003年6月温家宝总理在香港礼宾府出席CEPA协议签字仪式后发表演讲,引用过这首诗,作为一个大学的领导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即使在此之前完全不知道这首诗,在赠送之前总要看看自己赠送的是什么东西吧,如果打算当场念出,怎么也得请作者或认识的人读一遍并记住,对清华大学来说,这毕竟是一次很重要的接待活动,也是展示清华大学的大好时机。连战来时,选择了北大,为何这次选择清华大学而不选择别的学校?因为在宋楚瑜先生和国人的眼里,只有北大、清华这些名校才能体现中国学界的最高水平,要把最高水平展示给别人,这是很正常的想法和行为。

在这次宋楚瑜先生的清华之行,国人给与了极高的期盼。整体来看,在赠送纪念品之前的活动还是比较成功的,但这个小小的赠送纪念品却让人们大出所料,并深感失望。这也显现了校领导在此方面的官僚行为,这么重要的细节竟没有亲自落实。

尽管我们不能就依此说清华大学的水平如何,但这个小小的事件却凸显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在理工科大学里人文教育的缺失,一个堂堂的名校的领导当着全球直播的电视新闻报道,出现如此的卡壳,不正反照出人文的缺乏吗?

刘教授读错字

继顾校长在演讲会上口吐莲花,玩了一把看图说话,将黄遵宪《赠梁任父同年》一诗二十八个篆字读得泣动鬼神之后,昨夜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宋楚瑜大陆行》节目中特邀的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刘江永教授,出语不凡,又给我们带来了“耳目一新,振聋发聩”的学识。

刘教授气宇轩昂,坐定果然有学者之风。主持人请刘教授讲述今天礼品赠送的故事,刘教授侃侃而谈,显然也对自己颇为自信。当不可避免地介绍到那幅当天上午之后已经署名的《寸寸河山寸寸金》书法礼品的时候,他郑重其事地口吐惊世之辞:“这是某某人所书写的‘小隶’。”

此言一出,我在床上一惊弹起,小隶?何谓小隶?一时竟然怀疑自己在梦中。

篆字认不全,尚在情理,然而清华送的明明是小篆,隶书和篆书两种书体,中学生都应该分辨得出呀?况隶和篆发音区别巨大,不至于是口误,即便口误也应该当时发觉,及时纠正。而刘教授仍然气定神闲,毫无愧色,显然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发明”了一种书体。

后来他还继续朗诵了《寸寸河山》全诗,不时低头看稿子,吞吞吐吐地读到“离分裂”的时候,他仍然理直气壮地读道:“瓜离分裂。”

想清华历来人文荟萃,国学大师,文坛巨匠不乏其人。不知如刘教授等者,在爆出如此洋相之后,该怎样面对先贤,面对学子,面对国人?倘王国维陈寅恪等尚在,见闻清华后辈竟如此为学为师者,亦只能一声叹息耳!

清华厚德,自强不息

清华大学的前身是清华学堂,始建于1911年,曾是由美国“退还”的部分“庚子赔款”建立的留美预备学校。1912年,清华学堂更名为清华学校。1925年设立大学部。1928年更名为“国立清华大学”,并于1929年秋开办研究院。以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为代表的清华学者,主张中西兼容、文理渗透、古今贯通,对清华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黄遵宪《赠梁任父同年》

1894年,是中国的甲午年,这一年,中国和日本之间爆发了一场战争,史称甲午战争。

一年之后,诗人黄遵宪结束了长达十八年的外交生涯,从新加坡回到国内,这一年他47岁。这年的春天,痛感山河破碎的黄遵宪写下了《赠梁任父同年》诗六首,“寸寸河山寸寸金”一诗是其中的第四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