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田为人 胱腚菊要压制《变4》 王长田贱笑了。

2019-12-18
字体:
浏览:2次
文章简介:王长田从一个商报记者到一个成功的民营企业家,用了23年.在很多人看来,王长田的成功归于新的运营模式.也有人说他搭上时代的顺风车,交了好运.其实都对,也都不对.大 ...

王长田从一个商报记者到一个成功的民营企业家,用了23年。在很多人看来,王长田的成功归于新的运营模式。也有人说他搭上时代的顺风车,交了好运。其实都对,也都不对。大佬经营传媒公司的技巧高人一等,各种手段绝非凡人能看懂。他的成功到底要感谢什么,请睁大眼睛瞧好。

王长田为人 胱腚菊要压制《变4》 王长田贱笑了。

首先,王长田应该感谢影视行业杂乱无章的环境。

到目前为止,大陆电影行业依然没有明确的规范和制度。中国电影虽然蓬勃发展可是乱象丛生。这种无规则、无制度的环境为很多不规范的模式或者说违法的模式提供了土壤。

王长田为人 胱腚菊要压制《变4》 王长田贱笑了。

“《阿童木》首映3日票房过4000万”的虚假报票房成为了光线一个巨大丑闻。改了就改了吧,把1700万改成了4000万,这么离谱媒体瞬间就查了出来,这脸可丢大了。王长田以为能摆平媒体,最终还是乖乖道谦。

《大海啸鲨口逃生》虚假宣传,冒充自己是特效大片,霸占了院线排片,而且狠吹真3D,这种营销方式竟然没有人管。光线在上映排期上也喜欢作弊,就像田径比赛抢跑。用提前上映换来的票房去和竞争对手比较,让观众产生错觉。

王长田为人 胱腚菊要压制《变4》 王长田贱笑了。

上映前虚假宣传也就算了,上映之后雇水军给竞争对手泼黑水这事挺缺德。《画壁》、《四大名捕》都爆出过水军过度炒作问题。说到水军,我突然来了兴致。因为光线的水军是行业皆知的。既然说到这里,就得仔细盘点盘点。

王长田记者起家的身份让他了解口碑和舆论对于一件事情是多么的重要。于是他从别人开始批评他只会做烂片时就下定决心要十倍的力量骂回去。

当然,光线最大的水军并不是他的员工或外雇的营销公司,而是演员们的粉丝。

光线的宣传最擅长调动电影主演的粉丝,因为这是最廉价、最省力的宣传。每当光线宣传一部电影,就开始给粉丝们洗脑,扮演起名人效应的信徒。各种奇葩行为接踵而至,粉丝动员会场面堪比传XIAO。恨不得把不支持偶像的粉丝都说成不爱国。

我就见过《不二神探》上映时,刘女神粉丝大骂同期上映的《小时代》主演杨女神。而如今杨女神的《分手大师》即将上映,杨女神的粉丝开始谩骂《变4》的粉丝是卖国贼。你有见过周润发的粉丝谩骂吗?你见过梁朝伟的粉丝对其他演员人身攻击吗?你有见过陈道明的粉丝呼喊着要抵制同期上映的其他电影没?近墨者黑啊。

其次,王长田要感谢ZF对国产片的保护。

要说国产片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没有错,是好莱坞引进大片。虽然外国文艺片和类型片在国内水土不服,但好莱坞的电影工业我们望尘莫及。单单特效大片这一类就足够吃掉中国一大半的票房。

就说现在的《分手大师》和《变4》吧。《变4》排片量高达67%,首日预售情况也突破记录。随后新闻爆出:电影局发布消息,开始“指导”院线排片。新闻稿口吻生硬,内容牵强,死命的往《分手大师》上扯,还一个劲提《泰囧》。这不是在保护国产是在什么?

