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的意思是什么 周末阅读 | 沧海桑田塘子巷

2019-08-27
字体:
浏览:1次
文章简介:子巷,昆明近代史上很有知名度,滇越铁路起点云南府站便位于此处.而今易名塘双路,云南府站原址现为昆明局集团公司机关所在地.现唯余公交线及地铁2号线用"塘 ...

子巷,昆明近代史上很有知名度,滇越铁路起点云南府站便位于此处。而今易名塘双路,云南府站原址现为昆明局集团公司机关所在地。现唯余公交线及地铁2号线用“塘子巷”做站名,消逝了的历史,留下些许印记。

沧海桑田的意思是什么 周末阅读 | 沧海桑田塘子巷

昆明地铁塘子巷站 和中孚 摄

这条巷地处前昆明商埠区中心得胜桥(也是现在主城四区分界中心点)之东南,北起拓东路、吴井桥、太和街(今划入北京路)的三岔路口,南抵双龙桥,长1公里,宽16米,海拔1896米。

这海拔标记具有开创性,上世纪初法国人修筑滇越铁路,在塘子巷与铁道交叉处立有一节钢轨,头部削成坡面直指苍穹,尾部深埋地下,周围用“红毛泥”(水泥)浇灌台座。立柱上刻1横线,铭记“At 1896”,这是用海防海拔体系测得的高度。

沧海桑田的意思是什么 周末阅读 | 沧海桑田塘子巷

此前人们对地理高程只有身体力行的感知,而没有科学数据。曾有民谣唱道:“北京到云南,隔着万里路;一日升一丈,云南在天上”。这节钢轨破天荒准确量出昆明的“身高”。同时,它还成为滇黔康藏等省区测绘地图,工程设计的海拔基准点。可惜,1958年将它视为废铜烂铁投入“大炼钢铁”的熔炉。

沧海桑田的意思是什么 周末阅读 | 沧海桑田塘子巷

塘子巷顾名思义,当有水塘,街巷。但从清朝末期的地图及照片辨认,这一片区并没有水塘、街巷,更无当今热炒的“荷塘月色”。只见城南门外的黄家庄、前卫营、南窑村、螺丝湾、宋旗营等村星罗棋布,万亩菜圃联络着村庄,灌渠经纬,田埂纵横。

宋旗营老生产队长牛德才转述他的父亲的话,还有护国路原7号居民佘老太太等,许多亲临“百年塘变”的老人叙述,水塘出现于上世纪初。法国人修铁路时,征地取土填高车站站坪,挖出七个大坑,瀦留着盘龙江,明通河渗透过来的水及雨水,老百姓称它为“洋人塘”。

“巷”的形成,是清光绪三十一年二月十二日(1905.3.18)以后。滇越铁路即将修抵昆明,云贵总督丁振铎上奏慈禧太后及光绪皇帝:滇越(铁路)转瞬畅行,省会要区,商货尤为辐辏。丁振铎提出:修筑商埠马路,起建房屋,设局经理。

于是围绕火车站掀起征地建设热潮,修马路、建商场,接着旅社、货栈、饭馆、作坊等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正如该奏本所估计:省城得胜桥地右(即塘子巷),为官商往来孔道,货物骈集,市尘栉比。

云贵总督丁振铎的奏章(局部)

滇越铁路通车后,川、粤、闽、桂等省商贾闻风而来,外国人也接踵而至。有的开中菜馆,有的经营“番菜”(西餐),有的办银号、洋行,还有咖啡厅、酒肆、茶铺、舞厅、妓院等五花八门的行业也陆续出现在周边。

滇越铁路云南府站

据宣统三年二月九日(1911.3.9)《云南日报》载,那时的塘子巷叫“坛子街巷”,所谓“坛子”是说域内南窑村烧制的土陶坛坛罐罐就地销售。后来有了塘子,又建成巷道,这样卖坛子街巷演变为“里通外国”的塘子巷。

那时任省警察厅长,呈贡人秦光第,呈报省长的文件中说:自铁路通车以来,这里商业发达,凡进出口之货物都由此经过,“肩挑,背负,车载马驮,昼夜不绝”,又因中外杂处,人来人往,交通异常拥挤,拓宽巷路势在必行。他说:“坛子巷至新桥(得胜桥)一段线路早以勘定”,需占地十七八丈,属“私地”的“秉公给价”即可施工。从这件公文分析,塘子巷有标准马路,起步于民国初年。

新路建成后,地名仍然沿用旧制称“巷”,但它比城里陋街窄巷宽敞得多,比胡同里弄通畅。

塘子巷优越的地理环境,使它成为昆明交通中枢。西边是火车站及“千艘蚁聚于云津,万舶蜂屯于城根”的盘龙江边云津码头;巷北,连接设在太和街昆明早期汽车客货运站,航空运输营业部;巷南,毗邻盘龙江最大的港口螺蛳湾(今港湾已无),可直航滇池沿岸州县;东边的空旷场地及马路上,“车辚辚,马萧萧”,马帮、人力车、装卸工、挑夫在这里穿梭往来。

川流不息的旅客从这里走向世界,也在这里踏上昆明。铁路与民间水陆运输在这里衔接;洋货与土产在这里集散,呈现出亘古未有的繁华。

越铁路通车初期人潮涌动,马帮接运的景象

然而突发式的圈地建设,其兴也勃,不顾基础设施的建设,其衰也速。不过几年,“洋人塘”出尽洋相。究其根源,它没有活水源头,也没有尾水出口。夹挟在盘龙江与明通河之间,河高地低,汇集了一塘微波不兴的死水。每当洪涝,塘水漫道,一片汪洋;每逢旱季一路泥土,尘灰飞扬。此外,店舖的污水往里排放,居民的垃圾往里水倾倒,甚至死狗、烂猫、也丢弃于此。枯草零落,堤岸荒芜,飞鸟不度,蝇蚊滋生,满塘的污秽,发出扑鼻恶臭。

老舍先生讴歌北京清理《龙须沟》的电影在全国放映。昆明人将脏乱差的“洋人塘”克隆为昆明的“龙须沟”。当年有幅《塘有清日》的画,切望整治臭水塘变成清水塘。

抗美援朝事起,为防备细菌战,大搞爱国卫生运动,发动军民进行过一次清淤除污活动。

1958年,开展“共产主义义务劳动”,发动附近中学校学生、机关干部、单位职工投劳治理。以昆明南站进站公路为界,将7个臭水塘扩为两大长方塘。南塘,从进站公路延长到巷尾。北塘,由进站公路至巷口。北塘中间筑有长堤、小桥,岸边有座昆六中修建的未名亭。水塘四周遍植青杨、绿柳、兰桉、银桦。为显彰“劳动改造世界”的哲理,“洋人塘”改名“五一公园”。

忆画塘子巷五一公园 和中孚绘

昆明得天独厚,插根木桩也会生根发芽。不几年塘子巷绿树婆娑,碧波荡漾,声色香味俱备。

其声:这里的市声汇集南腔北调,有的操吴侬软语,有的持北方口音,有安南(越南)人说不流利汉语,有人赶时髦,一口土话里夹杂着“洋泾浜”式的英语法语,也流行云南各地的方言。 叫卖声抑扬顿挫节奏感很强,带唱腔的“吆喝”用各种戏曲民歌做引子也很悦耳。

其色:红男绿女在园中漫步、打拳、垂钓、捞“歪碗”(音,指螺蛳)。过往的行人,民族繁多,服饰艳丽。

其香味:每当各趟“票车”(旅客列车)、“零担车”(客货混合列车)到站,塘子巷顿时一片熙熙攘攘。小火车运来了呈贡桃梨、婆兮(盘溪)鲜蔬、河口香蕉、腊哈地菠萝、开远甜藠头、建水山药、石屏豆腐,还有山谷里摘来的野茶花、宜良万家花园的缅桂……一路扁担波动,满巷流泻芳香。

上世纪70年代初,也许受滇池“围海造田”的诱惑,开始填塘造地。塘边修了施工专用铁道,火车从近郊采石场拉来一列列土石填平水塘,建盖“昆铁八大处”住宅区(址在今“昆铁家园”小区),铁三中(今官渡区第五中学)、建筑段、生活段、印刷厂等。从此,塘子一去不复返,此地唯余站点名。

著名漫画家王正乾先生画《百年塘变》《南站市声》

1979年初,拆除米轨昆明南站,盘龙江的航运也早已停运,塘子巷沉寂下来,但也给旧城改造留下时间与空间。如今它已旧貌换新颜,道路宽敞,绿荫夹道。34层的四幢“昆铁家园”矗立巷口;楼顶可以停泊直升飞机的昆明交通指挥中心立于巷东;昆明局集团公司机关、省第三人民医院等的楼群在巷的中部。

银行、商店、小餐馆一家挨着一家,从巷头至巷尾排列着幼儿园、小学、中学,沿途充满朗朗书声、欢歌笑语。逐路点缀些花圃园林,显现出一巷的斯文典雅、满街的朝气蓬勃。

“天气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断四时春”。明代大学者杨升庵在云津渡(塘子巷西),触景生情,感发过如此美妙诗句。今天的塘子巷“好春又放故园花”。她,虽然年逾百岁,但珠不老玉不黄,青春、俏丽。

由和中孚先生提供,除署名外采用①刘学主编大型画冊《春城昆明─历史 现代 未来》。云南美术出版社,2002年12月版。 ②云南省档案馆馆藏案卷。

编辑 赵熠 谢永祥

审核 杨林

★ 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公司融媒体中心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