但地方保护政策让国产片得以生存。算一算,国内哪个影视公司能在全球拿得出手?没有。我们还只局限在窝里斗的水平。当敌人从太平洋另一头袭来的时候,所有同族兄弟都放下干戈,结成统一战线。在ZF保护本土文化行业的庇护下,向敌人发射无形炮火。这个时候,院线会收到各种古怪的要求,什么减少排片啊,减少上映周期啊,紧急停映啊……

这种情况,这两年愈演愈烈。现在论坛上议论比较火的就是最近的《变4》和《分手大师》较量了。派拉蒙此次与光线交手被搞得手忙脚乱已经是情理之中,很多莫名其妙的情况让老美菊花时刻保持紧绷。美国大班人傻钱多,根本没有遇到《变4》在中国上映遇到了那么多阻碍。

没有竞争就没有质量,没有质量就会带来恶性循环。作为一个商业公司,挣钱的目的无可厚非。可好歹你有点良心啊。炮制烂片凌驾观众智商这事绝对容忍不了。自己不动脑子,直接套别人的外壳。什么《花田喜事》、《家有喜事2009》、《最强喜事》,直接抄袭老版《家有喜事》。

别人拍《画皮》你拍《画壁》。《四大名捕》系列,照搬《X战警》。为了掩盖劣质,只能让邓超摆摆酷,柳岩露露胸。其实观众不爱看这些……谁让国产没好片子呢。怪不得保护国产,儿子怎么和爷爷打?

第三,王长田要感谢他“贱”气十足的运营模式。

其实,王长田的运营模式从来都没有变。光线摆脱“烂片”的帽子,靠的不是创新。而是天上掉馅饼。这个馅饼就是《泰囧》。在下认为:《泰囧》的成功有两层寓意。一方面象征着光线的巅峰,抑或象征着光线的衰落。因为《泰囧》让光线看到了希望。所以光线的电影人觉得这个模式很受用,但也完全将它的发展模式约束起来,所有模式都照搬《泰囧》——撒泼耍贱。

很多名导,都不敢和光线合作,生怕光线一番乱搞,把自己的名声也带坏。也怕产生分歧,双方都下不来台。有时候,王长田的眼光偏执、荒诞到匪夷所思。打个比方,《分手大师》的目标是女性观众,但女主角杨女却成了最大的败笔。杨幂自身没多大问题。可是她不是一个喜剧演员啊!!《HOLD住爱》就是前车之鉴啊!况且杨幂拍戏的时候怀胎四月,演戏状态可想而知。

王长田不诚实的为人就不提了,但身为一个文化人,就该有一个知识分子的尊严。可他偏偏喜欢低级趣味,但凡营销一个作品,都喜欢往低俗上面靠。为什么?为了规避作品质量差的问题!他把宣传搞得很低端,自然转移了大家对高雅的审美渴望。尽管这种无视观众智商的方式屡试不爽,但观众和业内同仁早已感到疲劳。

光线的营销就是包装上的营销。就像《分手》这样的片子,无非是一个从外国抄来的点子,港式无厘头以及演员跨界三个点。内容毫无创新。连宣传语都不去想一个新鲜的—— “6月27日贱”用的宣传语和去年《不二神探》的“6月21日提前开二”如出一辙。

不过可笑的是,光线这种本土式的贱,海外不买账。《泰囧》3天3万美元的票房是证明。王长田明明知道海外发行是软肋,硬要端上擂台,实在想不通。人家《变4》全球是有市场的,因为声画特效是全世界观众都能欣赏的。而你准备拿中国屎尿段子去逗外国人?

往年光线在排片上总会避开同类型电影,这回他避开了同类型,却选了一个强大的敌人。市场容量大,公平竞争,谁都会收益。宣传上傍着好莱坞大片不说,还愣把对方当做假想敌。不敢想象如果没了《变4》,《分手大师》的票房会是什么档次。毕竟到时候会有多少人因为买不到《变4》票而被逼看《分手》。不过输了也无所谓,毕竟邓超的本职是演员。这部戏失败了,可以说成敌人太强大。

再说说俞白眉。这个不入流的情景喜剧编剧,成功把《闲人马大姐》和《东北一家人》的风格搬上了银幕。虽然他只创作了这两部剧的部分剧本,却有勇气鼓吹成自己的编剧作品。他成功地拾得中国三流情景喜剧的牙慧,发展成自己的屎尿横飞型话剧。可是话剧你还没玩明白,就跑来拍电影?你以为你是四娘吗?是不是和邓超一样,被王长田洗脑了?

在如今这个耍萌的年代,你还在耍贱。如同一个年老色衰的妇女想方设法把早已厌倦自己的丈夫拉回枕边,场面尴尬又滑稽。

未来的某一天,观众不再需要猎奇,不再迷恋偶像,不再担心国产电影特效质量。而是静下心去看谁做电影更用心,谁更能为观众带来新的体验。那时,光线传媒也算寿终正寝了。最后,送喜欢书法的王总一句金言:贵圈且行且珍惜,小心自挂东南枝!